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一个人喝闷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3章 一个人喝闷酒

    封擎苍知道,今天来见他的不是带走裴诗语的那个男人。而是他的一个手下,虽然只是一个手下而已,也是有点实力的。那人伪装成了迟浩月的身份来见自己,封擎苍也没有见过迟浩月本人,也能从一些细节中看得出来。

    来的时候开的是迟浩月的车,穿的是迟浩月那天带走裴诗语的那套衣服,身形和迟浩月的很像,很大程度的相似,封擎苍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分辨出了这是假的迟浩月,但是他肯定这个假冒者是有刻意训练过的吧?

    除了是迟浩月本人指使他这样做,谁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善做主张?

    但是这样做的企图又是什么?迟浩月到底在打的什么主意,封擎苍暂时还猜不透。

    将整个身躯都靠在沙发上,皮质软沙发却没有太大的窝陷,很舒服,却也很疲惫。想到一个月以后才能见到裴诗语,封擎苍的内心不知道有多么的复杂。

    这个迟氏的继承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为什么要带走他的小语呢?是自己曾经得罪过他吗?

    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要求也没提,就叫这么一个冒牌货来见他一面说让他准备准备,一个月以后他会再带着裴诗语来见他的。

    当这个冒牌货离开的时候,封擎苍当然是叫了手底下的人跟随上去,找到他幕后的老板。早就明白,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一个大活人带走之后渺无音讯,本来就一个有手段有背景的人。

    没想到,只是他的一个手下而已,警觉性就如此的高超,已经换了好几拨人去跟这么一个人,最后还是连人带车都跟丢了!

    要是传出去,封擎苍的脸才会丢掉的吧。没有把这个消息直接告诉凌非岩一家,而是封擎苍觉得自己的脸被人打了,他也想要自己扳回这一局。

    独自坐着想,难道是裴诗语已经被这个人所控制住了吗?

    “小语,你到底在哪里?一点都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吗?你和他是认识的吗?还是他比我更好……”

    进入裴诗语的卧室,这个房子里到处都是她留下的记忆和足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失踪了,她可曾想过,关心她的人该有多么的不放心她?

    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吃了亏,受了苦。

    次日清晨。

    是个不错的天气,才是早上七时许,阳光已经从窗外射入房内,照在封擎苍的脸上。

    没有裴诗语,他一个人醉了酒。他以为喝了那么多酒以后,他会可以睡一个好觉,他能在没有她的时间里好过一些,但是天亮得太快了,他根本就没来得及闭眼。

    宿醉的难受,再加上门外不知事的人不断的按着门铃。

    踉跄着去开了门,封擎苍不在乎来人是谁。却被她的大嗓门吼了一脸。

    “封擎苍,你疯了吧?按了那么久的门铃才来开门,呕,你还喝了那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真是熏死人了!”

    叶沛灵大嗓门吼了之后,再看封擎苍有些不忍直视。

    “小语,你出来,干嘛不接我的电话?”

    “灵儿,你慢点。”顾墨也来了,他一手牵住快要撒腿跑的叶沛灵。

    “哎呀,啊墨你别拉着我,我要去找小语,我要问问她,干嘛不接我电话,为什么不理我?我给她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一个都不接我的,到底算什么回事儿?好姐妹不该是这样当的吧!”

    “找她可以,但是你要慢一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还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身子,要是不小心摔着了怎么办?”顾墨无奈的拉着叶沛灵。

    向来都是大大咧咧霸气的叶沛灵,哪里能慢得下来,就算是现在肚子里还装着一个小家伙,她人已经到了裴诗语的家中了,也是迫不及待的要找到裴诗语问一问。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真是够啰嗦的。就关心小的,也不知道怀了这个玩意儿到底干嘛用的,真是麻烦!”略显烦恼的摸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已经鼓起来了不少。

    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却才发现不久。也是刚刚发现以后她就想打个电话给裴诗语报喜的,但是完全联系不上她这个人,电话都要打爆了。

    “裴诗语,你到底出来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可生气了啊!”叶沛灵的动作可是够大的,从进了这个家门起,她的嗓门就没有小过。即便如此,裴诗语也早就该听到,并且出来迎接她了啊。

    才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顾墨也察觉到了,被两人护士的封擎苍才被记起。

    “她人呢?”没有整个房子都找,叶沛灵已经知道了,因为裴诗语不在这个家里,封擎苍才会醉酒的。

    问了没有回答,才回头正眼看了封擎苍一眼,这一看还被吓到了。眼窝深陷,一点神采胡渣子已经长长不少,感觉还有一些邋遢,都没有的男人本身的气度非凡。

    眼前这个男人,除了穿着封擎苍的衣服之外,他和封擎苍还真有些不像呢。

    “封擎苍,你说话啊!小语她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喝闷酒?”心里有不详的预感出现,叶沛灵颤着声看着封擎苍问道。

    “她不在,出去了。”淡淡的说出口,还打了一个酒嗝,隔夜酒的臭味就喷了出来。

    本来孕吐感不明显的叶沛灵,再闻到这个臭味,强忍着的恶心也冒了出来,松开顾墨牵着自己的手冲向洗手间开始疯狂的呕吐。

    顾墨虽然担心叶沛灵,却没有追过去,他知道叶沛灵一个人可以。

    现在他比较担心的是封擎苍,他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谁也不会信。肯定是在裴诗语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了。

    怎么说裴诗语也是自己的妹妹,虽然不是亲身的,但是也是叶沛灵的好姐妹,她出事儿最不好受的就是叶沛灵,所以他要找封擎苍问清楚,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语,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