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因为想你,所以来看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92章 因为想你,所以来看看

    裴诗语在迟浩月这里住得其实并不安稳,特别是到了夜深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当她睁开眼看的时候,果然是有一双眼定定的看着自己,他的眼神还有一些冷漠。

    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裴诗语会用手背擦擦眼睛,然后那双眼睛里的冷漠又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情如水。这双眼眸饱含着爱意,怎么可能会有冷漠呢?就算是有,也不会是对自己出现的,或许是他正在沉思,又正好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吧。

    “你怎么还不睡?怎么又守着我?”

    问话的同时,裴诗语已经从床上做起靠在床头背上。看着迟浩月,她的睡意也逐渐变淡,精神也好了一些。

    “我要是说害怕你会在夜里消失,害怕你再走丢了,你又会说我油嘴滑舌。”帮她整理了一下细碎的发丝别到了耳后,也将她绝美的小脸彻底暴露在自己的视野里。一直都知道她的盛世美颜是能捉人眼球的,却还是看不够。近看更是移不开眼。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忙碌了一整天以后,还有腾出时间来坐在她的床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睡觉也好,醒着也好,不说话也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就感觉心里很充实。没有那种空落落的感觉。

    裴诗语噗呲一声笑了,她还真是这样想的,每次迟浩月说好听的话的时候,她总觉得不够真切,好像很虚幻,“你知道我会这样说,那你还说。”

    一脸受伤,迟浩月低落的陈述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你说,为什么总是半夜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要是把我吓到了怎么办?”裴诗语笑着问,笑起来的她更显甜美,这个时候的她就像是才刚成年的少女一样甜。

    “就是想来看看你。”

    “就这么简单?看我白天不是可以看吗?”裴诗语还真是有些不信,她在房间睡得好好的,怎么会忽然消失呢?才不信他的说辞,总觉得他这么晚出现在她的卧室是一件很不正常,并且还有一些诡异的事情。

    迟浩月一脸坦荡,没有任何的纠结,“嗯哼,就是这么简单,你心里知道,就是不想承认而已。”

    “好吧,既然你说是就是了。那你快回卧室休息吧,天都快亮了你还不睡。要成神呢。”的窗帘虽然是拉上的,但是夜里还是有些凉,她也能感觉得到现在这个时候大概也就是凌晨三四点这样,离天亮还差一点距离。

    没有起身,迟浩月忽然张口问道:“小语,我这样做你是不是不喜欢?”

    “为什么这样问?”她确实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睡着的时候感觉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就是睡梦中都很真实,所以她才会从梦中醒来确定真伪。当醒来看到是真实的,她还能淡定的说,我很喜欢你盯着我睡觉,那才是大大的假话!

    换做谁都不可能会喜欢睡觉被打扰的吧?

    “感觉到了。”语气有些低落,迟浩月垂着眸,苦着脸,裴诗语除了能看得见他有些失落之外,就没有看出有其他的。

    你的感觉挺准的嘛!裴诗语想道。

    “嗯。”

    其实她还想说,既然你都已经感觉到了,那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做了?这是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并且让她有些担忧。

    可能也没有想过两人的对话会那么的没有营养,而且那么简洁,迟浩月没有看着裴诗语,继续垂着眼看向别处道:“小语,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能不能留在我的身边不要离开?”

    皱了皱眉,裴诗语不认为迟浩月是忽然兴起才说这样话,或者是忽然有些感慨,他才变得那么煽情的,定睛看着迟浩月,她开口问道:“为何忽然说这么伤感的话?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吗?”

    欲言又止的他看了裴诗语一眼,最后移开了视野,淡淡的说了一声:“没有。”

    “为什么我感觉白天的你并没有那么的多愁善感,而晚上的你才是真实的你?迟浩月,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是关于我妈妈的事情吗?你是打算告诉我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吗?”

    有些预感,迟浩月就是想要和她说这件事,而且这个预感在她问出来的时候,变得愈加的强烈一些。

    “傻姑娘,你胡思乱想的。我来看你就是因为想你了,所以才会那么晚过来的。看来我来还是打扰到你了。好了,天还没有亮,你继续睡吧。我也回去休息了。”

    迟浩月站起身就想要转身离开。

    快速的爬起,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后衣角,裴诗语越抓越紧,不让他再向前行走一步,“你一定有话要对我说,我都看到了几次想要开口却又欲言又止,到底在逃避什么?你是在担心吗?”

    裴诗语很敏感,她分明就感觉到了他的眼神闪烁。但是他死不承认,她对他也无计可施,他的嘴巴可牢了。不想说的话,她就算是求他,他也是不为所动的。

    迟浩月没有转身,深吸一口气,他还在强忍耐着,最后他向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他说:“真的没事,别乱想了。你再这样,以后我想你了,可就真的不敢来看你了。”

    “那你就别来看我了,以后晚上我睡觉都把卧室反锁,让你进不来。”撒开手,裴诗语也不拉着他的衣角了,爱走就走,爱说不说,他不说,她还不想听了呢!

    沉下声,迟浩月有些重唤一声:“小语!”

    心存不满,裴诗语极其不开心的反问道:“叫我做什么?还那么凶,怕我听不见吗?”

    感受到了她语气里的不满,迟浩月又转过身回头想要哄一哄裴诗语,好像是她不高兴就等于是他自己的情绪一样重要,或者是比他自己的更为重要,“抱歉,是我语气重了一些,你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