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0章 被看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80章 被看光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洗呢!你想洗我让给你好了!”甩开迟浩月的手,裴诗语护主自己的身子,防色狼一样的防着迟浩月。

    迟浩月却展露出了他男性最有魅力的笑容,让裴诗语看得有些痴愣,“干嘛像一个傻子一样对我笑?不管你说什么还是怎么笑,我都不会答应你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傻子吗?

    迟浩月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她怎么会觉得自己笑得像个傻子?他俊美得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脸笑起来,居然会被她嫌弃了?

    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嫌弃他!那些人正看笑话一样看着他们两个人闹,迟浩月第一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就是请来了这么多的佣人和保镖。

    他的脑子肯定是秀逗了,才会找来那么多双眼睛放在家里,果然是非常的不自在!

    “我说我到我卧室的洗浴间里洗澡,不是和你一起洗。怎么?你这么紧张是想邀请我和你一起洗吗?小语,我们还未婚,我想把最美好的留到我们的新婚之夜!”

    迟浩月潇洒的转身上了楼,独留裴诗语一个人站在原地铁青着脸。从红到白再到青,裴诗语算是明白了,她这是被迟浩月摆了一道了!

    亏她还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工作累了,又担心他太忙了没有吃饭,还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是她的关心白搭了!

    这家伙一回来就不断的调侃她,和昨天那个温柔的迟浩月根本就是两个人嘛!讨厌,讨厌!好讨厌!

    感觉到在迟浩月的身上看到了封擎苍的影子了!无论是性格还是腹黑的程度,都像得不要不要的!

    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心眼都是多的!裴诗语明白了这个道理了。

    许如站在旁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迟浩月的背影。很快眼神又收回,提醒裴诗语去洗澡。

    答了一声知道了,裴诗语才去了洗浴室。

    那么久了,裴诗语还是第一次舒舒服服的享受泡澡的乐趣。迟浩月的房子大得离谱,就是洗浴间都有几十个平方那么大。泡澡都是直接用的小型浴池,还能在里面游两下,真是满足了裴诗语对于洗澡这方面的极大享受了。

    “想不到啊,迟浩月真是会享受生活。买那么多佣人,就连吃的喝的用的通通都是最好的。比起封擎苍还有钱。”

    裴诗语动了一下就有些气喘了,靠在池边认真的想了想。手里还捧起了一捧花瓣。心里想的是,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瓣澡嘛?

    人家的花瓣澡都是在浴缸放的,然而她这洗澡用的是浴池,得浪费多少花瓣才能铺满整个池面儿呢?太铺张浪费了,浪费!

    啊,不过她好喜欢呢!就这个洗澡太享受了!洗澡可能真的能让一个人的心情变好吧。裴诗语现在就是如此。

    是太过舒服了,又配上安神的香薰,还有满室的花瓣,裴诗语合上眼后很快又睡着了。

    确认过裴诗语睡着了以后,许如从浴室离开上了二楼,敲响了迟浩月的房门。

    “进来。”

    进去之后,看到的迟浩月依然是西装革履,说是洗澡的人,居然还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迟先生,裴小姐在沐浴的时候睡着了。是否要叫醒她?”许如来找迟浩月,原来是为了说这事儿。

    “等下我去。”迟浩月连头没有没有回答复了许如。

    “好的。”

    “今天可有什么事发生?”

    许如想到了今天阁楼的事情,还有胡姗姗被她括掌的事情,最后没有说出来,答了一声:“没有。”

    “小姐可有按时吃饭?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举止吗?”

    “没有。小姐很好相处,今天一整天除了休息还有用餐都是在画室里面度过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许如把今天的情况如实交代了一遍。

    “那就好,认真些照顾小语,有什么情况立刻与我联系。我不想没有用的人留在身边。”

    “是的。那我先下去了。”许如的身子有些僵硬,她明白迟浩月想要说的是什么。

    虽然她不懂得这个男人总是在想什么,神秘得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她是知道的,迟浩月很危险,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温暖。

    他对裴诗语的时候,有时候也不真心,就好几次,她都发现了迟浩月用审视的眼神看的裴诗语的。这不是一个恋人该有的眼神。

    就算明白了,那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不过是一个打工的,拿多少钱做多少事儿,主人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分内的事情办妥就好了。

    管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消遣生活的呢?

    许如离开之后,外面又下起了大雨。那些刮过树的大风就是提前的预警。那些被雷鸣吓得腾飞的鸟儿就是预警。那些被闪电劈得倒下的大树,就是在提醒大家,它们是万物的缔造者,谁也无法逃避得掉该有的命运。

    当迟浩月围着浴巾下了浴池把裴诗语抱起来的时候,裴诗语才悠悠转醒,眼神还有一丝迷离,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跑到迟浩月的怀里去了。

    心想的是,迟浩月这个家伙,真的是很喜欢抱她呢。无时无刻都想要抱抱她试试她的体重。真的是嫌弃她太胖了吗?

    “下次洗澡不能睡着了,会很容易着凉的。”迟浩月将裴诗语抱到浴室里的水床上,才用一条干的浴巾帮她擦干身子。

    温热而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移,干软的浴巾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擦拭着水珠,裴诗语才彻底从睡意之中惊醒。

    “迟浩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现在在干嘛?啊啊啊啊啊啊!”

    全身都光溜溜的!这下是被迟浩月彻底看光了!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浴室里面洗澡的吗?干嘛要来欺负她啊?

    “因为知道你在这里睡着了,担心你才会过来的。”迟浩月坦坦荡荡的,丝毫不介意裴诗语的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