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8章 人不见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8章 人不见了

    却说封擎苍从山庄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到和裴诗语一起住的家中。而是先去了超市买了食材,又订了甜点。

    做这些还是因为他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裴诗语说明一下关于她身世的问题。他不想那么马虎,如果是在饭桌上这样说出口的话,可能会让她更好的接受。

    因为在她肚子饿的时候,她不会那么的激动。现在的她变得美食在她的心里占着很重要的位置,甚至是比过他的。这一点封擎苍很清楚,所以决定要做一桌子美食,先抓住了她的胃,再和她说重要的事情。

    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打开家门的时候,家里是漆黑一片。一盏灯都没有打开的。而且一点声响都没有。

    就让封擎苍觉得有些不对劲。想到裴诗语可能是睡着了还没有醒,就是没有想过,她已经独自出门去了。

    放下东西的封擎苍直奔裴诗语的卧房,她的房门依然是上着锁的。敲了敲门,没有人来开门,封擎苍才叫了两声。

    “小语。你在里面吗?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应。封擎苍的心咯噔跳了一下,那种害怕的不好的预感,再次提升。

    “裴诗语?你在不在里面?快点给我开门!”从刚开始的轻轻敲门再到用力拍打,封擎苍已经失去了耐心。

    他等不及了,但是裴诗语卧室的钥匙她已经全部收走。没有钥匙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这扇门。再说这扇门的做工精良,选择的锁头的品质更是没话可说。

    当他用脚踹的时候,整个房子都震撼了,巨响更是影响到了隔壁邻居。

    封擎苍心里的害怕已经到了极致,很慌,有些不知所措。

    “小语肯定是出门了,对的。”这样出言安慰自己,封擎苍觉得可能会好受一些。同时他也拿出了手机,当她的手机铃声没有在卧室内响起,没有在这个家里响起的时候。他开始不断的重复拨打一个号码。

    提示的总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封擎苍心乱如麻,裴诗语谁也不认识,她这么晚了能去哪里?可能是等他太久,出去吃晚餐了呢?封擎苍这样想着心里平静了一点点,但是他心跳的频率依然很快。

    电话打了二十多个依然没有人接听,封擎苍彻底急了。他查了物业的电话,给物业的人打了一个电话,得知果然是有人看到了裴诗语下午的时候独自出了小区。

    封擎苍拿上钥匙之后就开始出门去找。看了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不管是吃午饭还是晚饭,这个时间点都也该回家了。而她还是一个脚受了伤的人,能去哪里?能走多远?

    不安的感觉笼罩了封擎苍的全身。他甚至出现了一个怀疑,是不是总统公馆的人偷偷把裴诗语接走了。

    又是不是石晓晓给裴诗语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裴诗语得知了以后就去了医院探病呢??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开着车在路上寻找,封擎苍的手眼都没闲着。

    封擎苍只能一一的打电话。

    先给医院的唐夜打了一个电话,“啊夜,小语有没有去过你那里?”

    “没有啊,怎么了?她也知道我受伤了吗?”唐夜好奇的问道。电话里唐夜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看不到封擎苍此刻紧绷着的冷脸。

    “没事。”挂了电话,封擎苍又马上给总统公馆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人不是施怡,也不是凌非岩,也不是凌悦,而是一个佣人。

    封擎苍只问了一声,她说裴诗语根本没有回到总统公馆。封擎苍有些不信,因为这个时候,能联系的人他都联系过了。实在想不出,这个失忆的裴诗语还能去哪里?

    不相信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肯定是她认识的人才能带走她。封擎苍再给凌非岩的私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凌先生,我是封擎苍,很抱歉那么晚给您打电话。我就是想问一下您,小语是不是已经回到总统公馆了?”封擎苍语气略急,但是该有的礼貌和风度却没有消失。

    “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小语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她怎么会回来?”凌非岩在接到封擎苍的这个电话的时候,他也正准备给封擎苍打电话的。

    但是听到封擎苍说的话,他完全懵了。完全没有弄明白封擎苍说这话到底为何,难道是因为他已经有预感自己会联系他询问关于裴诗语的问题吗?

    “她下午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家,我想她是不是跟着凌夫人一起回家了。”封擎苍内心已经不平静了,他已经听出来了,裴诗语根本就不在总统公馆。那这么晚了,她去了哪里谁知道?

    “啊苍啊,你要把话说明白。我夫人说了,今天去接语儿的时候,是你不让她回来的。这会儿给我打这个电话,你到底所谓何意?是不愿意让语儿回到我们夫妇身边吗?你要知道她可是我们的女儿,就是女儿回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你暂且和我说说,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说出来解决的。”

    凌非岩已经是满脸的不高兴了,但是他想到封擎苍是裴诗语的未婚夫的时候,再想到他对裴诗语的呵护,他就是不高兴也要耐着性子好好的与封擎苍说话。想办法去引导他。

    “凌先生,我知道小语的身世。我今天拦着也是有我的理由的。而且我已经答应了凌夫人了,我会先开导小语,让她接受你们,然后再带她回总统公馆的。”封擎苍现在和凌非岩对话,并没有太多的顾忌。

    他想过,凌非岩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说出自己的想法肯定是可以得到凌非岩的理解的。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何还要打电话过来问小语是不是在我家?”凌非岩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