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2章 坦诚相见,不是第一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2章 坦诚相见,不是第一次

    “好的,那有任何需要您再吩咐一声我会马上到的。”许如的说完了以后,脚步声也渐渐变小。

    裴诗语靠在浴室门上,就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孩子心虚着,担忧着自己做得坏事被那些大人发现,然后会被他们不断的说道。

    想了许久,她还是害怕别人说闲话,但是最后也就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她告诉自己,“我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谁敢在背后乱说我,我就把他开除了!”

    “对的,没错!”再次肯定了自己的说法,裴诗语才壮着胆子走出去。

    也没听到什么声音,裴诗语才放心了一点。想来那些人都去睡觉了吧,毕竟那么晚了!她也不需要人陪着了。快到客厅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一个人,裴诗语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小语,过来。”

    在上楼梯的转角裴诗语被一个温润的男声叫住,而这个男性声音的主人样貌是什么样,她记得清清楚楚的。

    除了迟浩月,还能在这个家里这样叫她?没有了。

    不管是谁叫她,还是当做没有听到的继续上楼吧。现在停下来会很尴尬的,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迟浩月,她还没有办法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只能当一只缩头乌龟了。

    更加小心的,偷摸着裴诗语以为自己假装听不到迟浩月叫她,他就会放过自己的,谁想这恶魔一样环绕于耳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了。

    “你想去哪里?”

    “额,呵呵……”她能去哪里?当然是上楼睡觉咯。

    “傻笑什么,过来。”迟浩月此时看起来也有些怪怪的,是有些刻意伪装出来的冷静,但是粗心的裴诗语却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过去干嘛啊?我现在好累,好想回房睡觉呢。”语末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状似真的是困得不行了。

    “喝了姜茶再睡。”拿上微热的姜茶,迟浩月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身。

    此时他已经换上了干净整洁的睡袍,不再单单包着一条浴巾了。

    “可是我不想喝这个东西,一点都不想。”摇着头,裴诗语表明自己很讨厌姜茶,所以放她走。

    “很害怕我吗?”

    “啊?你说什么?”问的那么忽然,这个问题她还没有来得急想,他想表达什么呢?

    “不害怕我吗?为什么不转过身看着我说话?这样说话不会很累吗?”迟浩月的脚步声渐渐变近了

    裴诗语的身子微僵,心想的是,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再近了,她会想要跑掉的。

    “并不觉得……”

    裴诗语感觉自己和迟浩月就是两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在对话,说的都还是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所以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拦住让这份尴尬再次延续吗?乖乖的放自己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让她走就好了啊!

    “小语,我们早晚都要坦诚相见的,况且这也不是第一次。我知道你很,嗯,怎么说,害羞?我想说,其实没有必要这样。”

    睁眼说瞎话的这项技能,迟浩月掌握得可能还不够完美,说是让裴诗语不需要害羞,但是他又何尝不是和她一样的反映?

    轻叹一声,不该面对的,不想面对的,她还是要面对。

    “对我而言就是第一次,我们昨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到了今天顶多算是一个不是那么陌生的老相识。所以今天发生的,我还没有办法释然,所以还是让我冷静一下吧。我真的没有办法那么快就接受这个事实。”

    “嗯好,我理解你,那给你一些时间,我不想我们就一直这样对话,看着你的后脑勺,虽然也很美。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到你的脸。”

    裴诗语承认自己被迟浩月恭维的话取i悦到了,谁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呢?就算是一个后脑勺都能用一个美字形容,也能让原本不是那么好的心情变得逐渐开朗吧。

    “谢谢。”轻声道谢,裴诗语不再多说什么坦然上了楼。

    到了卧室的大厅,茶几上放着一壶温茶。裴诗语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不管迟浩月做了什么她不喜欢的,他这个人还是很好,很细心的。

    迟浩月的也紧随裴诗语的身后回了自己的卧室,在路过她的卧房门口的时候,他是有停下脚步的。也知道了裴诗语还是个害羞的小女人,扬起笑,他再次想起了浴室里的春光。

    今晚注定是一个让人辗转难眠的夜晚啊。

    不管对裴诗语而言,还是迟浩月而言,抑或是其他人而言。

    每个人都有数不尽的烦恼丝,都是从一些小事开始渲染,然后逐渐扩大。

    月亮慢慢的爬起,别墅里的灯光也一盏盏的变暗。当所有灯光都变暗之后,那间上了锁的阁楼却变得明亮起来。

    封擎苍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回到家中的时候也已经是深夜。

    从出门开始,他就没停歇过。处理了公司的事情,那些老家伙们本是哀声怨道的,在他承诺了,把办公地点搬回公司,并且回及时处理好公司的业务问题。还要被这些老家伙施压,让他把亏损的钱财尽快赚回来。

    因为裴诗语的事情,他现在没有太多的精力尽心尽力的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而且还有唐氏姐弟两人的问题不断,他也要分神去处理。为了尽快安抚好这些老家伙们,他已经答应从自己的户头补上这些亏损,他们才罢休。

    这是最快速最便捷的处理方式。而且从自己的户头上拿出这点钱对他而言也就是九牛一毛。所以他也不在乎。

    今天他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本是棘手的问题,经过他的手之后,也变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唯独一件,迟氏找上门了。

    呵呵。在他们联系了他们一整晚的时候,他们都还在推脱。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却主动找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