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8章 虚张声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08章 虚张声势

    凌非岩也笑了,他走到被捆绑着的男人身边,带着皮手套的手在他的脸上轻拍了两下。

    男人的笑僵在了脸上,一动不敢动的也不敢说话。

    “嘴硬的人我见过不少,现在在嘴硬,等会儿如果你还能坚持的话,我也就放你一条生路。”说话的时候,凌非岩已经转身走到一早就准备好的小椅子上坐下。

    封擎苍才注意到凌非岩的背影有一些疲惫,想到了他才一个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时候虽然不是很精神,但是那么晚还能赶来,应该也是没睡的。

    这个男人在外一点把柄都不会让人抓到,在家也竭尽所能的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封擎苍有一些敬佩他。出于一个男人对于一个男人的敬佩,不是因为他是裴诗语的父亲才有这样的情愫。他也不会是一个轻易就对一个人产生这种想法的人。

    向来自傲,能得到封擎苍的高看,也证明了凌非岩的实力和他身上的可圈可点之处。不是凡人能有的。

    “伯母的身体可有好一些?”废墟厂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坐,封擎苍也不想坐,他踱步到凌非岩的身边。

    “老样子,心里有放不下的,难好。”凌非岩坐下的时候,已经摘下了口罩,墨镜却没有摘下,是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现在疲劳不够精神的样子。

    就算是封擎苍身边的人知道了他的身份,量他们也不敢到外去说。当然,他相信的是封擎苍的能力,他会管好自己的手下的人。不会让这些人出去乱嚼舌头的。

    “对于小语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和您还有伯母说过一声抱歉。造成今天这样的,也是我的原因。是我能力不足,没有保护好小语。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封擎苍出于对凌非岩的尊敬,用的也是尊称。

    “我知道。这不能怪你。别往心里去。公司的事情可解决了?”凌非岩不是在安慰封擎苍,封擎苍也不是一个软弱无能的男人,不需要谁的安慰。

    一个需要别人安慰的男人,没有资格能与他的女儿肩并肩。他是相信封擎苍的。就算是知道错了之后,很多人也不能坦然的面对自己的错误,他能屈能伸,能顾及到身为裴诗语的父母的他们的情绪,就已经很不错了。

    “公司的事情算是暂时解决了。”封擎苍想到两天前的新闻发布会,也不知道裴诗语是否有看到他。

    当他的项目签约之后,马上就有很多记者到公司里面采访。当然,这么大的项目出来,一定会被媒体关注的,就算事先他隐藏的很深,无人知晓。在他敲定之后,已经对外散布了一些消息了。

    他一直不愿意对外过于露面,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他比起往时是有些过于招摇了。其实就是为了让裴诗语能看到自己,他也在新闻发布会强调了,他在找一个人,他想如果裴诗语看到他,就一定会知道他在找她的吧。

    “我看到新闻发布会了,你干得不错。但是还不够。迟浩月这家伙就像一只毒老鼠一样躲着,身后还有像他一样的手下,不知道还有多少。一天没有找到语儿,就不能心安。”凌非岩看了一眼被捆绑的男人。

    那家伙好像很敏锐,凌非岩的眼神一转过去,他就能感觉得到他是坐在何处说的话,也毫不害怕,“想要从我的身上得到少爷的消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那手下怎去了那么久还不滚回来?怎么,是他先害怕了吗?等下下手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站在他一旁的黑衣男子,应该是封擎苍的手下,上去就给了他一脑袋,嘭的一声,一块木板痛打**的声音听着也让人感觉很痛。

    “就让你嘴硬,能嘴硬的时候也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了!”

    “咝……”

    “就这么一点能耐,把我抓来,就这么一点点小伎俩,就想要我招?呵呵,真的是异想天开!呸,有本事你再来一点给劲的啊,老子可不怕你!”被捆的男人因为黑衣男子的痛揍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

    不知道他的内脏是否被打的很伤,但是他很能忍却是真的。

    “小四,住手。等黑子回来。”

    封擎苍怎么会吃他的激将法?这个人现在嘴硬得不行,还是因为他害怕了。在凌非岩没有来之前,他就算是被打,也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就是默默的承受着。这样的人肯定是受过非人的训练的。

    现在开口,无非就是因为凌非岩的手段。他内心可能出现了一丝惧怕,他的脑海可能已经想过了,那些血蛭待会儿会如何在他的**上面吸血。

    不过封擎苍想,凌非岩应该还不仅仅只是这个手段,让血蛭在此人的身上吸几滴血应该不至于让这个人害怕。

    有些明了的看了凌非岩的头顶一眼,封擎苍的背后也有些细汗出来了。

    “你们就那么听他的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我那天见的男人?把我抓到这里来又有何用?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这么的没有本事,被少爷玩得团团转,无计可施的感觉是不是感觉很沮丧?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窝囊废?”

    男子大笑声在废墟厂可以得到无数的回应,都是他自己说的话的回音,他故意说那么大声,就是为了刺激封擎苍。

    没错,他就是害怕。他宁愿一死,干脆一点的。也不会说出迟浩月的下落和计划。

    但是他害怕那些恶心的东西,那些就连他们这些受过训练的人都不能承受的方式。所以他在虚张声势,他用大喊大叫,用谩骂来挑衅封擎苍。

    可是怎么办呢?他心里的想法好像已经被识破了,封擎苍等人根本就不吃这一招。

    时间一分一秒的不过,就像是煎熬。不管他再怎么骂,封擎苍也没有让人堵住他的嘴巴,也没有再有人理会他。只有他在骂得厉害点的时候,被人踹上几脚,都是在不重要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