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再起争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71章 再起争执

    如果是仇杀的话,他是完全有机会要了这姐弟两人的性命的。现在只是重伤住院而已,就能说明了,那背后黑手其实是想要钳制自己吧!

    而那人明显知道了自己的很多信息的。一时间,封擎苍彻底冷静下来了。

    既然是对方在提醒自己的话,那他怎能不收下这人送的大礼,然后再回他一礼,也算是礼尚往来呢?

    “不管你是谁,想要干嘛,我总会揪出你。”

    公司的事情,封擎苍不能不管,那些老家伙一直都对自己不满。他因为裴诗语而没有去公司办公已经多日,现在又出了这一档子事情,他们肯定会说他的能力不足,今天等待他的又是一场大战。

    在开车的路上,封擎苍的脑子冷静沉着,已经想好了对策。不管是对那些老家伙也好,还是对躲在暗处的人,他都会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必定让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尽快出面。

    当施怡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封擎苍和凌非岩。以为是裴诗语出事了,她慌忙给凌非岩打了一个电话,除了得到一些安慰的话语,让她不要着急,不要惊慌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裴诗语的消息。

    她怎么能不怕呢?

    她唯一的女儿被一个陌生人带走了,生死未卜。谁知道她会不会出事。

    没有了总统夫人该有的优雅,施怡想到裴诗语就会以泪洗面,脾气也会变大。凌悦说再多安慰的话,对她都没有用了。

    在这间公寓里,所有出现过这房子的人的所有情绪变化都被人监视下来。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正被人津津有味的分析着,计算着,等着拿她们的这些弱点去做一些谁也不知道的恶事。

    凌悦对施怡是无计可施了,不管说什么都无法奏效。她只能打电话给凌非岩求助,最后是凌非岩把施怡带走了。施怡当然是不肯就这样离开的,但凌非岩也下了死令,必须要把她带走。

    无法反抗又不想太狼狈,施怡只能自己走,让那些来的人跟着她离开。

    二十几年的夫妻了,这还是凌非岩第一次对自己那么狠心。就算是知道她伤心难过,想要呆在这里等裴诗语的消息,他都不能成全她。

    也让施怡对凌非岩出现了一丝怨,一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她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闷闷不乐的胡思乱想。

    多日没有休息好,再加上国多悲伤,心情郁结,也是她病魔缠身的时候到了。

    凌非岩回到家的时候,施怡已经发了低烧。让家庭医生来整治,就说了病因。并要施怡放宽心胸,这样病才会走得快。

    但她哪里做得到?她自己因为什么生病,只有她自己知道。

    坐在床边,凌非岩握着施怡的手,为她理了凌乱的发丝以后,还是觉心疼。对自己的自责也渐增。

    “怡儿,你这又是何必呢?语儿的事情,我们就算是再关心,也要等消息啊。你把自己累到了,等语儿回来了,知道了你是因为她而病倒该多难过多自责啊。”

    施怡似是未听到凌非岩说话一样,就像一个木偶动都没有动一下,双眸里溢出的悲伤刺痛他的双眸。

    “孩子是好孩子,上天不会那么的不公的。遇到了那么多事情她都能逢凶化吉,相信这一次也一定会的。你先好好养病,等语儿回来了才能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你。”

    不管凌非岩再说什么话,说得多么的轻声细语,施怡都没有理会他。就当他是一个空气,或者是他在自言自语。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你一个人在外我又怎么能放心呢?只有在家里才能有人好好照顾你。怡儿,你别气我。你若是气我,你打我和我拌嘴都可以!你好歹也看我一眼,让我心里好受一些。”

    在外是个顶天立地素有威严的上位者,在家里却是一个妻奴。

    谁都知道高高在上的总统大人对爱妻是疼宠有加。但是具体到了哪一步谁又敢乱揣测呢?若不是亲眼看到他是如何带施怡的,那谁又会知道,其实他就是一个平常人呢?

    会因为自己的妻子不理他而伤心难过,也会因为她不和他说话而无计可施呢?

    好话说尽了,施怡还是不理会他。

    而且还闭上了眼,连空洞的表情都不愿意再让他看见了。这才是凌非岩感觉到悲伤的地方,女儿已经下落不明了,妻子也不能理解自己。

    也是他唯一的亲骨肉,他又怎么能不着急呢?又因为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一家之主,就是在爱女发生意外的时候,他也不能有太多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不能让别人察觉出他的任何不对。

    因为他的身份,那他在外面的任何表现,对外面都是公开的。

    施怡不想理会凌非岩,凌非岩也不会就这样放任她一个人难过。在家中,他是施怡的丈夫,他一定会陪着她的。

    当佣人敲响了门送来了施怡的晚餐的时候。凌非岩亲自去开门拿了进来。

    生病的原因,吃得比较清淡。施怡的口味平时也是喜清淡的食物的,这些比起平常的更清淡一些就是了。

    一切食物都摆好,凌非岩轻摇施怡,让她起来用餐。但是她依然是不理会他,让凌非岩陷入了两难。他一面不想看到施怡伤心,也知道她在和自己冷战。就因为白天他的做法让她生气,知道她现在想要安静。

    一面又担心自己离开了,不在施怡的身边看着她照顾她,她会更加的为难自己,不爱惜她的身体。

    “怡儿,心情再不好,也要吃点东西。病要早点好起来才能有气力想语儿的事情,不然你这样又怎么能帮得上忙呢?”

    “你能吃得下吗?我们的女儿现在还生死未卜,你能有胃口吗?”施怡冷冷的问道,双眸紧闭着,却没有泪水流下来。

    这样的语气,是质问还是其他,凌非岩从中尝到了苦涩。

    夫妻两人从相识开始,就没有红过脸,更没有以这样的方式和语气交流过。现在却被问得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