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 重伤归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5章 重伤归来

    再说迟浩月受了重伤是如何逃脱封擎苍布下的天眼的。

    这个逃亡的过程虽然也就一个多小时,但是这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却太多了。还好是因为他们家族是药业为主的,就算是受了那么重的伤,他也先吃了一颗止血药,让血量不会流失的那么快速。

    即便如此,当他精疲力竭的拖着狼狈的身躯回到别墅的时候,也已经是早上八点整。这个时候裴诗语已经起床吃着早餐了。

    当她将一口七分熟的鸡蛋塞进樱桃小嘴里的时候,又因为目瞪口呆而从嘴里掉进了碗里。

    “迟浩月,你怎么了?你怎么好像是受伤了?你是受伤了吧?那一路的血是你的吧?怎么会……”

    “你去了哪里?一大早的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你你……”

    裴诗语现在精神有点错乱,非常的惊慌失措。特别是在看到迟浩月的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的时候,她口齿不清,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不知道该如何完整的组织一句话关心的话语。

    “我没事,家里有没有医药箱,拿到我的卧房去。”

    “有有。等着,我去拿。你等着我。”裴诗语听到迟浩月这么说,立马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转了起来。

    而此时,裴诗语特别后悔,为什么她会让所有人都出去,留她一个人在这里用餐呢?这个家太大,她根本就不知道医药箱放在哪个角落?

    “迟浩月,医药箱在哪里啊?”她懵了,找不到,回头看一眼迟浩月他好像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更加虚弱了。他不会是快死了吧?这个想法一晃而过,裴诗语不敢深想,才慌张地大声叫道:“许管家,许管家,快过来。帮我找一下医药箱,快点!”

    “裴小姐……”许管家才应声过来,就收到了迟浩月冰冷警告的眼神。想要说的话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在她的无声中,把手里的医药箱递给了裴诗语。

    “扶我上楼。”迟浩月对裴诗语说,已经站起身一手搭在裴诗语瘦小的肩膀上了。裴诗语愣愣的点了点头,一手提着医药箱,一手扶着迟浩月的腰将他扶着走。还好是他没有昏迷,还能自己行走。

    才上了楼梯转角,迟浩月又停下说了一句:“其他人别动,哪里也不能去。”

    “迟浩月,你伤到了哪里。怎么会有那么多血,你不会失血过多而死掉吧?”到了卧室,裴诗语擎着泪看着迟浩月问道。

    “不会,还有你,我怎么会扔下你一个人。”

    “那就好。现在怎么办?你伤得那么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去医院好吗?医生能救你的。可是你为什么那么笨?伤得那么重为什么不直接去医院呢?为什么要回来呢?”裴诗语说着说着就哭了。

    “别哭,我会没事的。看着你哭,心比伤口更疼。”

    “可是也不想哭啊,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忍不住,我害怕……”害怕你就这样翘辫子了,这样我唯一的亲人,也没有了。所以,你千万不能有事。

    后面这些话,裴诗语忍着没有说出口。她觉得有些矫情,所以不愿意说出口。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迟浩月看着快要血流过多而死的情况下,她还是没说出口。

    “如果害怕的话就闭上眼,去那边坐着。我现在需要清理伤口,过程可能有一些辣眼睛,会吓到你的。乖乖去那边坐着等我吧。”迟浩月有些感动,而且很暖心。

    他受过无数次的伤,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更别说会因为他受伤而伤心难过,哭得像一个泪人一样的裴诗语真的让他感到心疼,揪心的疼。

    比起忍了那么久的伤痛而言,心上的痛更甚。

    “你自己可以吗?如果不想去医院。我们可以像电视一样叫一个私人医生过来。我们就叫一个私人医生过来帮你好吗?你那么有钱,一定是有私人医生的吧?!”裴诗语泪眼朦胧的对迟浩月说。

    从迟浩月坐下,他的血已经将木质地板染红了一地了。他的血会在什么时候流光,无人能知道,但是裴诗语知道,如果再不快一点止血的话,迟浩月一定会死的。

    “傻瓜,你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我虽然有钱没错。但是没事干嘛要花钱养一个私人医生呢?好了,去那边坐着等我吧,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等我处理完了伤口,又可以和你出去散心了。”

    “那你快弄吧,对不起,我什么都帮不了你。真的对不起,但是我想在旁边守着你。如果出现什么紧急的情况,我也能帮你……”叫个救护车啊。

    迟浩月没受伤的手,伸出食指轻轻按压在裴诗语吓白的唇瓣上,示意她乖乖的,不要再多说话。

    是啊,她是真的很害怕的吧?看她,整张小脸都惨白惨白的了。刚才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开心的用餐,被他吓得鸡蛋都从嘴里掉了下来。

    裴诗语就在一旁,看着迟浩月熟练的处理着伤口。

    当她看到他手腕上缠着的绷带一层层解开,血就像喷泉一样不停的留出来的时候,她吓得退后了一步。但还是慢了一些,她白花花的裙子都被鲜血染红了一些。

    因为一直都是蹲着的,她在退后的时候跌坐在了地板上。瞪着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裴诗语觉得这一幕对她而言有些过于血腥和残忍了。浓重的血腥味让她有些作呕,感觉胸口恶心得早上吃的为数不多的早餐都想要吐出来了。

    最后还是强忍了下来,继续默不作声的看着迟浩月自己。

    “小语,书房的第一张桌子的第二个抽屉里面有止血药,还有做手术需要用到的东西,麻烦你统统帮我拿过来吧。”

    “好,我马上去。你千万别死,等着我,我会跑得很快的。”可能是因为迟浩月忽然的出声,让裴诗语的压抑得到了暂时的释放,在她口不择言的话出口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是有多么的担心迟浩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