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6章 大魔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6章 大魔头

    “是的,这个人的身份很神秘。我们也使用了很多手段才查到一丝皮毛。小语的父亲凌非岩总统也参与其中,他所能查到的信息也不多。现在了解到他在国内的活动踪迹并不多,但是他却有通天的本事把我们的眼线都摸得清清楚楚的。来势汹汹,毫无防备。”

    这是封擎苍最苦恼的地方,就像是迟浩月就是夜幕那把黑镰刀,他随时都有可能会要了他们的性命,而且明明就可以一刀致命,他却还在故意和他们玩似,下手也很慢。

    “阿墨,你知道这个人吗?”自己想不出来,叶沛灵也把希望寄托在顾墨的身上了,但是她知道,封擎苍的本事都已经够大了,再加上总统大人的,两方势力都没能把对方的信息查个底朝天,就知道顾墨知之甚少。

    就算知道问也白问,却还是想要问一问,有一些寄托。

    “我早年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倒是听说过迟浩月这个人的名号,是一个狠辣的角色。”

    叶沛灵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揪着顾墨的衣袖心急的问道:“什么?你听说过?那你知道的到底有多少,快说。”

    “时间太久了,记得也不是那么清楚了。只是当年在读书的时候,就听说了,十几岁的少年,徒手打死了自己的同学,就因为别人骂了他一句杂种。而打死人了也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件事那个时候在国外挺轰动的。现在这些信息不知道还能不能查得到,如果能查得到的话,可能还能尽快找到他吧。”

    时间过于久远,顾墨也不知道自己记得的信息是对还是错的了。

    “那你还记得他是在哪个学校吗?”

    “嗯。他和我不是同一个学校,不过这件事太过震撼,所以还是记得他的。”说出了迟浩月读书时候的学校全称,封擎苍马上自己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查询相关的信息。

    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得极快,叶沛灵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他,她从未想过,封擎苍竟然还那么有才华。

    眼看就要查到的时候,电脑竟然黑屏了。这是人事先就预料到会发生的,所以才会提前设防。封擎苍有些焦躁的关上合上电脑。对方的智慧和实力已经强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这是他内心深处的担忧。

    “还是查不到。在说出口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是非常轰动的,如果我听说的人真的是迟浩月本人的话,以迟氏的财力,肯定是可以将此事压下然后全部抹除到相关信息的吧。”

    “哎。”叶沛灵也长跟着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现在怎么办?你说要是抓走小语的人和你说的就是同一个的话。那小语会不会出事了?他可是徒手打死同学的杀人犯啊!小语要是在他的手上的话,还能有活路可走吗?”

    叶沛灵越想越害怕,泪眼婆娑的问顾墨,顾墨只能帮她擦干眼泪,在她的额头上亲吻安慰她会没事的,别太担心。

    这样的话谁都会谁,谁都会自己安慰自己,但是谁又能过得了心里的这一个关卡呢?

    “你说他找人假冒了他自己,然后来找你,还说了一个月后会安排小语和你见面。这样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忽然出现,又带走了小语,小语还会心甘情愿跟着他走,这些都是谜题,我想我们应该先去解开这些谜题,才能知道,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这样做的!而这样做了,对他又有何利益可图呢??”

    顾墨说的这些话,封擎苍早就已经想过了。并且分析过了,而且他不仅去调查了迟浩月,还去调查过了自己的过往,看看是否有得罪过此人。或者是唐氏是否有和他们迟氏有过过节。

    查过之后得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没有。他们谁都没有和迟姓打过交道。从未曾有过。

    迟姓这个姓氏本就不多,是个少见的。查起来也不费劲。

    “对的,这些都是重点。他世代都是商人,肯定不会做这种耗费时间精力和财力的事情做一桩亏本的买卖。我想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封擎苍得罪过这个人,人家现在抓走小语就是为了报复封擎苍的!”

    “是啊,啊苍。你到底是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过这么个厉害的角色。你自己都不知道?”

    顾墨说话不像叶沛灵一样那么直接,而是比较委婉一些。但是意思都是一个意思。

    “从未有过,你们所分析的,我都已经想过并且排查过了。”封擎苍也没什么隐瞒的。这些都是裴诗语的亲人,他们和自己一样担心裴诗语的安危。

    既然是他们想知道的,他还是全盘托出,省的他们更担心。大家都知道了,还能多一些人想办法。

    “这也不是,那也查不到,我的小语怎么办?就这样让她在一个大魔头的手里吗?她能安全的度过一个月让我们见到吗??我真的很怕。我想她肯定还在这个市里的。我现在和总统公馆联系,让他们动用关系,秘查出境这一条路线,至少要保证小语她还在国内,我们加把劲找总是可以找得到的。”

    叶沛灵以为自己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自己也为自己拍手叫绝。

    “总统已经下令过了,可以确定小语还在境内。但是市里也这么大,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不愿回家的人就是大海捞针。”封擎苍感慨的道。

    眼里的伤痛只有他一个人能懂,他知道自己是烈火,却还是被裴诗语这盆弱水浇灭了。他想留在她的身边,却是水火不相容。

    “不愿意回家?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们没有说清楚的吗?”叶沛灵一下就捕捉到了封擎苍话里的重点。

    “她失忆之后,对我有很大的怨气。而且多次想赶我出家门。这一次出去,她是心甘情愿上了那个人的车的。有人看到,那个人对小语的举止亲密,就像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