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心里只有小语一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9章 心里只有小语一人

    “你别想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样说,明摆着就是这个意思不是吗?你说小语不想看到妈妈生病,难道我就想吗?照顾妈妈好起来本就是我的本分,我身为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但是你说的话,分明就是人为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你忘了你那天是怎么和我说的了吗?”

    凌悦低垂着头,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她低沉压抑的声音可以听得出她的隐忍。

    “凌悦,如果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话让你有所误会的话,那我收回。”封擎苍没有转过身,只是站在原地对着前方的空气说。

    “已经说出来的话,是能说撤回就撤回的吗?”凌悦还是不满,她真的是难过了,封擎苍对她不理不睬的,这些都没有关系,她想过凭着她的毅力,她能将这块冰山再融化一次的。

    可是她现在最没有办法容忍的就是封擎苍不是看不见自己,而是他的眼里至始至终都只有裴诗语一个人!

    她实在不明白,裴诗语到底有哪里比得上自己??她对封擎苍还不够好吗?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不是她陪在他的身边吗?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不是她优先为他排忧解难吗?虽然她什么都没做成,但是她有这份心啊!

    裴诗语有过吗?除了会让封擎苍担心受怕,她还能做什么?

    “为什么不说话了?”

    没等到封擎苍的答复,他也没有再向前走。凌悦更委屈了。

    他和裴诗语总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和她就只有敷衍。就算是惹得自己不高兴了,他也不会再出言安慰她。

    “你是总统的女儿,这个是外界都知道的事实。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如果你不想要这个身份,我想只有你自己开口对外公布才会让别人相信。如果你不这样做,总统夫妇一定不会对外公布你的身世,因为他们一直都将你视作亲生的孩子。你既然选择回来了,就知道你身上肩负了什么责任。凌悦,这个世界很大,除了我,还有很多出色的男人。”

    原来,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心思。

    原来,他不说,不是他不懂,是他不想说透让她难堪。

    “可是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你不是吗?除了你,我谁也不想要!”凌悦艰难的说出这一句话,这句话她憋在心里太久了。

    一直找不到说出口的时机,而她也不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在一个煽情的,浪漫的气氛下,说出这句话才最让人感动。

    她也一直在想着如何去创造这样的机会,她以为裴诗语离开之后,她总能打动封擎苍的铁石心肠。她也会想过与他再来一场浪漫温馨的约会。但是现实过于残忍。

    在这样僵冷的氛围中,他们居然就这样谈起了这个话题。

    “我的心里只有小语一人。”再无其他,任这个世界上倾国倾城的美貌之姿万万千千,他也不会再多看一眼。

    “我的心里也只有你,所以你不能去管我是不是对你死心塌地,你也不能和我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好男人这样的话,除了你,我谁也看不见!”凌悦对封擎苍的感情太过直接,她说的也都是自己心底最想说的话。

    “既是如此,随你。”

    他该说的已经说过了,也已经表明过自己的立场。凌悦一定要这样,他也没有必要再去多说什么,她受伤不受伤,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裴诗语的安危没有受到威胁,他就不会为难她。

    但是如果让他发现,凌悦出现了任何歹毒的心思,他不会再心慈手软,他会在给裴诗语造成困扰之前就解决了她。

    也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意,明白了这么一点,女人就是祸事缘起的源头。一辈子,一女人足矣,其它的都是纷扰。

    “苍哥哥,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我那么无情?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们也曾幸福过不是吗?难道和我一起从新开始不好吗?况且小语妹妹已经把你忘了。”

    凌悦从身后抱住封擎苍,她颤抖的身子,颤抖的手紧紧的从他的身后楼主他的精腰。强健的体魄,在她纤细手臂的环绕下,能清晰的感觉得到男人是多么的健壮。

    “你和我从未有过过去,忘了吧。”

    可能是因为凌悦的颤抖,让封擎苍迟疑了,没有决绝的让她滚开,没有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就这么站着,她紧紧的抱着他,好像是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一样害怕。

    “我没有办法忘,我怎么能忘?就算你不想承认,难道就没有发生过吗?我会想尽办法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就算是小语妹妹回来了,我也不会放手的,我会和她公平竞争,你本来就是我的!”凌悦在这个时候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她从来没有放弃过爱他的想法。

    “如果你给她造成了困扰,我会让你为你此时说的话而后悔!放手!”

    厉色看向凌悦紧紧缠着自己的双手,封擎苍不想碰她,更不想她碰自己。就给她一次自己放手的机会,若她还死缠不休的话,那就休怪他无情。

    他的耐性已经被磨光了,她识相的话就该知道怎么做。

    “我不放,就算是你吼我,凶我,我都不会放手!”越勒越紧,凌悦太害怕了,害怕这个温暖的身躯在下一秒就不见了。

    她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走出这一步的,既然已经走出来了,又怎还有退缩的道理?就算是遍体鳞伤,她也不怕,,没有什么伤害比他不爱她更让她觉得难以忍受的了。

    既然已经痛过了,又怎么还怕更痛?

    “啊!”

    尖叫一声,凌悦已经被封擎苍用力一甩摔倒在地,膝盖也摔出了红血丝,手也蹭掉了一块皮。

    就算是身上再痛,也没有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决绝的离开更痛,凌悦趴在地上想要站起身拦住封擎苍,想叫他别离开,却还是没能拦住他,“苍哥哥,苍哥哥你要去哪里啊?你别走!别走!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