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很喜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1章 很喜欢

    “那你还不快走”

    迟浩月毫不害臊的帮自己擦干了身子,裴诗语已经没脸见人了。但是她现在却又不敢太大动作,只能抓住迟浩月拿着的大浴巾把自己的身子微微遮住,虽然不管怎么遮,也都遮不了多少,至少最羞人的部位她要挡起来。

    “嗯。”

    这是迟浩月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正眼看女人的身体。以前他一直都觉得女色误事,所以对女人从不会有太多的想法。

    当他进入浴室,裴诗语在浴池里睡着的时候,她的曼妙而洁白无暇的身子在玫瑰花瓣下若隐若现,白皙中又带着淡淡的粉色,格外的诱人。

    他承认,当他看到如此完美的躯体的时候,他有些蠢蠢欲动,他甚至忍不住吞了好几次口水。而且某个部位也起了羞人的反映。

    将裴诗语从水中捞起来的时候,她还未苏醒。温香软玉在怀,他的某处反应更是强烈,甚至有些胀痛。从小到大,何曾出现过这种情况?虽然未经人事,但好歹是一个大男人,迟浩月很明白自己是被裴诗语所吸引。

    或者说明白一点是,他被她身上发出的淡淡馨香迷住了。很好闻的味道,正正好,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是他所喜欢的味道。所以才会忍不住想要紧紧的抱着她,想要多嗅一下这个好闻的甜香。

    当她醒来睁着大眼看他的时候,他有些错愕,有片刻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在她叫他的时候,他还未回过神来。只知道自己在帮她擦拭身体的时候,她的身子软软的又有一些弹力,和他自己的完全不同。触感不同,手指碰到她娇嫩的肌肤的时候,就如触电一般,手指上都有一些麻麻的感觉。

    “嗯??你的眼睛往哪里看呢?真是羞死人了!咱们不是还没有结婚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裴诗语都快被迟浩月气哭了。

    都不知道他这个人在想些什么了!简直就比封擎苍还色!

    手也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乱摸,美其名曰是在帮她擦身子,谁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裴诗语没有迟浩月那么多的想法,看到他用浴巾围着下半身,光裸着上半身,虽然这个男人的身材锻炼得超级迷人,但是她现在也提不起兴趣。

    她只想他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或者是让她找一个地洞躲起来吧!实在羞得无地自容了。

    “”

    被裴诗语大声质问了几声,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迟浩月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干嘛。脸色也是秒变猪肝色。

    “那个,不好意思,我只是看你在浴池里睡着了,所以才把你抱起来的。我现在就出去,你自己穿衣服吧。我就不帮你代劳了。”

    “你胡说什么啊!谁要你帮啊!你快出去,快走快走!”裴诗语差点跳起来胖揍迟浩月一顿。她受得惊吓真的是大大的有。

    一醒来居然寸缕不着的在他的怀里就算了,他还做那么羞人的事情,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能亲密到可以帮她擦身子了?没有吧!她的记忆力完全没有这一回事儿的吧!

    真的是亏大了,本以为可以清清爽爽,开开心心的泡一个花瓣澡的,现在心里却觉得好怄气。等出去了以后,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迟浩月。

    她都没有办法做到堂堂正正的看他的眼了,也没有办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和他谈笑风生了。她会想要躲着他的,谁让他们发生了刚才那么尴尬的事情呢?

    迟浩月逃也似的,迟浩月慌神跑了出去。

    才出去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雷,砰砰砰的跳动着,心脏声大得自己都能听得到。而他的下半身也是紧绷绷的,很想爆发。但是他的脑海里却又很清晰的在一次又一次的描绘着裴诗语曼妙的躯体,他想抛之脑后,尝试了很多次,只能越来越想,根本就做不到。

    他很喜欢她给他的触感,怎么办?捂着自己狂跳不停的心跳,迟浩月这样问自己。

    但是裴诗语却好像并不喜欢呢?脸红心跳,迟浩月还在想裴诗语刚才厌恶的看自己,她的眼神太过刺眼了,她嫌恶的表情丝毫没有掩饰。难道她并不喜欢自己的触碰吗?

    这样想着,迟浩月心里又有些不舒服。狂跳的心脏频率慢慢的变得稳定。

    他对她怎么能有心跳的感觉呢?呵呵,真是可笑,迟浩月,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吗?这样摇摆不定的,最后能成事儿吗?自己心中所想的,又能完成得了吗?别忘了自己接近她的初衷到底为何!

    内心做着挣扎,迟浩月也慢慢变得冷静了下来。

    在浴室里等了许久,裴诗语都没有勇气走出这扇门,她害怕她被迟浩月看光的事情被人发现,被传开。这个家里现在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张口,一个人知道或许很多人就会知道了。那么多双眼,当他们知道这件事以后,看她的眼神会不会变得怪异?

    裴诗语想得很多,虽然她和迟浩月名义上是未婚夫妻,除了被看光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她就是有些在意,在意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的被一个才认识两天的男人就看光了,一点保留都没有的。

    “裴小姐,您还在里面吗?浴室里水汽重,如果您已经沐浴完了就出来吧。迟先生让煮了姜茶。”

    许如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裴诗语的心情复杂得不行。

    没有得到回应,许如又敲了两声门说了一次刚才的话,裴诗语才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当个缩头乌龟对外喊道:“这么热的天气喝什么姜茶?我不喝,你别管我,我想再泡一会儿,没事你们就先去休息吧。”

    “这是迟先生特意吩咐的,说您这次泡澡泡得太久了。现在也不是白天,是晚上,您的病才好,身体还虚着,寒气容易入体,喝点姜茶好驱寒。”

    “知道了,那你们就放到我的卧室里,然后早点去休息吧,我会喝的。”裴诗语头大了,一个男人太温柔体贴也不好,这点小事都惯着。给她平白无故增加了不必要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