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 一个人没有办法那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9章 一个人没有办法那个

    “嗯,想。”

    最后是欲i火战胜了理智,迟浩月没再迟疑的回答了裴诗语的问题。

    “额……”

    裴诗语却是有些古怪的看向迟浩月,“那你先去吧,等你完事了,我再去。”

    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裴诗语主动给他让出路来,她的手却还是被迟浩月给握着,看得出迟浩月是不满意她的这个做法?

    “一起。”握着她的手紧了一下,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到底有多么的紧张,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没有比现在更紧张,很害怕被她拒绝他的请求。但是又很想直接将她抱上去。

    脑海中不知道为何又闪过了她沐浴时候的画面,她白皙粉嫩的娇躯好像这会儿就已经在他的身下一样,他的**如火山一样,随时都想要爆发,只等着最好的时机。

    “还是不要了吧,这个事情怎么能一起呢?”裴诗语脸色更加怪了,是迟浩月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吗??还是他不愿意放过自己?不是说过,只要她不愿意到最后一步之前,都会尊重她的意愿的吗?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他现在又在干嘛?抓着自己不放手,到底是让她走还是不让啊?

    “一个人没有办法那个……”说出那么直白的话,迟浩月现在显得有些害羞,但是呼吸又非常的急促,他好想要抓住裴诗语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感觉她的手会很柔软,在他的身上游移也会让他欲仙欲死。

    裴诗语瞪大眼睛看向迟浩月的下半身,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为什么不行?那要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有你就好了。”实在是无法再忍耐,迟浩月抓住裴诗语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另外一只手直接搂住她的腰肢,迫使她的身躯和他贴合在一起,虽然是隔着衣服,他也已经感觉到了她的触感贴在自己的身上是如此的真实。

    被某个硬物顶住,裴诗语的思绪变得异常的清醒,从未那么慌张过,她的手一用力就挣脱了他的,在他的胸口上猛捶了几下。

    “啊!迟浩月,你这个臭流氓,我不理了!”

    是没有注意分寸过于用力了一些,裴诗语把迟浩月捶得咳嗽了好几声,也自动放开了她。

    得到了自由,裴诗语才快速跑远了。

    “小语,你……”不是你说的想要那个的吗?明明是你先邀请我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像是知道了迟浩月想要问什么,裴诗语才意识过来,迟浩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完全就是误解了她的意思了,“我什么我!我说的那个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我的那个是指要去洗手间解决!臭流氓!还说不碰我的,哼!”

    铁青着脸,迟浩月宁愿裴诗语不解释就跑走。

    现在她那么大声的解释了,所有人都听到了,特别是看到那些佣人们还窃笑,让他头都大。这次是丢脸丢大了。

    刚才所有人都看到他是抱着她走进来的,现在可好,所有人都知道裴诗语不喜欢自己,不想和自己那个,而他在大白天当了一只会发情的禽兽,简直了,这种尴尬难堪的气氛,让迟浩月觉得身体上的热度提升了足有几十度!

    一个字,是热!两个字是,很热!

    “还不干活去?都愣在这里干嘛?一个个的很闲吗?”许管家从厨房那边的方向走过来,她其实也躲在暗处看了,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她和这些人不一样,她不能想笑就笑,在主人遇到尴尬的时候,她需要出来化解。不能乱了分寸。

    一句话就将这些小佣人们全部赶走,迟浩月目光深邃的看了许管家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独自转身上了楼。

    等迟浩月走了之后,裴诗语才从墙角处偷偷漏出一个小脑袋四处张望。

    拍拍胸口压压惊,算是暂时躲过了一劫了。不过迟浩月的那方面的能力好像很强……

    他如果真的想要强迫自己的话,一直躲好像也不是办法。最后下了一个结论就是,她根本就不能去惹迟浩月,不然会被他吃干抹净她都没有办法反抗的。

    还好今天是自己机智的,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裴小姐。”许管家教训完小佣人之后就朝裴诗语的方向走去,不过她刚才是背对着她的,也不知道她躲在墙后。转身的时候两人差点就撞上了,裴诗语也被吓了一跳。

    “许管家。你怎么神出鬼没的,走路也没有声音,吓死我了!”

    “吓到小姐了,实在抱歉。”许管家也被吓得不轻的,但是她是下属,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先行道歉。

    “没事没事,你先去忙你的吧。”拍拍自己的胸口,裴诗语还未回魂。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好不容易逃过了迟浩月的魔爪,还没有庆幸,就差点被小喽喽吓死了,真的有够呛。

    “好的。裴小姐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叫我。”许管家说完之后就继续向前走了去。

    被这么一吓,裴诗语的口都渴了。想叫小佣人帮她拿点喝的,但是又想到刚才那些人都笑她来着,就打断了这个想法。靠人不如靠己,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七拐八拐走到了厨房。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到这栋别墅的厨房,也是第一次看到迟浩月请回来的厨子。

    裴诗语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外看到厨房里面厨子就有四个人,现在正做着摘菜吹牛。她来了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兴许是因为她走路也和许管家一样比较轻吧。裴诗语觉得这些人聊天的内容还挺有意思的,也就没有进去,干脆在门外继续当个窃听者了。

    “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么轻松的活儿,才来两天,昨天忙了一天,今天事情就减少了一大半,也不知道主人是个什么样的。如此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