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5章 耐心真的已经耗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5章 耐心真的已经耗尽

    就这么看着她笑,就算是笑他愚蠢无知也没有关系,能在临死之前看到她最后的笑颜,他也死而无憾了。能死在她的手里,他也不会去责怪。

    不管为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曾和她共度过美好时光。流着泪闭上眼之后就是梦醒时分,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泪已经打湿i了她枕过的枕头,才发现这是一个逼真得让人分分秒秒都窒息的噩梦。

    所以才会有叶沛灵和顾墨两人看到这一幕,醉酒的封擎苍在这个梦境里迷失了自己,暂时还没有办法走出来。

    他不是脆弱,而是太爱了。不是不在乎她,而是太害怕了。他害怕这个梦会成真,他害怕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会恨自己,到必须要亲手杀死自己的这一步。

    “封擎苍,你给我醒一醒好吗?清醒一点好吗?像一个爷们儿一样,别拿酒来当借口,你到底在逃避什么?就不能干脆一点告诉我们,小语到底怎么了?”

    叶沛灵实在是气得不行,她就是看不惯封擎苍这个态度,紧紧的拽着他的衣领,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希望他能看清楚现实,面对该面对的。

    “灵儿,别生气,你小心一点!”不是他担心封擎苍会被叶沛灵怎么样,而是担心叶沛灵会因为动作太大而伤了自己。

    谁知道封擎苍这个醉汉会不会发酒疯推倒她呢?万事还需要小心谨慎一些。

    “你让我怎么能不生气啊?我现在都要被气死了。顾墨,我告诉你,你再不帮我撬开这个男人的嘴巴,让他告诉我小语的下落的话,你的孩子还有我都会被他气死的。话都说这份上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沛灵反驳了顾墨的话,她是真的生气,也气顾墨帮不了她。她也没有地方可以把这口气撒出来。只能对着顾墨出气了。

    “好好,我帮你想个办法,你先去坐着好吗?我的大小姐。”

    谁能想到,这个叱咤职场的精英顾墨会因为自己的妻子变成一个软声软气的哄妻奴?这个冷漠的男人,会因为妻子怀孕而担心受怕?

    也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了,叶沛灵也不想那么费劲。她还需要留着力气去找裴诗语的呢。哪能都这么浪费了。

    “我先去叫个钟点工来先把这里打扫一下吧,我们在这里等他酒醒。他的酒量,也就是一两个小时这样就清醒了。”最后是下了这个决定,也不走了。

    废了老大劲,顾墨也是拿封擎苍没法了。也不知道短短的岁月到底都在这个男人身上下了什么毒砒霜,怎么就把人磨成了这个鬼样子。

    有些后怕的看着叶沛灵,顾墨担心自己哪一天也被叶沛灵给折磨成了这个样子,那真的是惨不忍睹。所以,在这一刻,顾墨暗自做了一个决定,他这一辈子都要对叶沛灵好好的,不会再对她大声说话。

    不然有一天她也像裴诗语一样失踪不见了,他可能会比封擎苍更加严重一些。而且依着叶沛灵的性格,她可能还会带着孩子一起走的。

    以前没有绝对自己有多么的爱叶沛灵,当她怀孕了以后,当他知道自己即将晋升为一个爸爸的时候,他才觉得生命是如此的伟大。他也为她做了不少改变,很多事情都开始依着她了。

    比如今天,本就是公务繁忙的日子,她一回国就要来找裴诗语,他放心不下就一起跟过来了。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他肯定是叶沛灵想去哪里就自己去就可以了,他怎么可能会跟着她?

    说出去估计也是没人会信的吧。但是他就是这样做了。

    钟点工来得很快,打扫的也很快,也就是一个多小时这样,乌烟瘴气的家里就被打扫德干干净净的。

    封擎苍是睁着眼睡着的,等他醒来的时候,也正是钟点工走的时候。当他的眼神变得清明的那一刻,叶沛灵才站起身走到封擎苍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你终于是清醒了?”

    “抱歉,昨晚喝多了。”

    在顾墨夫妻两人来的时候,他也不是特别的迷糊。也是因为被魔障迷惑住了心智,他才会那么的不理智的。

    “知道就好。现在可以说了吧。小语去了哪里?我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作为一个孕妇,我的好耐心真的已经耗尽了。”肚子虽然没有凸起来,但是为了强调自己是一个孕妇,好让封擎苍尽快回答自己的问题,叶沛灵的手也是在肚子上装模作样的抚摸了两圈。

    “既然是孕妇就先坐着吧。”看了一眼叶沛灵的肚子,封擎苍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单纯的关心她而已。

    他也知道叶沛灵是孕妇,不能过于激动的。这些他都是有常识的,他也曾想和裴诗语一起生孩子,孕育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天公不作美,坏事接连而至。

    “??”忽然被这么关心的一句话打乱了节奏,叶沛灵都有些莫名其妙,没搞懂封擎苍这是唱的哪出。

    他是那种会关心别人的人吗?不是好吗!他是那种话多的人吗?不可能是!和顾墨对视了一眼,他也有些茫然,看来他也没有明白封擎苍想表达什么吧。

    坐下之后,叶沛灵才道:“现在可以说了吗?你说的小语走了,这话太无厘头了,你们一直都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

    封擎苍点了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又看顾墨夫妻二人可能是不需要的,也就没有给他们倒上。一口干掉一杯水,干哑的喉咙才没有那么疼。在叶沛灵焦急的眼神下,封擎苍才把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我也在找她的下落。但是对方隐藏的太深,本市我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是被人刻意抹除了。”

    “你是说那个人叫迟浩月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他!”叶沛灵也是千金大小姐,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还有公子少爷,她心里多少都是有个数的,但是绞破脑汁她都想不出迟浩月这个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