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真是恩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77章 真是恩爱

    “迟先生,您回来了。”守在门口的佣人,在迟浩月回来的时候给他拿了干净的鞋子。

    裴诗语正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却耳尖的听到了别墅外面好像有人说话来着,扭头看向胡姗姗还有许如不确定的问道:“你们听见了吗?是有人说迟浩月回来了吗?”

    “听到了,小姐,好像是迟先生回来了。要不我去看看吧。”胡姗姗先答话,她也听到了有人在叫了。

    “嗯嗯,那你去看看。”将最后一口水果塞进嘴里,裴诗语对着胡姗姗点头,同意让她去看。

    早在十五分钟之前,冰敷就已经结束了。但是由于胡姗姗今晚也是受了委屈的,裴诗语也知道她被踹了几脚,也就允许她不去站着,而是让她和她一起坐着看电视。

    胡姗姗自然是不敢这样做的,看了许如征求过她的意思以后,许如也同意了。她才敢这样和主人家一起吃着水果坐着看电视。

    本是叫了许如一起的,但是许如是一个古板的女人,裴诗语怎么叫她坐着聊天,她人是坐着了,但是聊天的时候总感觉不够投入,裴诗语觉得和许如聊天还真是无趣,索性就懒得管她了。

    一直就和胡姗姗聊那些小事,比如小时候的事情,聊到开心一点的,裴诗语总是忍不住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胡姗姗,她会觉得原来一个人有记忆是那么幸福的事情。想到什么就可以说什么。

    不像她,就是努力去想,也什么都想不到。就是一个纸片人,空白得很。

    话匣子打开了以后,裴诗语就聊得开心了,洗澡水放好了,她也没有去洗澡。而是选择继续和胡姗姗聊天。

    “算了,还是我去看看吧。”裴诗语咽下最后一片水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小姐,您的鞋子还没有穿呢,您等等,我去给您拿来。您脚伤才好,要跑慢一点的。”

    鞋子都没有穿就往大门那边跑去了,胡姗姗被叫住的时候,裴诗语已经超过了她,看到她鞋子没有穿,赶紧又回头给她拿鞋子跟着她跑了。

    裴诗语听到了,停下来看自己的脚上光溜溜的,站在原地吐了一下舌头,又没等胡姗姗继续向外跑去。

    “迟浩月,你回来啦。怎么那么快?不会是假的迟浩月吧?”人还没有到门口,裴诗语就看到了迟浩月的身影,他正换好鞋子朝里走。

    他已经听到了胡姗姗的话,看道裴诗语过来也不觉得意外,也看了她的脚一眼,粉分嫩嫩的小脚此刻正光着踩着泛着亮光的大理石地板上,格外的显眼。

    “你的脚伤好了吗?”迟浩月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他出门的时候,裴诗语还是打着石膏的。回来之后怎么就能跑了?

    “嗯嗯,已经好了。可以走了,也可以跑了!”裴诗语主动走过去,也证明了她所言非虚。

    “那怎么不穿鞋子就跑来了?地板上很凉,伤口才好,不要乱跑。”迟浩月难看的脸色有了缓和,也向着裴诗语走去,在她的身前停下的时候,微微弯腰就将她轻轻松松的抱了起来了。

    “哎呀,你抱我i干嘛呢?”

    “哇,先生和小姐真是恩爱,看着就觉得好幸福。”小声的议论传到耳朵里。

    “小姐,您的鞋子,我给您拿来了,快穿上吧。”胡姗姗人还没有到就已经开口说话了,等她到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裴诗语被迟浩月抱起来。两个绝色天姿的男女,甚是养眼。

    谁也没有觉得这是在秀恩爱,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两人本来就是未婚夫妇,这样的做法也不会有什么。在这个家里他们就是主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不能被人说道。

    许如是和胡姗姗一起到的,听到那些人小声议论的时候,就撗眼扫了过去,冰冷的眼神直接锁定了议论的人,警告过后,那人果然闭上了嘴,低下头,也算是明白了她的错处。

    “先生您回来了,还是让裴小姐把鞋子穿上吧。”许如从胡姗姗的手里拿过了裴诗语的拖鞋。

    “下次还发生这样的情况,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迟浩月没有理会许如让裴诗语穿鞋,而是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警告她一声。

    “是,我知道了。”许如恭敬的微微鞠躬,然后没有说话。

    “你那么凶干嘛?我自己要跑过来的,你凶我好了。干嘛要凶许管家?”裴诗语知道迟浩月说的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在警告许如,说她工作得不到位,让她下次不能再犯,再犯的话就卷铺盖走人之类的吗?

    还真当她听不懂呢?还要遮遮掩掩的。

    “我高薪聘请她来,是为了有人能在我不在家的时候能够好好照顾你的,但是你看现在,我才不在家一天,你就光着脚丫乱跑了。”抱着裴诗语,也丝毫不觉得吃力,一步一步沉稳的走向大厅。

    “那是我自己要这样做的,和她们又没有关系。”裴诗语还理直气壮地顶嘴。完全就不理会这个男人说的重点。

    “那也是她们的失责。如果你的脚再受伤怎么办?谁负责?她们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迟浩月真是想要撬开裴诗语的脑子看看,她想的是什么,他关心她,她不是应该虚心接受就好了吗?处处和自己对着干。

    “我的事情干嘛需要别人来对我负责?我自己负责不行吗?你的思维真的好奇怪呢!再说,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你是不是又超速行驶了?要不是觉得你回来的那么快,那么蹊跷,我会好奇的光着脚跑出去确认吗?这还是怪你,这事儿就是得由你来负责,谁也不能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