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发酒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04章 发酒疯

    他的身份之谜始终未得到破解,而一天没有破解就等于是没有实际性的进展。最关键的就是找到迟浩月,也就等于找到了裴诗语。

    不能说世界之大,该去哪里找。就连本市想要藏一个人,想找出来,也变得了那么困难。凌非岩从未受过如此大的打击。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再次从施怡的卧室出来,一脸的挫败感,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摇头。这个精神奕奕的男人,变得有些苍老了,白发好像也长了好几撮。

    施怡病了那么多天,凌悦在家当孝女也是有些够了。她的真实性格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呆在家里照顾家人的人。她渴望亲情,但是她不一定会愿意付出同等级的感情。凌悦认为自己对施怡已经尽了一个当女儿的本分。

    至少做得比那个失踪的裴诗语好一些。

    被封擎苍拒绝,在他的面前狼狈不堪的求他别走,最后费了那么大劲也没有把他留下,对凌悦而言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大的侮辱,这个侮辱存于她的脑海深处,再也没有办法从脑海中赶走。

    凌非岩每天回家也是直奔施怡的卧室汇报找没找到裴诗语,和施怡诉说对裴诗语的思女之情,对她这个女儿也丝毫不关心。就是在家中碰了面就打一声招呼,就当成了一道空气流过,不痛不痒。

    凌悦有些受够了,她为什么要在曾经那么爱她的人的眼皮子底下小心翼翼的过活?她为什么要这样装着可怜求别人的关注,最后想要的没得到,却换来了更多的漠视。

    她开始酗酒,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凌非岩睡下之后晚上偷偷跑出去。等天亮了,或者是在第二天凌非岩下班回家之前她才回家,然后在他的面前晃悠一下,就当是她还乖乖的在这个家里呆着。

    一天,两天,他从她的身边经过的时候,都没有察觉到凌悦一身的酒气。或者是嗅到了,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凌悦坐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手里举着酒**子问暗夜中最明亮的那个弯月大声的问道。

    “为什么谁都不爱我?爸爸妈妈不爱我,封擎苍不爱我,为什么他们都爱裴诗语?”烈酒被凌悦浪费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进自己肠胃里。

    醉意正浓,很多酒水都因为她晃眼而倒在了杯外。喝酒的时候也喝进了鼻孔里,泼在了脸上,她却浑然不知。只是不断的问着苍天为什么。

    “如果裴诗语能死掉该有多好,如果她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该有多好。一切都会没有发生过,谁都不会变心,爱我的人始终都会爱我。”

    晶莹的泪光在月色之下透亮。

    酒水喝完了之后,凌悦就往卧室外走,她直直朝着施怡的卧室而去,目标非常的明确。

    施怡被病魔缠身,昏睡的时候比较多,醒着的时候容易在深夜。虽然年纪上去了,但是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总会很清醒的睁着眼,闭着眼都在想裴诗语。

    当卧室房门在黑暗中被敲响的时候,她的心脏收缩得很紧。她不知道是谁那么晚会过来,听到敲门声是非常没有节奏的,很狂乱的声音。

    施怡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才起来就咳嗽了好几下,头重脚轻的走到卧房门口的时候,敲门声已经停止了,但是在房内,她却能听得见门外有人在哭泣。

    微微打开一道细缝,施怡看到了醉倒在走廊上的凌悦,走廊上的灯是常开的,白天和晚上都会开着几盏照明。所以施怡也能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凌悦她整个人如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

    “悦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喝得醉醺醺的?”

    施怡有些心疼凌悦,这个模样没有了那个骄纵的大小姐样子,一点形象都不顾的喝醉酒,也不像一个总统的女儿该有的样子。

    但是谁又知道,谁本身就该是什么样的呢?因为出生到这个世界上在不同的家庭背景下,就已经决定了她的一身。

    施怡很希望凌悦可以成为一个懂事的女孩,看她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一切都没有按照她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她变成了施怡都看不懂的孩子。

    “妈妈,妈妈,悦儿好痛苦,不想活了,心很痛,活着好疲惫。”凌悦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醉,听到施怡的声音,她就开始叫妈妈。扯着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袖。

    “悦儿,你心里有什么苦可以告诉妈妈,你不要一个人憋着。有什么是妈妈可以帮你,妈妈都会全力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弄得这个地步,人不人”

    在施怡的眼里,此时的凌悦是酩酊大醉的,她说什么,凌悦可能也听不到心里去。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凌悦就已经打住了她继续往下说的话语,她哭着抱着施怡认错,“妈妈,你别怪我。我知道错了,我也好难受。呜呜”

    “是悦儿不好,是悦儿不能为妈妈分担。看到妈妈生病也无能为力,看到妈妈伤心也不能安慰到,说的话对妈妈也没有任何用处,悦儿也想早点找到小语妹妹,这样我们就可以一家团圆了,妈妈也不会再生病了。”

    在醉酒的情况下说了那么多,哭得撕心裂肺的,好像世界上最痛心的人也不过如此。

    施怡又怎么还能忍心看她这样?凌悦的自责酗酒,还是因为她的原因居多。是她错怪了凌悦,认为是凌悦没有长大,认为她是个爱喝酒的坏孩子。

    都说酒后吐真言,施怡就信了凌悦此时此刻说的这番动情动心的话。凌悦还坐在地上,施怡没有多余的力气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拉起来,又被她压得有些承受不住她的重力,也就干脆和她一起坐在地上了。

    “悦儿,别说了。千错万错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关心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能像小时候一样抱着凌悦,却能给她还算温暖柔软的怀抱,把自己的肩膀借给凌悦哭诉她的委屈。

    哒哒哒的脚步声在走廊的尽头响起,应该是凌悦的动静太大了,吵醒了总统公馆的人。

    施怡还在一遍一遍的安慰凌悦,在她的安抚下,凌悦的情绪逐渐变得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