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哭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06章 哭诉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对你的忽略,我以后会慢慢弥补回来。我只是想要劝告你,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把主意打到家人身上。”凌非岩语气强硬,他好像并不在乎凌悦的痛心。她把自己说得又多么的凄惨,好像都不能提起他的兴趣。

    “你现在就是在怀疑我接近妈妈是有目的的?我从小到大都是妈妈抚养的,就算忽然之间知道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也不能改变我对她的看法,她始终是我最爱的妈妈。您也是我唯一的爸爸。不管您现在对我有什么误解,我都会继续对妈妈好,这一点不会改变!”

    凌悦现在非常的敏感,没有以前那么率真,就算是凌非岩并未把话挑明,她也知道他话里警告的意味着什么。

    他就是害怕施怡会被自己害惨,所以才会对自己那么冷漠的吗?那他是否有看到她的真心?她想要真正成为他们女儿的真心呢?

    凌非岩是何等人。岂是凌悦三言两语带过就能改变他的想法的平常人?还是凌悦过于稚嫩,不明白凌非岩的想法,就算她自以为是的认为她已经看穿了凌非岩,但是她洞察不到的还是他不想让人窥探的。只让她看到他想给她看的一面。

    “你有这样的想法就好。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我和你妈妈都会像以前一样待你。不会因为语儿就有所区别对待。”

    “爸爸。不管你信或不信,我都是真心的想要对妈妈好,也想要小语妹妹回家与我们团圆。不管您现在对我是否有所误解,我都不在乎,我依然会做我觉得对的。不会让您失望,请您相信我。”

    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来,出现在微光之中,凌悦的眼里已经闪着泪光。她恳求的眼神看着凌非岩,好像有一些迷茫,也又一丝彷徨。

    “好,爸爸信你。”还是有些心软,就算知道她所言非真,毕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用心对待的孩子。他怎么能真的硬下心肠呢?

    “谢谢爸爸。”凌悦喜极而泣,藏在眼眶里的泪水终究是笑着流了下来。

    “您不知道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对我而言有多么的重要,那以后能不能多给我一点关怀,不要那么冷漠?我们还能不能再像以前以后那么亲昵,我还想挽着您的手和您撒娇。我已经忘了我有多久没有这样做了。”

    已经张开了双臂,就像儿时凌悦玩累了的时候,她看到父亲会快乐的扑进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继续笑闹,会问他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他和蔼的说:“可以,但是要在爸爸的工作结束以后,我们空闲之余都可以坐下来闲聊几句,谈谈你的理想。”

    “谢谢您,好爱爸爸。”扑在凌非岩的怀里,凌悦彻底放声大哭。

    哭诉了很多的往事,心声。凌悦从开始的难过到后来的释然,哭累了,笑累了,就靠着凌非岩的肩膀睡着了。

    她睡着了,但是对于还醒着的人而言却是一个漫长无眠之夜。

    经过这一晚,凌非岩对凌悦起了防备之心。因为在后来,酒精麻痹了凌悦的大脑的时候,她说话越来越管不住口,才是真正的酒后吐真言。

    听得他也是真真感到后怕。

    原来凌悦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她完全就遗传到了施玲的基因。两人报复的心理也是如出一辙的相似。

    他必须要加快找到裴诗语的步伐,不让她继续沦落在外,在一个心怀不轨的人手里。

    还是亲自抱凌悦回房睡的,凌非岩为她盖好被子,关好门之后才走向施怡的房间。

    “悦儿睡了吗?”凌非岩开门进来站在她的床前的时候,施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些空洞。

    “嗯,睡了。你怎么还在吹风?病还没有好,怎么那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凌非岩又转身走到施怡的身边,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件外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

    给施怡披上之后才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面上磨腮。“怎么如此冰冷,吹了多久的冷风了?身体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对于施怡,凌非岩的心意不会改变,对她年复一年的关心只多不少。

    “我没事,你去了那么久,和她谈得如何?都说了什么,悦儿怎么会喝了那么多酒。”施怡逃避着凌非岩亲昵的举动,从他的脸上拿下自己的手,现在的她哪里有心思和他打情骂俏?

    “孩子长大了,总会有属于自己的烦恼。我已经告诉她了,喝酒不能解决问题,她也答应了,以后不会酗酒。你别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哎,是我这个当妈妈i的没做好,没有关心孩子,看到悦儿那么伤心难过的哭诉,喝得醉醺醺的倒在地上,你知道我看着有多揪心吗?”说着施怡好像已经感觉到了痛心,捂着自己的胸口久久没松手。

    发现施怡情绪有些激动了,凌非岩马上就把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来,说一些让施怡能够安心的话语,他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如果我能多关心她一点,也不会这样。已经答应她了,以后会和以前一样不变的。”

    “那就好,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心思,毕竟还小,我们能给的就尽量给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施怡也不知道现在她看待凌悦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相同。她只觉得凌悦可怜,有些怜悯她,同样的,她觉得自己还是爱凌悦的,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爱着。

    “怡儿,对于悦儿以后,你可有什么打算?她也不小了,给她找个好的归宿吧。”凌非岩忽然关心起凌悦的终身大事,还是主动提起的要帮她找对象,这一点倒是引起了施怡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