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无人知晓的迟浩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62章 无人知晓的迟浩月

    “那就麻烦您了。请尽快安排吧,我能出动的人手已经全部出动了,还是无果。”封擎苍就算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凌非岩也明白了此事的重要性了。

    封擎苍手上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他不是很明白,但是凌非岩明白一点,封擎苍手底下多的是能人,他既然已经说了他全部的人生都出动了还无能为力的话。看来带走裴诗语的人也不简单。

    马上打了一个电话,凌非岩的讯息传达出去了,因为裴诗语的身份特殊,却也只能秘密去调查。

    “怡儿,那么晚了,你先回家去吧,在这里干坐着等也没用。”凌非岩看施怡已经露出了疲倦的神色却还在努力提着精神。

    她的模样太凄楚了,让凌非岩心疼。他没有保护好女儿,现在也没有照顾好妻子,是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失败。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心爱的女人少承受一些伤痛。施怡心里都明白,但是她怎么能放心得下?

    客厅内除了凌悦偶尔会出言安慰施怡之外,再无人开口。都在这个静谧中等待着,不知道她们迎来的会是什么消息,是好的还是坏的,谁也不知。

    又是过了半个小时,封擎苍的手机终于响起了。是另外一个手下打来的。

    “封总,有人看到下午的时候裴小姐在商业广场的购物中心出现过,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有路人拍了照片发在了上,我马上发给您看。”此人一得到消息,看了裴诗语的照片以后就确认了,马上就联系了封擎苍。

    “嗯。”

    接到邮件,封擎苍挂断了电话。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他沉默着。脑子也迅速运行,确认他根本就没有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照片有很多,他确实如小翠描述的一样,是一个温润笑起来很优雅暖心却也异常迷人的男人。

    而裴诗语在逛街的时候,被他推着轮椅,每一张照片里,她都是笑颜如花的模样。可看得出,她是真心的对他笑的。

    这个人到底是谁?

    “凌先生,这个人你可认得?”封擎苍把照片拿给凌非岩看,后者看了之后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他也认不出这个照片里的男人是谁。

    “我看看。”施怡听了有消息,也马上打起了精神,看了照片以后,一样是不认识这个人。

    凌悦也看过,对照片中的男人的体贴还有绝美的俊颜,她多留意了几眼。心想的是,为什么出现在裴诗语身边的男人,都是看着那么优秀的男人。而且还对她那么的好。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关系还好到可以一同逛街?虽然这个男人手里提着的东西都是奢华品,对于他们凌家而言也算不得什么,但是就凭着这个男人对裴诗语出手如此大方,就知道了,两个人的关系匪浅吧。

    凌悦又忍不住开始嫉妒起裴诗语来了,她从不认为自己哪里有比裴诗语差的地方,为什么得到好处的都是裴诗语呢?她的身边既然有那么优秀的男人了,为什么还要来和自己抢男人?

    封擎苍已经是自己的未婚夫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自己呢?就跟着这个和她眉开眼笑的男人好好过不要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不是更好吗?这样谁都不会难过了!

    “用照片去查此人的身份,看看是否有相关的信息。”凌非岩对封擎苍说了一声,然后也是马上又打了一个电话。

    在三分钟之后就查到了照片中的男人的一些信息,但是也是少得可怜的一点点而已。

    “迟浩月,性别男,二十八岁,国籍人士。迟氏企业的继承人。名下的产业无数,为人低调,鲜少在外露面。”

    “只有这些?”封擎苍拿到手的资料和凌非岩查到的一致。没有太多的收获。

    两人都有些失望,封擎苍看着这些资料手已经开始颤抖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就像是一个谜一样,比起自己的更为神秘。而且他还没有见过这个迟浩月,就觉得压力扑面而来。

    这个男人的忽然出现,像是在预警什么。他对裴诗语的好,不似作假,就像是他们真的相识那样,裴诗语对这个迟浩月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这个人到底是谁?就是他把我的语儿带走的吗??那他把语儿带去了哪里?你们快查查看是否有他的联系方式,想方设法联系上他,把语儿给我送回来。”

    施怡没有此刻没有办法去深思过多的问题,她只想早点见到裴诗语。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对裴诗语很好,她都不在乎。

    “怡儿,你先不要激动。现在知道是这个人带走了语儿的话,就好办了,我会让公关的人去洽谈,先去找迟氏的代表询问清楚。而且他看着对我们的女儿很好,可能是旧识,语儿才会跟着他走的。你先别太担心,一切有我在。”

    经过凌非岩的安抚,施怡又冷静了下来。

    凌悦在一旁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自己去琢磨。她也不知道裴诗语的身上到底还藏了多少故事,多少她们不为认知的东西,总之这个男人的忽然出现,也应该是上天注定的,是来帮助自己的。

    这为她从新找回封擎苍的心又近了一步。她还真是需要感谢一下裴诗语了,若不是她自己出门被人带走的话,也不会让他们发现这个人的存在。

    “几次交涉都出现了问题,对方不愿意透露这个叫迟浩月的联系方式。”凌非岩叹息了一声。他没有办法出示自己的真实身份与对方交谈,这也有些难度。

    “让我来试试。”

    封擎苍又给迟氏的高层打了一个电话,得到的信息就是,迟浩月是继承人,他的行踪不便透露,而且他平时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公司。因为迟氏企业的生意在世界各地都有,迟浩月一个继承人,基本上就没有稳定的办公地点。电话更加是没有的。

    一时间得到的消息又断了,不过总比没有的好了。

    谁都不会因此而气垒,反而是更加上心。

    又让人秘密去查了迟浩月的信息,不管付出多少财力和精力去查,封擎苍都决心要把这个神秘的男人查个明明白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