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 惑人心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6章 惑人心智

    “我已经吃饱了,你就告诉我呗,你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我想知道的,你总是不说。”裴诗语有些抱怨,好像除了第一天到这里,是他带她来的,告诉了她是他的未婚妻这个事情之后,就没有和她说太多关于他的身世还有她的身世了。

    “你看看你,好没意思,一问你什么,你的嘴巴就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粘得死死的。我都失忆了,就算你告诉我,我也不能怎么样!”

    对于这个比喻有些陌生,迟浩月的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等你吃饱了和你说。”

    愁眉苦脸的裴诗语马上就变了一个脸,眉开眼笑的看着迟浩月,就像故意讨好一样心情愉悦的道:“我已经吃饱了。你说吧。”

    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迟浩月又给她夹了一个精致的面食,“再吃一点,还有很多。”

    “你也知道多?你自己怎么不吃。就因为每次都剩下很多,我才叫你不要准备那么多的!”这个问题裴诗语已经不想去强调了,但是她不得不和他继续探讨,为什么吃不完他就要她来消灭呢?

    “……”迟浩月被堵得闭上了嘴,看来是他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我不吃了,你快说吧。”干脆站起身,裴诗语从餐桌位置上离开,走到了几米开外。

    裴诗语都走了,迟浩月也没有理由再坐着和她说话了,也就跟着站了起来随裴诗语一起去,“许管家,把这里收拾了吧。”

    见着迟浩月居然会乖乖的跟在自己的身后走,裴诗语心情大好,在前面走着说:“吃得太多了,去花园走走吧。今天天气不错,现在太阳也还不太大。”

    大雨过后花园里的花虽然都被雨水打落在地上,但是也有不少因为得到雨水的灌溉而努力盛开的,看这些花儿开得正艳,香气怡人。裴诗语觉得空气也清爽了不少。

    果然脚好了以后能出来走动走动全身都舒畅了。比一天天的窝在屋子里自在多了,她还是喜欢这种亲近大自然的感觉,活得更真实一些,路过一片玫瑰花海,裴诗语弯腰想要采摘一朵玫瑰,边摘还边不忘和迟浩月说话。

    “你说我在这里住过,这些花也是亲手栽种的我也觉得陌生。”

    “以后会想起来的。”迟浩月跟在她的身后,不管她说什么,都会答上一两句,不会让她一个人感觉无聊。

    “哎呀……”

    “怎么了?扎到了?”迟浩月刚才是转身看一眼别处,听到裴诗语的叫喊声马上就转过头去看她,就看到她蹲在地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我看看。”也没等裴诗语说什么,他主动就将她的手握住。

    手背上和手指上都被扎了几下,还有几根倒刺正碍眼的停留在裴诗语手背的肉里。

    “流血了,怎么那么不小心。我先帮你把刺拔出来,你忍着点。”嘴上虽然是在责怪她,眼里却是写满了心疼。

    “嗯。”

    自知是她自己马虎大意了,也不敢再和迟浩月顶嘴了。

    “咝……”刺被拔出来的一瞬间,裴诗语感觉到了疼痛,丝丝鲜红也从手背上溢出。迟浩月抬眼看了裴诗语一眼,看她脸色缓和一点了才将剩下的倒刺一一拔除。

    小心翼翼的用手绢帮裴诗语把受伤的手包住以后,迟浩月才扶着她站起身,黑着脸对她道:“你喜欢花,我让人出去买来,你想要多少就买多少就好。下次不能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外面的花哪有自家的花那么香?你说是我自己种的,我才想要采上几株拿回去插上的嘛。”一脸的委屈,裴诗语还学会倒打一耙了,明明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怪到了迟浩月的头上。

    是在欺负迟浩月人老实么……

    “你这脑子里不知道成天都在想什么,好了,这花就不要再理了。先回去给你消毒上点药。”迟浩月的手指弯曲轻轻在裴诗语的脑门上敲了两下,算是对她不听话的处罚。

    “我都受伤了还打我,你这个坏蛋。”

    “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弄伤了自己,我看你就是成心想看我担心。”迟浩月的脸色还是黑黑的,写满了不愉悦。

    意识到自己惹了迟浩月不开心,裴诗语只能吐了吐舌头,挣脱了迟浩月的怀抱,闪躲到一旁。

    “你还想去哪里?”以为自己已经逃出了他的手掌心,没想到他一个跨步伸出大长手,只见裴诗语在他的出力下足足转了一圈之后,他又稳稳把她拉入怀中。“和我回去上药。”

    “我又没事,只是小伤,你太小题大做了。外面空气好好,还想再走走。不想回去。”裴诗语睁着大眼睛在迟浩月的怀中仰着小脑袋看着他。

    两人对视大概有三十秒,迟浩月没有说话,只低着头看她,裴诗语也不说话,就对他卖萌,心里已经笃定了他一定会吃自己的这一套的。

    果然在她的坚持之下,他又败下阵来。

    “总是说我欺负你,到头来还是你赢。以后切莫再说我欺负你的话,受委屈的都是我。”迟浩月话尾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

    不是他不够强硬,更不是他没有自己的立场。他算是明白了,任何一个男人再遇到裴诗语这个女人,都会心甘情愿为她折腰,她简直就是一个妖精,一个磨人的妖精。就算是她一个细微的举动,都能轻易的挑起男人的保护**。

    这就是她的可怕之处,也是她拥有惑人心智的本领。

    好想将她占为己有。突然之间在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惊人的想法,迟浩月被自己吓到,悄然放开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