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4章 恨不得你去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4章 恨不得你去死

    “谁知道呢?我也想知道她去了哪里。你能告诉我她去了哪里了吗?”封擎苍绝对是在醉酒未醒的情况下回答他的问题的。

    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顾墨才去找叶沛灵。

    叶沛灵吐得可不轻,整个胃都要吐出来了。早上吃得本来就不多,这会儿酸水都吐了。顾墨看得心疼不已,只能蹲在她的身边帮她轻拍着背,让她能缓解一些,好受一点。

    “我没事,你问出来了吗?小语她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吐完之后,叶沛灵都快虚脱了,却还是觉得想要继续吐,明明胃里已经空了。

    这是她怀孕以来第一次孕吐,原来是那么难受的事情。她算是体会了一把了,真心不好受,也越发觉得肚子里的小东西真是折磨人呢。

    如果能两月怀胎生子,她真想立刻就把肚子里的小东西揪出来揍一下他的小屁屁,让他不乖。

    摇了摇头,顾墨有些抱歉,叶沛灵已经那么难受了,他没有办法帮她分担,是他让她受苦的。若是可以的话,他愿意帮她承受这份艰难。

    “也不知道封擎苍到底喝了多少酒。醉成了这样,我们是谁,他能认得出还是认不出我都有些怀疑。”

    呕吐过后,有些虚弱和气喘,叶沛灵也没有了刚刚来时候的那么生气了。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裴诗语的安危。妄想从封擎苍的嘴里问出什么,只能等他变清醒了。

    叶沛灵靠在顾墨的身上,被他环抱着站起身,才觉得站着比蹲着好受一些。“啊墨,我们出去看看吧。再问问看他到底能不能告诉我们,我好担心小语。”

    “我看是问不出什么的,他现在的意识就算是被人杀了,也没有还手的余地。”顾墨总结出了封擎苍的现状。

    “那也要再试试才知道。不行咱们就用冷水把他泼醒。”叶沛灵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给出了这个方法。

    “你就不怕等他醒了,我们两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啊?他是什么人,你都敢惹……”

    顾墨真是有些怕怕自己的老婆了,这个性格也不知道到底是遗传了谁的基因,胆儿也太大了。虽然他并不害怕封擎苍,但是他还是要提醒自己的爱妻,封擎苍是个什么狠角色。

    “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管他是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就是要问个清楚明白,他到底把我的小语弄哪里去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沛灵向来如此,就是封擎苍她借着顾墨的胆子都敢和他对着干。

    只要是伤害了她所在乎的人,她就是拼命也不足惜。

    “很好,你很成功的满足了我这个大男人的虚荣心,好了。你先坐着吧。我再去问问。”扶着叶沛灵在空气稍微好一点的地方坐下,也保证了她的视野清晰的看到他和封擎苍两人,叶沛灵也知道自己闻不得那个气味,不然又会吐得死去活来的。

    走到封擎苍的身边,顾墨挡住了他一直看向门口的视线,看到如此狼狈的封擎苍,顾墨有些不敢认,说实话,他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也有这么一天,为了一个女人借酒消愁的样子,太过感性了。

    “我知道你现在很清醒,为了让灵儿少受一点罪,我想尽快结束我们的对话。”

    封擎苍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裴诗语去了哪里?你们是吵架了吗?为什么无法联系到她。”对于封擎苍的态度,顾墨不与他计较,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有多么的凌乱,都是男人,是可以理解的。

    只有到了一定的程度,才会用最最懦弱的方式来麻痹自己的脑神经,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暂时不那么清醒。

    无果,不管顾墨问什么,封擎苍都没有理他。

    这时候叶沛灵再也无法忍受了,不知道她何时去弄了一盆凉水过来。

    “哗啦……”冰凉的水就这么从封擎苍的头顶直接浇灌了下去,叶沛灵丢掉手里的盆子,才蹲下i身子用力拍了封擎苍的脸让他与自己正面对视。

    “封擎苍,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你现在是在假装颓废给谁看?我就出国了一趟回来你就把我的好姐妹弄丢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喝闷酒?你到底想干嘛?就算你不想去找她也没有关系,那你至少要告诉我们哪里能找到她吧!还是她出了什么事?你总是得吱声啊!装个哑巴算个什么回事儿?!”

    叶沛灵实在受不了封擎苍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点精气神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活人,活生生的被人取了魂魄就只剩下躯体。

    “她不想见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封擎苍像一个失魂落魄的行尸走肉,他昨晚才决定的,要尽快找到裴诗语。

    但是一个人在这个家里,充满了她的欢声笑语的家里,空荡荡的,他在他们的大床上眯上了眼,然后做了个噩梦。

    他梦到,裴诗语拿着一把枪,指着他的脑袋,她对他扣动了扳机。他能听到他的脑子被那颗无情的子弹贯穿的声音,他却没有就此倒地。而是继续稳稳的站着身子看着裴诗语再次扣动了扳机,她一枪一枪的打穿了自己的身躯。

    他问她:“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要变得那么无情冷酷?

    裴诗语说:“因为恨你啊,还能怎么样?恨不得你去死,所以才会杀你的啊。你为什么那么愚蠢,死到临头了还要问这么没有水平的问题。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是恨你的呢!”

    丝毫不带情感的冰冷语气,她把恨也看得那么的清浅,就算是恨他,看他的眼光也是陌生人该有的那种,就是对他扣动了扳机,他想自己会在她的身前倒下,她应该是会无动于衷的看自己就这么死去的吧?

    他又问她:“为什么恨?”

    而她却没有再说话,只是对他笑得很张狂,就像是对一个无知的人,笑他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