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你逃不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64章 你逃不掉

    不管裴诗语再说什么,迟浩月也始终背对着她。不再面对面的与她相处,他也许是在害怕,一看到她泪痕满面的脸就会心软吧,就会将一切全盘托出。对她的只有害处。

    “迟浩月,你一定要对我那么狠心吗??难道我不是你最爱的人了吗?你就忍心看到我这样难过下去吗?你是不是骗我的,还是你什么都不知道,故意说的谎话,想要骗我的?”

    好话说尽,裴诗语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出来打动迟浩月让他改变主意的,所以只能用这样低劣的激将法,故意刺激他。

    果然,迟浩月听到此的时候,他的身子再次明显的晃动了一下,裴诗语明白了自己说的话可能出现了一些用处。

    “小语,你又何必说伤我的话?我对你的感情天地可鉴,不会作假。如果你不相信,或者是感受不到的话,日后还有很多时间留给我们,我一定会让你相信我们的感情是真的。”迟浩月的声音被悲伤包裹。

    本应该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人,此刻却显得那么的无力和疲惫,全部都是为了要保护他心爱的女人!

    “我不需要你去证明什么,我不想以后才知道。现在最好的证明的方式就是你告诉我母亲死去的真相,到底是谁害死了她?!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对我有所隐瞒呢?你害怕我却不怕,不管是谁,我都会调查清楚以后才会想下一步该怎么走的!”

    裴诗语的激将法没有起到作用,让她感觉很烦躁,昨晚做的那个梦又一直都在她的脑子里出现,她想忘却忘不了。

    “只要是关乎到你安危的事情,我就不会去做。小语,放开手,别再为难我。”迟浩月将一字一句都说得清清楚楚的,缓慢而坚定。

    他脸上的复杂的表情,裴诗语没有办法看到,但是从他的语气中,她明白了,迟浩月是铁了心不会再对她多说一句的了。

    “好,既然你不肯说,那我明天一早就离开。我也不想和一个欺骗我的人在一起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裴诗语放开了紧紧抓着迟浩月的手,她没有妥协,而是用一种更偏激的方式去逼迫他。

    “你逃不掉。我会将你留在身边。”迟浩月的唇在此时微微的勾起,他转过身看了裴诗语一眼,他的眼神告诉了裴诗语,他有这个自信将她留在身边的。

    “走不掉,我就绝食,我饿死自己。”裴诗语放了狠话,就不信迟浩月还能和自己对着干。

    “傻姑娘,你对美食那么执着,怎么可能会饿死自己呢?好了,我们不要再闹了,这个话题就这样过去了好吗?”迟浩月再走近裴诗语的身边。

    依然温柔无比的用他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擦拭她脸上珍贵的泪珠。看她的小脸已经哭花,眼睛也红肿起来,迟浩月心疼极了。

    “我没有和你闹,是你,都是你不好。你干嘛一定要那么执着呢?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我在你的眼中就是一个没大没小的小孩子吗?我分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吗?你都已经和我说了,害我母亲的人势力滔天,我怎么还会以卵击石呢?”

    仰着小脸,裴诗语的眼泪透露出无限的悲伤。

    “我只是不想让你有遗憾,就算知道了是谁又能怎么办?我们无能为力,到了最后只会去责怪自己,然后就会有很多不好的情绪,这样的不开心,要来又有何用??我只想看到你开开心心的,不要执着于过去,这一点我做错了吗?”

    迟浩月又反问裴诗语,他不愿意看到她这个样子。

    “你错了,你就是错了。有头没有尾的,你又怎么能说这不是一种遗憾呢?”

    哑口无言,迟浩月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一个动作,看着她的眼泪碎裂,看到她悲伤的情绪,让他觉得压抑。

    迟浩月开始反思,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个女人,好像真的很单纯,她的心思简单,并没有像她妖艳的长相一样让人浮想联翩。

    她的心就是纯净的,认准了一件事就是那么的倔强。他到她的身边,然后告诉她这一些本应该平静的事情,真的错了吗?

    深思之后,迟浩月心里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施玲死了,而她不能就这样白白死掉。不管裴诗语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总要为施玲的死付出一些代价,而她的那些亲人们,那些正义的代表们,也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早点休息吧。别再哭了,你再哭下去眼睛都要哭瞎了。”迟浩月最后为裴诗语擦一次眼泪,然后想要转身离开。

    “你还是这样吗,就算是看到我伤心难过,你也要一意孤行。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我再明确的和你说一声,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我不需要躲在你为我撑起的羽翼之下当一个无知的人类。”

    他说的为自己好,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迟浩月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呢?裴诗语实在是想不通。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的死,真的涉及太广了,一点点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他害怕自己得知真相后会以卵击石吗?

    “只要我不说,你不懂,这件事早晚有一天不会再被提起。我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会有自己新的家庭,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过去的事情就成了灰烬。”

    “那你转过身,我不强迫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现在就告诉你,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和谁在一起过了这么久。”

    裴诗语会就这样放弃吗?她忽然转移了话题又是所为何?

    迟浩月想起了,她说的一直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她是想要换一个话题来刺激自己吗?那她接下来会说什么呢?迟浩月有些期待故事的发展,他更愿意看到这样不依不挠缠着他的裴诗语。像一个顽强的小兵。

    乖觉的转过身去,迟浩月与裴诗语对望着。就算是她哭过了以后,残留的泪水还在脸上,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