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家中被人监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8章 家中被人监视

    此时顾墨在身后碰到了叶沛灵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从一个男人的立场来考虑,将心比心。如果有那么一天,叶沛灵也忽然失踪了,他也会担心得夜不能寐,彻不能眠。

    当疲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精神恍惚的时候,他也许会开上几**酒饮尽,只为了那一刻安眠。他能理解封擎苍,却也只是一个男人理解另一个男人不理智的行为。

    三人同行一起到了地下停场,在分开前,封擎苍忽然回头对顾墨说了一声:“顾墨,迟浩月此人行踪不定,而且行事神秘。到底和谁有关系还未查清。我想还是需要由你出马在顾家那边试探问一下看看是否有人认识他。”

    正好是和顾墨想到一起去了,顾墨也就答应道:“正好,我也是这样想的。或许真能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那有消息保持联系。”

    “嗯。”轻点下头,封擎苍也往自己的车位走去。

    坐上车,封擎苍的眼光变得锐利有光,哪里还似一个醉汉。眼里的红血丝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是了,在他的车周围都还有人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真是不错,迟浩月的手伸得足够长,而他的手下也并非全部都是吃醋的。

    就在昨晚的时候,他回到裴诗语的卧室,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的家里都被别人监视起来了。而且之前粗心大意,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些微型**,这样的**是最新的科技,就是到了晚上也没有任何的光线发出。体积极若不是识得的人,就算是无意间拿到手中把玩,也不会认得出在手里的居然会是一个可以监控人的**。

    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封擎苍差点把卧室翻个底朝天。还好是他冷静得快,也就毁了裴诗语卧房里的你一个而已。

    也是借着喝酒的名义,他捧着酒杯和酒**从卧室喝到大厅,再喝到客房,又回到了大厅,发现他们所居住的房子里居然隐藏了足足五枚这样的微型**。

    所以说,他们早就被监视起来了。而且监视他们的人还非常的有恶趣味,饭厅都有这么一个。看来是想把他们的生活作息全部都记下来。

    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封擎苍才发觉自己是有多么的后怕。也在深思自己是有多么的粗心大意。如果他能早发现这个问题的话,或许裴诗语就不会被人拐走。

    也是别人知道了裴诗语会在什么时候出门,计算好了时间的,所以才会在外面等着她。疑惑是那人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先去了解裴诗语的生活作息还有喜好,才会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下手?

    封擎苍想到此就觉得头发发麻,什么时候他居然会如此不谨慎的。别人眼睛已经安装在自己家中了,却还毫无警觉性,若不是昨晚无意间看到的话,他还不知道多久才会发现自己被监视的。

    这件事他根本不敢在家中和顾墨提起,他甚至怀疑他的车上也被放了追踪器,现在他正是要去检查一下。

    不能自己检查,过于明目张胆,而迟浩月的眼线到处都布满了,封擎苍也算是明白了他的眼线就是这些微型的**。

    他能一直隐身在幕后的功劳还多亏了这些高科技,不是他手里有多么多的能将。就这些高科技就能将他全看透。

    是个厉害的角色。也挑起来了封擎苍的好战心。

    男人就是如此,敌强他会更强。既然这个人如此不折手断,他又怎么还能有所保留?

    一个月的时间吗?不,最多一个星期,他一定会找到他关押裴诗语的老巢,让他乖乖的把裴诗语交给他的。

    车子从地下停车场疾驰而出,封擎苍直接驱车去了总统公馆。

    不仅是他家被监控,他怀疑总统公馆也被监视住了。但这也仅仅是他的怀疑而已。因为总统公馆的安全预警绝对是世界最顶级的。迟浩月就是有再好的设备,想要放到总统公馆也是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下手的吧。

    但就算是封擎苍的怀疑也好,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去提醒一下总统府的人。

    到了总统公馆才知道裴诗语的妈妈病了,而且情况还有些危急,一直高烧不退。

    想到昨天从他家里离开的时候人还好好的,怎么回到家就病了?出于人性的本能,封擎苍还是去慰问了一下施怡,她虽然是醒着的,但是却不想搭理他。

    见了他也就是询问了一下裴诗语的情况是否有新的进展,当他说没有的时候,施怡就闭上眼假寐了。

    凌非岩也不在家里,施怡也不方便说话,封擎苍慰问完了施怡,也不打算多做停留而是先离开。

    在知道封擎苍来到总统公馆的时候,凌悦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来见封擎苍的时候,他正巧从施怡的房间出来,说是要离开了。

    凌悦有些不开心,封擎苍难得来那么一次,她还想多和他待一会儿呢,这人还没有看到一眼,怎么就能走呢?更何况,他不还没有和她打过招呼吗?

    看着封擎苍紧绷着脸从施怡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凌悦就觉得是封擎苍在施怡那里受了什么委屈,心中有些不满还是跟在封擎苍的屁股后面解释道:“苍哥哥,你别往心里去。妈妈不是故意这样对你的,她只是太担心小语妹妹的安危了,已经劳累了许多天,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悲伤过度,她的身体一下就垮了。”

    封擎苍脚步都没停,头也没有回去看凌悦一眼,就这么冷冰冰的在前面走着说:“那你照顾好伯母,让她尽快康复吧。我想小语也不想看到她的妈妈生病的。”

    “是不是在你的眼里,你也觉得妈妈只是小语妹妹一个人的妈妈?”

    略显低落悲伤的声音在封擎苍的身后响起,封擎苍听明白了,故而停下脚步。

    他知道凌悦忽然这样问的意思,也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

    为了避免她在此时胡思乱想再起是非,封擎苍不得不放缓自己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