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5章 当成猪养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5章 当成猪养着

    “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能说,太甜了,她适应不了吗?他会像昨晚一样捏她的脸来惩罚她乱说话吗?

    有些怕怕,裴诗语不说话,迟浩月也不再说话。好像是故意一般。

    气氛有些微妙,裴诗语眼神有些游移看向四周的女佣和保镖们,看到她们都有意无意的往她和迟浩月的身上飘,她才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和他在这里待着了。

    “那个,我先去洗漱了啊。肚子有点饿了。”裴诗语不自然的挠挠头,又扭过头和迟浩月说一声,发现他还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才觉得肉麻兮兮的,而她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一大早的,不带这样吓人的啊。晚上的时候视线昏暗,看得不清楚就罢了,白天他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看她,实在是怪异得很!

    “快去吧,许管家已经命人做好早餐了。等你洗漱完了就一起用餐。”迟浩月打算放过裴诗语。

    一早上就看到她如此有趣的表现,今天也算是格外的满足了。总感觉从昨天他们的坦诚相对之后,两个人之间就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好像有一根很细的线在他们之间指引着,要让他们互相靠近。

    刚开始的时候,迟浩月觉得自己会很难和裴诗语相处,更没想过,该怎么和一个女人亲近,如何表现亲昵,像是恩爱的一对恋人。

    才短短两天,他就学得那么自然,收放自如,感觉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嗯,你要是饿了可以先吃。也不需要等我的。”说完裴诗语也不等迟浩月再答复她了,再这样聊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结束了。

    已经预感他会说什么肉麻的话,她才不打算听呢。

    因为迟浩月是一个超级不害臊,她和他可不能比。

    去了洗浴间,裴诗语又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因为一进去,就让她想起了昨晚她和迟浩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羞臊的事情。

    不是她想要胡思乱想,而是她的脑子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就会往那方面去想,感觉自己好像生了病一样。

    在洗浴间里强调了很多次,用冰冷的水泼在自己的脸上,裴诗语在心里默念咒语,让自己不要想那么多,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迟浩月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个谦谦君子。一定不会和自己一个色的!

    就这么一遍遍的对自己说,裴诗语总算是勉强说服自己坦然面对迟浩月了。

    到了餐桌上坐着的时候,迟浩月已经开始用餐了,果然很听话,没有等自己呢!

    看了一桌子的早餐,摆的满满当当的,裴诗语又觉得好浪费,问了一声迟浩月:“为什么早餐也要准备那么多吃的?这么多我们两个人不是吃不完吗?感觉做那么多吃不完会很浪费。”

    迟浩月在用餐的时候有极好的礼仪,细细咀嚼,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之后他才回答裴诗语的问题:“都是为你准备的,怕你胃口不好,所以让多准备几个样式,吃不完也没有关系。”

    “我不挑食,以后还是少准备一些吧,做什么我就吃什么。虽然你家大业大,但是在这些小事上面,咱们也不能过于浪费了,你说我说的对吧?”裴诗语这是正常的思维。

    她确实不了解迟浩月的身家到底有多少,豪门的早餐到底有多少道菜,有多么的好话,她也没有吃过,但是摆放了满满一桌,就像宫廷盛宴也不毫不夸张了吧!

    “好,都依小语的。许管家,以后早餐就准备五个样式就好。”迟浩月也直接对许管家说了。

    就是用餐的时候,许管家也会在主人的身边等候着,“是的,迟先生。”

    “谢谢你,还有晚餐,午餐,都少做一点。想到你第一次带我去吃饭的时候,我就被你吓了一跳,我以为那是一场意外的,后来我才发现你是把我当成猪一样来养了。”裴诗语毫不夸张的比喻引起了那些小佣人偷笑出声。

    “咳!”假咳一声,许管家算是提醒那些人不得放肆。服侍人就要有服侍人的样子,主人说话,她们这些人哪有这么不礼貌的偷笑的道理?

    看来是她的功课还没有教好,让这些人过于放肆了。

    “迟浩月,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呢。你还要去公司吗?昨天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用餐的时候,裴诗语的话也没停过。

    倒是迟浩月他在用餐的时候比较讲究,只要嘴巴里还含i着东西,他必须要吞咽才会说话,不然是一个字都不吭的,对于这样的涵养,裴诗语着实佩服。多么严格的家庭教育才能把迟浩月教养得那么好?

    反观裴诗语,她和迟浩月比起来就差多了。虽然她在用餐的时候也足够优雅了,与迟浩月相比,她更像一个不拘小节的大老爷们。

    “公司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下午的时候会出去,早上可以在家中陪你。”迟浩月比裴诗语吃得早,也就饱得快。裴诗语还在细嚼慢咽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用手绢擦拭了嘴角。就帮着裴诗语布菜了,较远一点的他会帮她夹到碗中。

    迟浩月他对于食物这个东西也比较不讲究,认为食物的用处除了填饱肚子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好吃不好吃倒是其次。

    裴诗语看着觉得他的嘴巴一点都不脏,这样擦拭也就是做做样子,算是餐桌礼仪。心想的是,有点麻烦,像迟浩月吃东西那么讲究的人,也没有必要多余去擦嘴巴啦。心里是这样想的,她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迟浩月,我一直想问你,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你浑身都透露着优雅的绅士风度,像是一个贵族??你不会是某个国家的王子之类的吧?”裴诗语好奇的问出声后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个西点。还好做得足够精致,她正好一口就能吃完一个。

    会吗?迟浩月脑子里晃过那些足够做作的贵族们的形象,他只是笑笑不正面回答裴诗语的问题,“好好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