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3章 眼底下逃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3章 眼底下逃脱

    “封总,那人现在还在送往就医的路上,但是情况恐是不妙。”黑子挂断电话以后马上就扭头把那个被血蛭吸了半身血的男人情况告知封擎苍。

    点了下头,封擎苍大约已经猜到了是这个情况,不过为了确保这个人的小命,他还是特意交代了一声:“找个人跟进这个人的情况,不要让他死了。”

    “好的。这件事我已经叮嘱兄弟们看紧了,您请放心就好。”

    “封总,黑子大哥,前面那辆辆车分开走了。是不是让其他兄弟跟着前面的那辆,我们继续跟着后面的这辆?”开车的黑衣人早接到了情况有变。

    “有说后面的这辆车是从那条道上走吗?我们现在跟过去,怕是也跟不上。封总,您看怎么办?”

    “让在其他兄弟们动动关系,启用天眼跟踪,一有消息就报上来就好。天已经亮了,他受着伤。重点再看医院和药房这边。”封擎苍也不动怒。他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用到脑子去思考,需要理清头绪。

    从刚才那场汽车爆炸的事故中,他就知道了,此人的实力非凡。而且做事果断狠辣。

    “我们现在先去唐夜那边看看。”车头在下一个十字路口调转,早晨璀璨的霞光已经从天的边际满满展露。到了唐夜所在的医院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你们都先走吧。等下我会直接去公司。”交代一声,封擎苍转身进了住院大楼。

    黑子和其余人也开车离开,具体去了哪里,黑子自会有安排。

    “这么早就来?昨晚战况不好?”唐夜的伤势恢复得还算理想,短短几天时间,现在已经能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了。手速飞快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一通。

    键盘闷闷的响声在静谧的病房里是除了他的声音以外唯一的声音。

    封擎苍有些疲惫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什么话都没有说。瞧他一脸的憔悴样儿,唐夜就明白了,封擎苍最近肯定是不好受。

    “啊苍。我知道你担心小雨滴,但是你自己的身体也要注意。你自己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你心里有数吗?你眼里的红血丝出去能吓坏小朋友。”

    “嗯。你这边怎么样。”封擎苍闭上眼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最近确实是没有合过眼,从项目启动开始。他就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公司的事情他要管,迟浩月给他下套的事情,他也要管。就算是神也没有那么好的精力,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精神状态还需要保持在一个比平时更加紧绷的状态中。现在能坐下来,能在相信的人面前闭上眼,也算是释放了一些压力。

    话题被转移,唐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表情凝重的道:“一切正在进行中,没有什么异常。”

    “最近可能都要麻烦你了。迟浩月是一条泥鳅,滑得很。还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才能抓到他。”

    “这就是你和他交手之后得到的结论??”

    “没有正面交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中了一枪。”封擎苍说完又有电话打进来了。低头看一眼是黑子打的。

    “封总,人被跟丢了。对方太狡猾了。”

    会吗?是对方太狡猾,还是他们的人之中……

    “知道了。”意料之中的事情,封擎苍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如果没有跟丢,就这样抓到了迟浩月,才是让他吃惊的事情。

    就算是在没有任何的准备之下,迟浩月能在他抓到他手下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知道了他们的地点过来救人,就已经证明了一点。

    他们的人里,已经被迟浩月安插了眼睛。这双眼睛还在他们这里有挺大分量的地位的。看来是时候要肃清一下手底下的人了。

    挂了电话,封擎苍无力的靠在墙上,无奈的看了一眼唐夜,对上他是笑非笑的眼,冷漠扯了下唇,他说:“好像没有你还是不行,赶紧养好病回来。不要再像个白痴一样被人放冷枪。”

    “啧啧,你还有脸说我。小雨滴还不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拐跑的?”这话本来是唐夜不想说的,但是谁让封擎苍先戳了他的痛处?

    他本来就觉得自己这次的错犯得挺可笑,也挺不能理解的。那么多天过去了,他都还没有办法释然。不对,是这辈子他都会铭记于心。这是血淋漓的教训,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彼此彼此。既然这样,赶紧把他们的路线调出来看一下吧。别废话了。”封擎苍走到唐夜的病床边,唐夜也收起了不正经的态度。

    唐夜的鼠标在笔记本电脑桌面上点,嘴上也讲解。电脑屏幕上面有一张被放大的地图,封擎苍也在认真的看。

    “从你们的车一路从废墟出来,到天眼的地方,这家伙就换过很多车了。所以说,在你们还在跟着他那辆车的时候,其实他早就有了防备。接洽他的人手很多。最后是到了这片平民区没了踪影。平民区内的天眼不多,但是出口都设防。进去已经有十分钟之久,现在还没有发现他的人影,果真是狡猾得很。”

    “这里,调出视频看一下。”封擎苍用食指在电脑桌面的平民区的一个岔路口点了一下。

    “马上。”唐夜看似简单的操作了一下,刚才放过的视频画面就被调了出来。

    视频的画面被一点点放慢,唐夜才看清楚视频中那个一身黑衣,但是背部有些弓的老人,他头顶带着一顶老年帽子,唐夜声线忽然有些放大,像是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是很确定的看着封擎苍问道:“你说的是这个人?”

