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纯属寻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01章 纯属寻乐

    “哈哈,也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比起各位也小不了多少,年龄也蛮大了呢。”裴诗语有些不好意思的用单手挠挠头发,脸蛋微红。

    老张也是对着裴诗语上下打量,最后还是没看出来裴诗语和他们到底相差多大,只打着哈哈说了实话“是嘛,看不出来呢。小语看着就像刚成年样儿,好好好,年轻好啊。”

    “是啊。年轻真好。好啦,多谢各位,你们先忙,我先走了。”裴诗语感觉和这几人还挺投缘,主要还是因为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机。聊天的内容也是比较简单易懂的,不需要用脑,只要用心就能体会得到大家的辛酸。

    四人也笑着回应了裴诗语,看她走了才又继续专注于手中的活计。老张扭头才发现裴诗语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又跑到厨房门外叫住她。

    “哎,慢着点,你这丫头,自己来干嘛的都给忘了就走了啊?赶紧把橙汁拿上。耽误了那么久时间,要被上面的人骂了。你自己悠着点吧。”

    “唉哟,我这脑子,你看看我,都给忘了,谢谢张大叔提醒啊。我这就去。”裴诗语被叫了才发现自己都忘了来干嘛的了,尬笑着拍拍自己的脑子。

    “这小丫头挺有意思。来着当差还能那么马虎大意,也不知道她这饭碗能端多久。”老张进了厨房又对着伙计们道。

    嗜笑一声,年轻的厨子放下手中的事情转身和老张说了一句,“你还真以为她和我们一样是在这打工的啊?”

    说完之后又去忙自己的。

    “不是和我们一样打工的还能是啥?”老张有些不明了年轻的那位说话。

    另一个厨子话不多,看起来却是精明得很,他走到老张的身边,同情的看了老张一眼,然后用一种酸涩的语气和他说了一大串。

    “老张,亏得你还在有钱人家里工作了那么长时间。虽然昨天才来这里,但是你想想,该见的佣人咱们也都见过了,哪个不是穿着女佣统一的衣服的?哪有女佣能在这个家中大大咧咧的聊天不怕被发现,还能穿裙子的?那衣服的质量肉眼都能看得出非同一般,价格估计已经能够我们几个月的工资了!”

    “哎呀!”

    老张经得伙计们提醒,才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是他自己太天真了!

    “谁说不是呢!我这脑子怕是被驴踢过了,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还是你们眼尖,以后还得和你们多学学。不过这姑娘人倒是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主子?你们有没有见解,看得出她是什么身份吗?”老张才上了裴诗语的当,又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心思比较纯粹,不会想那么多。

    大家这会儿都笑笑不说话了,其余三人都已经心知肚明,不是老张蠢,就是他太过简单了。来的时候都已经说过,这个家中,除了迟先生和裴小姐两个主子,一男一女,刚才来的是女的。

    美若天仙,性格讨喜,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女子,除了是精贵的裴小姐之外,还能是谁?

    “我猜,多半就是那位精贵的裴小姐了。”没人理老张,他干脆自言自语着和身边的人分析道。

    “好了,赶紧忙吧。离午时也不久了。不管她是谁都不重要,她来我们这里纯属就是寻乐子或者是来检查看我们有没有偷懒的,既然她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身份,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我们就好好的装个糊涂人。来了我们好生招待,走了我们就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

    一致赞同了此人的说法,厨房又恢复了平时该有的模样。

    裴诗语心情很好亲自端着托盘往大厅里走,许管家就看到她。慌忙将她拦了下来。

    “裴小姐,你怎么能自己做这些粗糙的事情呢?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吩咐我们一声,我们都会给您拿来的。快将这些给我。”许如心惊胆战的,她恐慌自己哪里没做好,一直都战战兢兢的过每一分钟。

    这才来的第二天,老板的女人就自己动手去拿东西了,迟浩月此人有多么疼裴诗语,长眼的都能看得出来。这要是让迟浩月知道了,她的工作难免不保。

    “这只是小事,不需要那么麻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也别总惯着我,我自己也是有手有脚的人,想做什么都可以做。”裴诗语实在没有办法习惯,她就做这么一点小事。看许管家的表现和一脸恐慌,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欺负到她了呢。

    “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下人们的工作,怎能劳您亲自动手呢?”裴诗语虽说把话说明白了,许管家心里还是多有担忧。

    这份工作目前为止是她遇到最好的了,她不想就这样丢掉。也是害怕是不是她哪里没有做好,裴诗语看不惯她,所以想以这种方式来挤兑她,好去迟浩月面前告她一状。若真是这样的话,她连一个为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许管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大家都很好。但是我一直都是自己动手做事的,兴许还不习惯这么多人在身边。你放心就好,我也不是故意这样做想去为难你们还是其他,就是单纯的想找些事情做。”

    裴诗语玲珑剔透,又怎么会看不穿这些人的想法?她看不透的只有那些心思过于深沉,比如封擎苍,比如迟浩月这样的腹黑男。

    明明都长着帅得人神共愤的俊美容颜,笑起来像是人畜无害。只有了解他们的人才知道,这些人笑里分明就是藏着刀的。越笑越惊悚,还不如不笑呢。冷着一张脸,还能让人时刻提防保持警惕性。

    只是悄然看了裴诗语一眼,自己的心思被看透,许如确实有一丝尴尬。她表现的也不是那么的明显,却还是被裴诗语说出了心声。一直保持在嘴角的笑也显得那么的不自然,想笑却很牵强。

    “去忙吧。就当我是一个平常人,迟先生也不会说什么的。”裴诗语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许如说了之后,也干脆的转身离开,手里当然还捧着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