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玩性大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3章 玩性大起

    扭过头去,裴诗语不想搭理迟浩月,她被吵醒本就是不开心的,现在又因为迟浩月弄得肚子里憋着一口气,更是不上不下的。

    “你就会叫我不要胡思乱想,还会叫我别生气,还会说我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可是我总觉得你不是真心的想要我开心,不然你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我!”

    “好了,我的小语,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别把自己的身体再气坏了,不是不值当吗?”迟浩月笑了,感觉生气时候的裴诗语也是挺可爱的。

    虽然她是扭过头去的,但是她鼓起来的腮帮子,他依然能看得见,粉嫩的唇瓣微微嘟起,看起来也格外的诱人。

    问自己怎么办,就算是她生气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喜的地方,反而更想和她亲近,想要了解她更多,该怎么办?

    心跳忽然变得有些急促,迟浩月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一步,使得自己能更加清楚的看到她的芳颜。

    纵使迟浩月已经先行低头道歉了,裴诗语也是完全不领迟浩月的情,对他的道歉完全漠视,就像是在和自己生闷气一样,她又把头扭到一边。

    “我生自己的气,和你可没有关系。你想去睡觉就去吧,别管我了。我自己就算是气死自己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关心!哼!”

    完全看不到裴诗语的表情变化了,也看不到她脸上可爱的小模样了,迟浩月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法,她不看他没有关系,他可以绕到她的正前方去看她不是吗?

    绕到了她的前面却没有如愿以偿的看到她的小脸,因为他绕过去之后,裴诗语就会转过身再次背对着他,隔着一张大床,除非是上到床上去强制板正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了,不然别无他法,迟浩月忽然觉得自己还挺幼稚的。

    居然会和裴诗语玩起了那么无聊的游戏,内心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

    最后他坐在床沿边上无可奈何的问道:“那你怎么样才能开心呢?”

    玩了一阵子,裴诗语知道迟浩月已经败下阵来了,就等着迟浩月吃自己的这一套,当他问起的时候,裴诗语听了有些窃喜,假装思考了片刻以后才想说道:“我”

    “除了那件事不能答应你,其他的都可以。”迟浩月在裴诗语还没有开口之前就已经知道她即将出口的会是什么,也在她说出口之前拒绝了她的要求。

    “我都还没有说我想怎么样,你就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你这个人真是无趣得很!”这下又不高兴了,好不容易才哄好的!

    “”你肚子里这几根花花肠子,我早就摸清楚了,能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吗?迟浩月差点就把这句话脱口而出,却还是紧闭着嘴没有说出口。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也就是他能纵容她的小性子了,这一点迟浩月觉得自己比封擎苍可要更强一些,封擎苍肯定没有自己做得那么好!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想要和封擎苍做个对比,这样对比之后,他会觉得,自己在裴诗语的心里地位比封擎苍的更重要一些。

    “我什么也不想了,反正我想的你也不会答应,你就让我自己把自己气死吧。别管我了,再也别管我了。哎!”

    重重的叹一口气,裴诗语一脸的生无可恋,大有一死百了的意愿。

    捉到了机会,迟浩月的双手捏在了裴诗语的脸上,一只手一边脸,捏得她哇哇直叫喊,但是迟浩月见裴诗语这粉嫩可爱的脸蛋已经许久了,他想这么做也已经想过很多次了,今天终于是逮着了机会,就是裴诗语哇哇叫他也没有放手。

    “那么长时间不见。你的小脾气倒是见长呢。”

    “里开饭开窝,窝的粘要变心了!”裴诗语的脸都快被他玩变形了,说话都不清楚。却也只能在他的手下乱叫。

    “变心?你还想要变心啊!看来我是不能放手了!”迟浩月感觉这样好好玩,特别是裴诗语说话的时候不清不楚的,他还假装自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玩得更加起劲了。

    “啊哇!里介个大肥蛋!”

    “我肥吗?我哪里肥!乱讲,我的身材可是男神级别的最完美的身材,一八五的身高,一百四十五斤!”迟浩月玩心大起,根本就不愿意停下来了,不管裴诗语说什么,他都要反驳。

    “呜,里再不换手窝就要曾的升旗不理里了!”裴诗语心里气愤啊,但是她的气力没有迟浩月的那么大,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再听他那么臭美的夸他自己的时候,裴诗语想要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她的脸是真的要被这个坏家伙捏变形了。他还玩得不亦乐乎,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坏蛋,比起封擎苍更加可恶的存在!

    说好的哄她的呢?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情况?完全就不在正常范围内进行的突发事件!

    “不理我,我就更不能放开了。”迟浩月的心情从未有过那么好过,现在他笑也是发自内心的笑。

    也将裴诗语当成了他心爱的玩具一样,看她骂自己,看她生气也别有一番乐趣。有那么一瞬间,他失神的想,如果以后的日子都能如此有趣,人生也不全是不美好的事情吧?

    “窝呸!”实在不行了,裴诗语挣扎着,力气都耗尽了,只能让他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脸上为非作歹了,她也没有力气再反抗了。脸要是变形了,就让迟浩月赔给自己!

    “窝要气哭了!”眼泪在眼眶里蓄着,大有马上掉下来的道理。

    迟浩月才慌张的放了手。

    松松自己的下巴以后,裴诗语才像刚才迟浩月对待自己的那样去折磨他的俊脸,嘴里还不断的咒骂道:“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女生?你这样会一辈子打光棍的,你知道不知道!”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