第1716章 自己缝合伤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6章 自己缝合伤口

    “我不会的,快去吧。”说完的时候,迟浩月看着裴诗语的身影已经冲到了门外。不知为何,这个紧张的时刻,迟浩月却很想笑,由心的笑。

    这个女孩给了他足够的温暖,她的担忧和守护就是他这次受伤得到的最好的回报。所以不是他输了,这一局是他赢了。

    裴诗语在这里,她明明是封擎苍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却将所有的担心都给了自己,他的安危被她放在了心头。要是封擎苍知道自己想杀的人,现在却被他心爱的女人全力相救的时候,他会不会有心碎和绝望的感觉呢?

    很想看到封擎苍的表情,但是他不能。他还要把裴诗语留在身边,将她的价值最大化,让她充分的发挥她的用处。

    “迟浩月,我把东西都拿来了,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用的?还有没有落下的,你和我说,我去帮你找来。”裴诗语跑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在这个还有一些清爽的早晨,她只是跑了一趟书房。就已经满头大汗了。

    “没有了,你做得很好。去擦擦汗,不要感冒了。”迟浩月温柔的对着裴诗语笑,他的笑就像是四月的细雨,温润无声滋润人心。

    “你还笑什么笑啊!这个时候还关心我做什么,你赶紧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都快死了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做那么愚蠢的事情!”裴诗语忽然气哭责备迟浩月。

    “……”

    他哭笑不得,只能苦笑着摇头,心里却很甜。感觉暖流流到四肢百骸之中,让他逐渐脆弱的意识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封擎苍以为他派人去医院还有各大药店里盯着,他就没有办法自救了。这是他轻敌了。

    他是医药世家的接班人,比任何人都懂得医理。而且他还是医科大的优等生,早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做过无数台手术了。当然这些手术多数都在自己的身上进行自救的。

    只有十几台是在别人身上。所以,就算是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之后,他也没有惊慌,更没有跑去医院。

    但是他却让自己的手下乔庄成自己的样子去了各个医院假装受了枪伤,也是为了误导封擎苍的视线,让封擎苍错以为他已经去了医院就医。封擎苍怎么都不会想得到,他会自己帮自己做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术吧。

    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将子弹从肉里挑了出来,再自己缝上了被伤到的动脉血管。好在是这一枪虽然准,但是也不是那么的准,血管没有全部断掉,只是擦到了边。

    不然在受伤那么久的这个几个小时内,他肯定是失血过多而亡的。还要谢谢封擎苍的这一枪手下留情了?呵呵,这一枪他迟浩月会好好记着的,要不是封擎苍,他真的不会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裴诗语全部的关心。

    在一旁当下手的裴诗语,整个手术的过程都是懵懵的状态的。她好像在手术结束了都还没有弄明白,她刚才看到的都算什么事儿。

    一个富二代的公子爷,亲自帮他做了一场大手术吗?他行云流水的用单手帮自己缝了伤口,最重要的是,连血管他都缝合好了吗?非常的不确认这一点,裴诗语看着迟浩月的动作,一点都没有错过。

    “血还没有完全止住,迟浩月,你确定你把伤口缝上了吗?”很担心,很想拿着迟浩月的手仔仔细细的帮他检查伤口。但是裴诗语根本不敢这样做。她害怕她这样做了,迟浩月的伤口又会裂开。

    “嗯,没事了。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现在有些头晕。你能去帮我准备一些补血的东西吗?”

    “不是?迟浩月,你确定你没事吗?失血那么多,你不应该去医院吊血袋吗?为什么要吃补血的东西?那些东西再有用,也没有去医院吊血快啊!?”裴诗语很想撬开迟浩月的脑袋,看看他到底都是在想什么,为什么她的建议,迟浩月一个都不采纳?!

    “小语,我的血型特殊,医院也不会有匹配的。所以我们只能用这种最简单最愚蠢的方法来补血了。我现在是病人,很多事情都需要你代劳了。你现在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你要乖乖的,不要不听话好吗?”

    虚弱的迟浩月,在说出裴诗语是他最信任的人的时候。裴诗语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会砰砰砰的跳得格外的快。

    速度快得好像下一秒就会冲出胸腔。深呼吸一口,裴诗语才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迟浩月。

    “那你休息一下下吧。我马上去让人准备。你别担心了。”裴诗语做了承诺,迟浩月就一头栽了下去倒在沙发上。

    “小语,在我没有醒来的这段时间内,你哪里也不要去,还有其他人也不能出去。不然会有危险的知道吗?”叮嘱完这一句话之后,迟浩月终究是没有抵挡得了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睡着的时候也有一些痛苦的喘着气。

    裴诗语实在是不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怎么会弄得那么狼狈的回来了。难道他不知道,他这个样子,看着很可怜吗?

    独自受伤,独自舔着流血的伤口,独自睡着还在担心着别人的安危。这些都让她感到心疼。不是怜悯,而是不忍他这样。

    看着就像是一个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巨婴一样。

    成人的身体里,有着一颗孤独得不能再孤独的心。他好像是在刻意隐藏着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讯息。他不说,她不懂。她也不能在这个情况下问出声。

    才想起来,他刚才好像没有打过消炎针,就这么做手术,会不会有事儿?伤口会不会发炎?

    马上就在电脑上查了相关资料后。裴诗语才翻箱倒柜的在书房的另外一个抽屉里找到了消炎药,配着温水给迟浩月喂下,她才呼出了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