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关怀备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4章 关怀备至

    他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被人捏脸就是这样的感觉?感觉还不错,她的手软绵绵的,捏在脸上好像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就觉得她的肌肤很细腻,有些酥麻感。

    “让你捏我,我非要把你的脸捏变形不可!该死的,居然这么粗暴的对待我的小脸蛋,气死宝宝了,好气好气,怎么都不能原谅的!”裴诗语看到迟浩月居然面无表情的坐着给自己捏,也不还手,还不解气。

    就好像她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面,对别人一点伤害都没有。而别人对她做同样的事情,她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的伤害,这分明就不是在一个点子上!

    “你干嘛不说话?为什么不叫痛?为什么不求饶?如果你求我,我就会放过你的!”

    裴诗语有些焉了,她已经用了自己九成的力道来折磨迟浩月,他还不痛不痒的,就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墨黑色如宝石一般的眼珠子里就只有自己的倒影。

    甚至能在他的眼珠子里看到自己狰狞的一面。裴诗语都害怕自己了,他却还是一脸享受的样子,她是服了这家伙了!

    “真是无趣!哼!”不管问什么,迟浩月都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算是回答了,裴诗语报复了一会儿也没有成就感,干脆的放了他。

    “很舒服。”

    “你疯了吧?还有人喜欢受虐的!”裴诗语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她算是见识到了什么非人类了?她都这样对待他了,对他而言不痛不痒,还说很舒服这样的话,她看就是成心想要气她的。

    “没有,小语的手软软的,捏着脸很舒服。”

    迟浩月说完了之后还用自己的大掌握住了裴诗语的小手,就算是她想要躲开,他也能稳稳的抓牢。不让她挣脱。

    在她的手心里用自己的指腹摩擦,才真的觉得她的肌肤细嫩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你这样做感觉怪怪的。”裴诗语的心里起了异样,不知道是手上有些痒痒麻麻的还是心里,她觉得自己好像并不是很反感迟浩月这样亲昵的抓着自己。

    迟浩月忽然问道:“现在是不是感觉心里好受一点了?那口气是不是出来了。”

    “啊?”有些懵,所以他刚才和自己玩的那么起劲,就是为了让自己出一口气吗?裴诗语有些不明白迟浩月这个人了,他总是给人神秘莫测的感觉,明明离得很近,却没有办法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累了吗?累了就继续睡吧。昨晚你做了噩梦,我害怕你今天还会做,所以才来守着的。如果吓到你了,你别和我计较好吗?”

    又变得温柔无比,清润好听如泉水滴答的声音直流入心间。

    “谢谢你。”这么短暂的时间,两人闹也闹过了,也和解了。尴尬的气氛也化解了,裴诗语有些理解了迟浩月的做法了。

    他的出发点是为她好的,所以她真的没有必要太过在意那些细节。

    “睡吧。”

    环抱着裴诗语。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上,迟浩月感觉到了一丝丝归属感,就好似心爱的女人,真的就在自己的怀里,而她会因为有他在身边守护而感到心安入眠。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去休息?”虽然他身上能传递出温暖,但是裴诗语还是不想和他共处一室,也不是她害怕深夜,而是害怕那双无时无刻都存在的锐利的眼。

    “等你睡着了我就会去了。”

    伴她暖,伴她心安。

    “好,那我先睡。等我睡着了你就帮我盖好被子,你也早点休息吧。”裴诗语说完之后乖乖闭上了眼。

    她本是装睡,等着迟浩月走了之后她才安稳的睡的,因为她在这里,她实在没有办法心平静气。最后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而且睡得很沉。

    迟浩月在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更是不知道。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下了楼,裴诗语恍然看到那么多佣人才醒悟过来,这些都是昨天来的。但是她还是不习惯有那么多人在这个家里。

    走来走去的,虽然房子很大,她也出现了微弱的密集恐惧症了。特别还是这些人看着都超级的忙碌,像勤劳的小蜜蜂,屋里屋外的忙活着。

    “怎么醒来那么早?”

    迟浩月已经在客厅看着报子了,裴诗语听到迟浩月的声音,再顺着视线看过去的时候,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年轻人也喜欢看报子吗?

    “你不是也起来很早吗?昨晚休息好了吗?”

    在迟浩月的身边坐下,裴诗语没有了起初的那种不自在感。

    “我的睡眠浅,一天睡三四个小时也就足够了。倒是你,起来那么早,怎么穿这么少?”裴诗语在他身边坐下,迟浩月就放下了手里的报子,看她穿的一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也就抓起她的手摸了摸,感觉有些冰凉才叫来了许管家,“许管家,去帮小姐拿一件披肩来。”

    裴诗语不在意的道:“我觉得还好啦,也不凉啊。”

    “好的,迟先生。”许管家动作很麻利,也就一会儿时间,她就拿来一件浅灰色的披肩。想要给裴诗语亲自披上的时候,迟浩月却顺手接了过去。

    帮裴诗语披上披肩,迟浩月才满意的看了一眼,“往后的天气会更加凉,早上的时候要多注意些,你的身体本就弱。要是不小心着凉了可不行。”

    “你以前也是这样关心我的吗?”心里有一些暖流划过,裴诗语觉得自己心忽然有一种满足感,迟浩月对她是真的很好,对她总是关怀备至。

    就从这些微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将她是当做了手心里的宝了,捧着怕摔了,含i着怕化了。

    每一个女人都期望自己的一生能有那么完美的男人相伴相随的吧?他做到了,她却还感觉自己活在一场梦幻里。由迟浩月亲手制造出的梦幻世界,她害怕着,却也接受着他所给的一切。

    迟浩月看着裴诗语的眼睛,两人的间隙离得很近,望着她就这样失神了,裴诗语被看得有些脸红不好意思,不自然的咳嗽一声转过头看向别处,迟浩月才道:“向来都是,我知道你可能还不习惯,我想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也会慢慢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