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非人折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09章 非人折磨

    时间过得好像格外的慢,每一分都是煎熬。被捆绑的男人却希望时间走得更慢一些。从黑子离开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心中默数着分秒。

    在他的内心挣扎着快要窒息的时候,黑子回来了。

    黑子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黑色的袋子,袋子里还有一个塑料的收纳盒。

    当着封擎苍和凌非岩的面,他打开了盒盖子,心里有些瘆得慌,但是还要和封擎苍做个说明。“封总,这血蛭恶心得紧,一个个都青肥青肥的。这么晚了,也不是很好找,就让人给弄了五十条左右,也不知道够不够。”

    冷冷看了黑子一眼,封擎苍也嫌弃得紧,蹙着眉冷声道:“拿开。”

    “先生,您看这些该怎么处理?”黑子明白封擎苍的意思,他在封擎苍的身边那么多年,虽然说他的喜好到现在他也摸得不是很清楚。

    “把他的眼罩去了。”封擎苍何时走到了被捆的男人身边也不知道。这样说的时候,站在他身边一直胖揍那个男人的黑衣男子乖觉的将男人被遮住的眼给解开。

    重获光明,男人的第一个眼神就是在找黑子。不对,或者说是在找黑子拿回来的那些血蛭,那些让他提心吊胆了四十多分钟的可怕的软体动物。

    它们将要作何用处,他现在心里比谁都明白。看到血蛭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脏几乎骤停,想要从椅子上挣扎逃跑,无可奈何,他是一个被捆住的人,何来这个机会?

    “就算你们用这个小玩意对付我,又能有何用?”哆嗦的嘴,说话也透露出了他的害怕。也是,他心里明白将要面临什么。再嘴硬下去,也没有办法隐藏害怕的情绪。

    封擎苍想要开口告诉黑子接下来该怎么办的。但是他花还未出口之前,有人就替他说了。

    “将他的腹部戳个小孔,把血蛭都倒他身上去。”

    凌非岩背对着男人,他也坐在椅子上,单从他的坐姿还有他的轻松的说出这么血腥的做法来看,还有一些悠闲,这样的人却能轻而易举的说出刨开别人腹部的话!

    “是!”黑子皱皱眉,也照做。

    锋利的刀子戳进被捆绑的男子的那一刻,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腹肌的线条因为他的紧绷而变得格外的清晰。

    但是他却没有因为这一刀子而发出任何的求饶声,就连痛喊一声都没有。极力的忍耐,让人莫名觉得他是一条硬汉,也仅此而已。

    “兄弟,我佩服你。但是这东西嗜血,五十多条不算很多,不过也够你受的了。你的肚子上有一个孔子,我想它们应该会顺着这个洞钻进你的内脏,在将里面当成最温暖的巢穴吧?你知道这个东西喜欢温暖的气候吗?现在这个季节是最好的时节,也是它们繁殖最快的季节!”黑子虽然不喜欢这个东西,对于它们的生长环境还是比较懂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本来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是我会干脆一点。但是你惹到的是什么人,你最明白不过。”在要动手之际,黑子还在开导被捆男人。也算是他第一次发了善心了。不过看那人不屑的表情,好像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好意呢!

    “闭嘴!要动手就赶快动手,别婆婆妈妈像个老娘们儿似的!呸!”一口唾沫就这么从男人的带血的嘴里吐了出来,还好是方位偏移了一点,没有吐到黑子和其他的人的身上。

    “你现在说出你那位迟少爷的位置,告诉我裴小姐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还来得及。也许我会帮你说两句好话,你就不需要再承受这个非人的折磨了!”

    “想让我说出来?哈哈,你们这些窝囊废够资格知道吗?要杀要剐也不敢给我来个痛快的,就会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亏得你们还是大人物,看来是迟少爷将你们高看了,不过是一些卑鄙无耻的低能之人!”

    “黑子,你的话好像太多了。既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体会一下血蛭钻心的快i感,何不马上成全他?”封擎苍打断两个人啰嗦的对话,爱说不说,就算是撬不开这个人的嘴也没有关系。

    凌非岩的手段,他今日是第一次看到。想到这个人也不简单,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

    “是!”黑子也不啰嗦,提着拿盒子快步走到被捆的男人身边。

    用捻子将一只肥大的血蛭夹了出来,许是因为血蛭被控制住以后不喜,软趴趴的身子拉得长长的一个扭身就盘绕在了捻子上方。

    黑子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崩溃的,作为一个大男人,他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说实话,如果是把这个人丢进毒蛇堆里面,他的心里还好受一些,也更能接受一点。但是不是,这个血趴趴的东西,让他作呕。

    血蛭放在男人腹部的血窟窿边上,马上就长开了它的攻势,冰冷带着一丝疼痛,男子看着血蛭在他的腹部蠕动。

    “咝!”

    “怎么?就这一点能耐了吗?呵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子的眼睛已经通红,红色的血丝在白眼球外逐渐扩张。若不是夜色太暗,应该能看得到他眼内跳动的血管吧?

    “别着急,还有很多,都是你的!慢慢来,这个过程让我心生愉快,多的是时间慢慢欣赏你的强硬。”谁都没有说话。就看黑子一只接着一只的将血蛭一条条的填充到男人的腹部上。

    当有第一条血蛭起了头,从他的血窟窿外由外从里钻的时候,就会有第二条。当男人大喊一声又接着连绵不绝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呻i吟不绝于耳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啊!”

    男人的内脏应该已经被血蛭给盯上,它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他的腹部里面肆无忌惮的觅食,最喜欢的血液,应该让它们觉得异常的亢奋!

    “啊啊啊……”

    “把它们拿走吧!别再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