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脚伤痊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75章 脚伤痊愈

    “是。”

    “好的,小姐。您真是一个大好人,实在是谢谢您。”胡姗姗看到了裴诗语总是笑,而且对她们也很好,不会像其他家的雇主一样,动不动就对她们凶,就觉得裴诗语是一个人美心善的女子。

    裴诗语也就是笑笑,没再答话,而是开始捣鼓起自己的脚来。盘坐好,将脚上自己的腿上,也没有吃力,挺轻松的,坐久了也不会觉得累。可能自己曾经有练过瑜伽什么的吧。

    裴诗语的手里拿着剪刀,小心谨慎的把自己脚上石膏剪开,不过石膏还是硬的,有些困难,就只能慢吞吞的了。好不容易石膏剪开了之后,还有绷带缠着。

    受伤的地方,绷带外面有一些血迹,已经彻底干涸了,也变成了深红色,干干的。看来是很久没有出血过的。

    “姗姗,你几岁了啊?看着很小,不会是童工吧?”有些紧张,裴诗语还是想说说话来平复一下心情,她不知道绷带下的伤口是不是真的痊愈了。

    “不是的!”

    忽然被问话,胡姗姗差点跳起来。是许如按住她的肩膀她才又坐下的。

    “我今天已经十九了,不是童工,请您放心!我绝对不是童工。”胡姗姗有些害怕裴诗语忽然这样问,是不是觉得她哪里做错了,想找个借口辞退她。

    她非常需要这份工作,这份工作的薪资很好。一个月能拿到四千块,虽然是做佣人的,但是在体验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她很满足,而且这份工资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她念书到高三就辍学了,原因是因为家里太穷,实在拿不出大学的费用,而她还有一个龙凤胎的弟弟,她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所以家里一致决定,要她辍学,让弟弟继续念大学。

    “看着很小,就像十五六岁,原来都已经十九了啊。”裴诗语还真是羡慕胡姗姗,长着一张娃娃脸,满脸的胶原蛋白,苹果肌也是粉嫩嫩的看着能滴出i水了。

    “是啊。”

    “那你怎么来做这份工作呢?年纪轻轻的有很多选择的吧。这份工作很累的。”裴诗语问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单纯的唠唠。

    忽然间就想了解一下这些人的基本情况。

    因为她发现了,这些人虽然做着底层的工作,但是她们人都是挺好的。心地很善良,这样的人就是聊聊天也不错。

    或许当她这样问的时候,别人会觉得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而她却并不是。她也是一无是处的,和她们也没有什么差别。裴诗语没觉得自己比这些人优越。

    “我觉得挺好的呢,工作也不算累。很轻松哦。嘻嘻。”胡姗姗并没有和裴诗语说太多,没有提及自己的家世如何,捡了不重要的答。

    “你这样说,你就不害怕许管家听了明天给你加重工作量啊?”心思果然是很单纯,一点心机都没有的傻白甜。对于现状也很容易满足。

    裴诗语倒是羡慕起胡姗姗来了。在没有认识迟浩月之前,她的心理压力是没有那么大的,但是现在知道得多了,压力随之而来,总觉得空气也不流通,胸口也是闷闷的。

    “许管家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我们的工作她都安排得很到位,不会因为我的话就会加重我工作量的。”胡姗姗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计较,也没有害怕许管家。

    就是裴诗语开玩笑,她也能听得出。也说出自己心里的实话。

    绷带解了最后一圈,全部卸下了。还有最后一层,只要把最后一层撕开,就知道自己的伤有没有好了。就是不用看,裴诗语也已经大概知道了答案。

    手上的动作依旧,裴诗语的耳朵也能一心两用,“你倒是挺相信许管家的。也是,我也觉得她挺不错的。”

    “不错,果然如我所料,已经好了!”裴诗语撕开最后一层后看到的缝过针的伤口变成了伤痕,像粉粉嫩嫩蜿蜒的蜈蚣,也是挺可爱的。

    “小姐,您的脚伤好像是痊愈了呢。”许如也一直都注意着裴诗语的一举一动。

    她这边也已经帮胡姗姗上好了药了,现在正帮胡姗姗冰敷着脸。已经有一些消肿。胡姗姗也是一个懂事的,在她帮她上药的时候,也没有再发出怪声,连抽气声都是细小的,没让大家听到。

    看得出是她故意忍耐的,许管家也就在心里想了胡姗姗这个人的个人简介,是她亲自招来的,家庭条件不好。非常需要这份工作。所以能忍耐也是因为她在意。

    从这件事发生了以后,许如对自己更严苛了一点。也开始高看了胡姗姗这个人。只有这样在乎工作的人,日后多加教导的话,一定是一个出色的苗子。而她也需要这样的人手。也就暗自把胡姗姗记在了心底。

    “是好了,现在已经可以随意走动了。啊,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心不错。感觉已经好几个世纪没有感受到走路是什么感觉了,天天坐在轮椅上面,屁股都要坐大了呢!”

    裴诗语已经站在了沙发上面又走动了好几步,什么都拆掉了以后,还是没有感觉,裴诗语才觉得心情挺好的,。

    “呵呵,小姐真会开玩笑,您的身材那么好,比那些大明星的身材还要好上无数倍呢。”胡姗姗看到裴诗语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沙发上面开怀的笑,还跳了几下,忍不住开口。

    而她才一开口,就收到了许管家警告的眼神,才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没有主人问话的时候,她们是不能随意议论和出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