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上锁的阁楼-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69章 上锁的阁楼

    “好,那你先忙你的去吧。不需要管我。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许如听闻默默退开,这个别墅占地很广,而且许久没有人居住过,就是花园外面还有别墅各处都杂乱无章,她初来乍到,都需要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再制定个策划案上交给裴诗语,待她同意之后才能对这栋别墅进行改造。

    陈旧的都需要更换。今天这雨怕是会下个没完没了,许如也不闲着,就带着人在别墅内先四处看看。

    来了那么多人,许如的工作能力也很强。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左右,就把这些人全部都安排好了。还能把裴诗语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偌大的别墅里就是这些佣人来回走动,裴诗语还是倍感孤独。她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和她的之前住的家又有何区别。在她家只有封擎苍一个人盯着,而在这里却有数十双眼睛盯着。

    也不知道这份工作的待遇到底如何,裴诗语总是觉得这些人看她的眼神带着一丝怪异感。每当她觉得有别人的眼神锁定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她会漫不经心的转头去看,然后又会发现谁都没有看自己。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祟。

    “裴小姐,楼上二楼之上还有一个阁楼,那个阁楼被锁起来。不知道是放置什么物品的呢?也没有标识。”

    发呆之际,忽然有声音在背后响起,一点脚步声都没有,裴诗语被吓得直拍胸口。

    “抱歉,吓到您了。请您原谅。”许如也没想到,裴诗语的胆子那么小,她就说了一句话,差点吓破裴诗语的胆儿。

    “没事,不需要抱歉,你刚刚说了什么了,我没听清楚,是问我什么了吗?”裴诗语轻抚自己的胸口几下才从惊魂未定中找回自己丢失的几魂。

    许如笑着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是二楼之上还有一个阁楼,上着一把锁,我们都没有钥匙,也不知道阁楼是否需要打扫清理,所以过来问问您。”也没想到裴诗语会那么亲和,明明是被吓了一大跳的,还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上面有阁楼吗?我怎么没有注意到。要不要打扫我怕是也不清楚,要不你打个电话给迟浩月问问他吧。”

    裴诗语略感奇怪,昨天的时候迟浩月几乎是把这栋楼都带她逛遍了,有个阁楼她还真不清楚。还上了锁?

    会不会隐藏了什么秘密?或者与自己的母亲有关系呢?

    “迟先生离开之前已经交代过了,这个家里全权由您做主,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您就好了。”

    这一点迟浩月确实是有与许如交代过的,只是当时裴诗语不在,她自然是不知情的。也不怪,谁都看得出迟浩月是真心实意的宠着裴诗语。

    家世这般雄厚的男人,还有颜值,还专情。大家都在想裴诗语到底有什么能力才勾搭上那么优秀的男人。

    “那就别管了吧,晚上回来我再问问迟浩月再说这个问题。”

    上了锁的阁楼,裴诗语想去看看。整栋别墅的每一间房子就没有哪个是会上锁的,怎么就单单这一间上锁了呢?

    裴诗语暗自将这个事情放进了心里。

    在家无聊,又让人买了新的绘画工具回来,她不想成天都陷入胡思乱想的境遇中,但是她也需要打发时间。设计是她所喜欢的,所以她想利用这些时间去学习。

    谁也不知道迟浩月今天出去就出去了一整天。

    凌非岩是总统,不能因为裴诗语的失踪就放下他的工作。哪里都能少得了他,唯独工作,他肩负国家大任,所以在封擎苍和裴诗语住的家里呆了一晚上,天一亮他就离开了。

    施怡人到中年,也是熬不住的,她担惊受怕的等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左右就困得不行了,这个时间段是人体最疲惫的时间段。

    就算是她还想继续等消息,身体上的煎熬和凌非岩的劝说让她只能先去休息。就是睡梦中她也多次流下热泪。

    “一整晚了,这点小事你们都处理不了吗?”封擎苍是焦头烂额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问题。

    狠狠挂了电话,手机握在手中,大有随时都能捏碎的赶脚。

    不是他手底下的人无能,而是带走裴诗语的人势力和他的旗鼓相当。他的信息极为神秘,动用了他最隐秘的力量去查了。也只能查到个皮毛,相当于没有。

    “苍哥哥,你不要太心急了,小语妹妹吉人天相,带走她的人可能不是坏人。”凌悦也陪等了晚上,看到这些关心裴诗语的人越是着急,她的内心就越得意兴奋。

    她巴不得裴诗语就这样消失在人海中,不管是谁带走的她,既然已经带走了,那最好是不要再回来了。她的离开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你还不走,留在这里干嘛?”封擎苍的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我我、我不会走的,也不会走,我要在这里陪你……”凌悦看着封擎苍不高兴的脸色越说越小声。

    “我不需要你陪,谁也不需要。”

    “我的意思是说,在这里等着能早点知道小语妹妹的安危。我很担心她,也很担心妈妈,妈妈已经雷倒了,我怎么能不管不顾呢?”凌悦感觉自己受了委屈,而是极大的委屈。

    人与人到底有什么不同的?为什么封擎苍对待裴诗语的时候就是另外一个性子,对她就是这样的,不冷不热的。

    除了那一次求着她不要伤害裴诗语,对自己还和颜悦色一点,现在对她总是冷脸,好像她这个人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在这个地方的东西,还碍了他的眼!

    越想越气,但是为了爱情,为了再次得到封擎苍的心,她必须要要学会忍耐。要让他看到自己的真心,只有她才会是在任何人都离开的时候还待在他身边的最爱他的女孩。

    “那你就回客房里去。”

    施怡已经去客房休息了,理所当然的封擎苍直接就叫凌悦去客房呆着。他的心情已经够烦了,凌悦还一直在他的眼前晃荡,本来眼里是没有她的。奈何她晃来晃去的让他看得眼花心更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