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8章 想那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8章 想那个

    “你这样做就没有想过我到底能不能接受吗?你为我安排好的道路到底又是什么?说是为我好,为了保护我。而我实在是想不通,这已经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在他的身后,裴诗语挣扎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管是迟浩月喜欢不喜欢她的眼神,她也要这样看他!谁让他不尊重自己的选择。

    “先回去吧,我让许管家给你包扎伤口。”迟浩月没有与裴诗语在此地多做辩解,继续谈下去只会谈崩。

    就像是钓鱼一样,每天下一点点饵就可以了,不能喂得太多,喂饱了鱼儿反而是不喜欢吃了。

    “你又逃避,要回你自己回。我才不回,也不要你的关心。你不说,我就自己去查!”裴诗语的脾气这会儿也已经上来了。

    之前是她的脚伤未愈,出行不方便。现在她的伤已经好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迟浩月他以为不说就能难得到自己。那就是太小看她了。只要是她裴诗语想要知道的,就算是他不说,她也会自己查个究竟!

    “你去哪里查?你又有什么线索?别再胡闹,乖乖回家。”迟浩月像是被裴诗语的话吓坏,想要回别墅的身影瞬间就移到了她的身边钳制住她弱小的身躯,让她哪里也不能去。

    “你放开我!我想想哪里就去哪里,不需要你管,反正你也不是真心对我好,我想知道的你也不说!”裴诗语在他的大手下挣扎,越挣扎却越被用力对待。疼得她倒吸了好几口气。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这件事别再提起,乖乖和我回去!”

    迟浩月也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会因为裴诗语的三言两语就改变的。

    “你抓疼我了,你这个大坏蛋!你到底要干嘛?你自己不想说,好!那我不逼问你了。我决定自己去弄明白事实的真相就好了,你为什么还要再来管我?!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自私自利?!”

    裴诗语在生气的时候说话是什么都不敢说,也敢吼。对于迟浩月是一点都不客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迟浩月在听到她的话的时候眼里已经出现了红光。

    什么时候,有谁又能这样和他迟浩月说话?活久见,也就裴诗语这个胆儿大的敢如此挑衅自己还活着的。

    犹记得,上一次忤逆自己的人已经是海里的一具浮尸!若不是自己还没有打算结束这场游戏,裴诗语还是这场游戏里面最重要的棋子的话,他早已经在她说第一句难听的话扭断她的脖子了!

    “你用那么狠的目光看着我i干嘛?你现在是讨厌我吗?如果是讨厌我的话,那你就放开我啊。别拉着我!我知道我现在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可能性格也不是你以前喜欢的样子了,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的。既然是这样,我们都互不讨喜,那就放开彼此,过各自的生活不要多加干涉就好了啊!”

    裴诗语的语速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快,迟浩月分神也没听得清楚她一直在叽叽喳喳的说什么。不管她说什么,反正都是不好听的话就对了。

    两人离得很近。他也不想她再一直说要他放开她的那种话,出于灵魂深处的,他就是不喜欢从她的口里说出这样的话。

    她越是想要逃离,他就越想抓住她,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囚禁也好,哪里也不能让她去。就断了她想要行走的脚,折了她想要逃的羽翼又如何?

    “小语?”

    “叫我i干嘛?”裴诗语还在喋喋不休,忽然被迟浩月这么一叫,本能就反问一句。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张快速放大的脸。温暖柔软的两片唇瓣就贴上了她的。

    “唔唔唔……”

    这是什么情况?裴诗语的脑子一片空白。她是在和迟浩月吵架的吧?为什么忽然要吻她?难道是想要用这种电视剧里面常常出现的狗血剧情来堵住自己的嘴吗?真的是够了!能不能尊重一点吵架该有的剧情发展呢?

    越是挣扎,迟浩月的舌头越灵敏的在她香甜的唇齿里攻略她的领域。

    直到她的被他紧紧的抱住,他的某处变得如钢铁般坚硬,从内由外散发出的热浪将她的身子弄得滚烫,裴诗语才全身都变得柔软无力挣扎。

    迟浩月刚刚开始只是单纯的想要堵住裴诗语的嘴,让她喋喋不休的声音停下的才会吻她,不是因为看她的唇瓣粉嫩如玫瑰花瓣诱人才会吻她。

    当两人的唇瓣贴合在一起的时候,迟浩月才知道自己对她是有多么的渴望又欲罢不能。他深陷入她的柔软香甜中,她越是挣扎越是挑起了自己的征服**。

    当她乖乖的被自己抱在怀里,开始慢慢的试着回应他的时候,他被她取i悦到了。也成功歼灭了他满身怒火。

    却挑起了男人本能之火。

    拦腰将裴诗语抱起,直奔别墅的二楼主卧。一路上佣人看到两人都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裴诗语脸红得不敢看。

    等上了楼梯,她才反应过来即将要发生什么。

    “你快放我下来,我我想那个……”

    迟浩月挑了挑眉,不知道裴诗语说的想那个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想的那个和自己想的那个是同一个意思吗?或者是她太害羞了,不愿意被自己抱着走,而是想和自己肩并着肩一起上楼?

    知道她害羞,迟浩月也没有问出声,而是听话的放下了裴诗语。让她站稳了才反握住她的柔夷。

    “你不放手,我怎么去啊?难道你也想?”裴诗语清澈如水的大眼里写满了问号。

    难道她很想那个吗?是太饥渴了吗?迟浩月的脑海中闪过两个大写的问号之后,又想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做过,如果技术不够好,会不会满足不了她的**??

    有些退缩,被她的大胆直接吓到了,迟浩月不确定自己想不想了,但是下半身的思考一直都在提醒着自己,它需要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