    “现在是夏天,就算是老年人,也不会在这个季节带个帽子。戴帽子的原因显而易。而且你看他的手一直握着另外一只手的手腕。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个人被我打到的就是手腕,我想他的动脉已经被我打穿了。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防止血滴出来。不过他藏得再好,你看他走过的路,还是有液体流在地上。他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人戒备的盯着。”

    封擎苍一眼就已经将刚才视频里面出现的画面记下了。但是为了更确定他所见的,才让唐夜回放一次。

    “再往后,到了这个地方就没有人影了。我想需要人手去实地看一下,他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家伙应该是再一次与我们玩了变装的游戏。真是一个谨慎得不能再谨慎的人,难怪这么多天,每次跟到他一点信息就被莫名其妙的掐断了。”

    “所以已经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迟浩月本人没错了?”唐夜的心有些拔凉拔凉的。对于迟浩月这个对手,他再也不敢轻视。虽然他一直也没有轻视过这个人,真真想起来,还是可怕得很。

    而这样强大的对手,现在却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他的真实身份却还像一个难解的谜题,花了那么大的财力和精力还没有解开。

    “行了。你再继续研究吧。时间不早了,公司那边我还抽不开身,之前谈了一个项目。好像是被人盯上了,现在正在暗处和我较劲。这两天,我必须要给对方施压,再拿下这个项目的话,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新的项目?价值多少?”听封擎苍提起公司的事情,唐夜也好奇。距离之前那个几十亿的项目,封擎苍的热潮还没有过去的。这才短短几天,他的手里竟然又藏着一个吗?就不知道他手上的这个又有多么的惊天动地了。

    “只多不少。”淡淡的说完,封擎苍又看了一眼腕上的名表,挺拔的身躯从略显矮小的病床上站起身,离开的时候还自觉的把门带上了。

    独留唐夜充满敬佩的眼神看着他的背影,无人在病房之中,唐夜只能自言自语的道:“小雨滴。你选了封擎苍这个变态,真的是选错了。他赚了那么多钱,以后有一天要是对你变心了怎么办?呸呸呸,看我满脑子都在乱想些什么?!”

    自己神神道道的又自言了几句,唐夜才起了身去了隔壁的病房看自家姐姐。

    唐佩的情况也基本稳定了下来,早早的就醒了。唐夜所知道的事情,她也全部了解。比起唐夜来,她的神情更加凝重,从唐夜进门,她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就算是受伤,她也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现在已经明确核实过了。她和唐夜的伤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都是被狙击所伤,是有分寸的计划好的枪袭。

    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要他们的命,应该是不想惹太大的麻烦。只是想要给他们来一点小麻烦。让封擎苍一个人孤军奋战。

    现在对方下一步要怎么走,谁都还猜不出来。现在他受了伤,想来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但是也不一定。这一次伤到了对方,可能会引起对方的仇恨,也有可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来个回马枪,打他们个措不及防。唐佩现在需要分析,这两个可能性的存在,任何一个方向都不是他们喜欢的。

    “阿夜,今天准备一下,我们先出院吧。我想这里我们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唐佩合上笔记本电脑,抬眼看唐夜一眼。

    他正坐在一旁把玩着手中的水果,咬了一口,脆甜多汁,“那就回家去吧。”

    “也不能回家。”

    “不能回家去哪里?”唐夜有些不明白唐佩的意思了。难道不回家,他们还要去住酒吧不成?

    “我们现在都没有办法对战。是啊苍重要的人。这次伤了对方,他们可能很快就会来报复。啊苍那边戒备森严,对方肯定不会找啊苍下手,所以下一个目标,又会锁定在我们的身上。”

    “你去告诉晓晓一声,先将晓晓送出国躲一阵子。她现在怀着身孕,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唐佩从未有那么慌神过。

    “好,那我马上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唐夜也莫名的变得很紧张。整颗心脏都紧紧的绷在一起,因为他想到了正怀着孕担惊受怕的石晓晓。

    想到她如果回因为他们而出现任何意外的话,他都会接受不了。所以他必须要尽快去安排。

    “姐,电话没有人接啊!怎么办?”颤抖着手,拿着电话的唐夜更慌了,他只能尽量控制自己紧张害怕的情绪求助唐佩。

    “阿夜,可能是晓晓没有起来。现在才七点,应该还在睡觉。你再多打几个电话试试。”

    唐佩此时的手心里也捏着一把热汗,她也不知道她自己说话的时候差点就咬到了舌头。眼里出现一片血红,还有家中的景象,她只能尽量安抚唐夜慌张的情绪。

    “你说的没错,晓晓肯定还没有睡醒呢。她那么贪睡,天天睡到晌午才醒,这么早不睡觉在干嘛啊?”试图安慰自己。唐夜心里比谁都明白,石晓晓最近是夜不能寐的情况,浅眠得一点点声响都能惊到她的小心脏。

    所以电话响铃那么久了,她不可能会不接的。就算是有其他的原因没有接到电话,肯定也不会是因为她还在睡觉。

    “别打了,阿夜,回家去看看。让人回去吧。我们先准备一下,先去唐氏。”唐佩沙哑着声音道,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抓住唐夜还在不断拨打着电话的手。

    他隐忍着的泪水,还在强加忍耐。“我再打最后一个电话,晓晓一定会来接的,你放心吧。晓晓会没事的。”

    无声的看着唐夜,唐佩的心里也不好受。最坏的设想她已经过了一遍脑子,但是她不能那么残忍的打破唐夜的幻想。

    就让他打这最后一个电话又怎么样?

    不,这个电话不能打!只能给他一点念想!紧紧抓住他的手,制止住唐夜的动作,从他的手上拿下电话,唐佩艰难的开口道:“阿夜,会没事的。相信晓晓,她很聪明。现在打电话回去,可能会是最糟糕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