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7章 冰释前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7章 冰释前嫌

    凌悦就继续说下去了。

    “不管封擎苍对小语妹妹有多么好,始终还是男未婚,女未嫁的,而且她连封擎苍也忘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妈妈,您说我说得对吗?”

    施怡也陷入了沉思,稍稍点了下头,也是赞同凌悦的说法的。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他的性子冷酷无情,要是因为小语妹妹忘记了封擎苍,哪天不小心惹怒了他的话,他还能放过小语妹妹吗?”

    “悦儿,休得乱议论是非。封擎苍是何人,人品又如何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就是他对谁动怒,肯定不会对语儿发脾气。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不要胡加猜测!”

    本还能继续听下去,就是想看看凌悦有什么话要说。谁知道她到了后面越说越过分,凌非岩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隐隐有些动怒。

    说话的时候更是厉色以对。这话重的吓住凌悦,也让她闭上了嘴。但是她的眼神却是胆怯的看向了施怡。

    “你对悦儿那么凶做什么?她也没有说错。她就是打了一个比方,想了想后果。这话就是她不说,我也能想得到。你今天是没有看到,我再三开口说要带走语儿,他是一脸的不情愿,到最后好说歹说才说服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给语儿灌了**汤了,我们怎么敲门说尽好话了,语儿也没有说上一句。使得我们就这样干巴巴的在门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我这腿都站麻了。”

    因为凌悦被凶了一顿,施怡才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凌非岩听了脸色更是难看了,不是他不相信封擎苍的为人,而是他和施怡相处一生,她从未有过任何的不公,更不会在背后论人是非。这话都说出来了,肯定是没假了。

    看来封擎苍身上确实有些他所不知的。还是要多加留意。却不敢派人去封擎苍的身边查探,他的身份地位,想要安插一个人在封擎苍的身边,不出三天可能就被抓包了。

    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但是为今之计,为了安抚妻子的心伤,凌非岩决定今晚就给封擎苍打个电话,让他把裴诗语送回来。

    “我知你没有亲眼看到肯定是不会信的,我们的语儿是那么的乖巧懂事。想来是不可能会让我们伤心的,封擎苍的为人也是可圈可点的,他对我们语儿的好也是看得见的。但先去情况不一样,不是说我不尊重语儿的想法,她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允许我们大意啊。非岩,哎”

    到了话尾,施怡的已经只剩下叹息,她也察觉了。

    今天她一直都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中,更是在背后议论人的是非了。就算这个人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也实属不该。

    换做是以前的自己,哪里会这样做呢?今天的她过于失控,变得不像自己。但就是想明白了以后,施怡还从裴诗语的角度考虑,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

    看了一眼窗外,凌非岩背着身对妻女道:“好了,这件事就议论到这吧。时间也不早了,先去吃晚饭吧。”

    本是想叫施怡去休息一下再吃晚饭,凌悦的打扰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之中悄悄流逝。

    夏天本来就暗得晚,这会儿天色都已经变暗了。而且暗得很不平常,肉眼可见昏暗的天空上正是风起云涌,空气也是沉闷得让人心烦,俨然就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奏。

    凌非岩虽然同意了施怡的请求,但是还是需要将施怡说的话再消化一下。很多事情表面上看似简单,实质上却可能隐藏着很多的无奈。

    对于封擎苍的人品的了解,使得凌非岩对此事更加的小心谨慎。他惯于思考,不会立马下结论。两个男人如果交谈,应该不会有何隐瞒。凌非岩思及此,也随后下了楼。

    饭桌上谁也没有提及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食之无味的晚餐。饭桌上的沉闷让凌悦觉得有些压抑,她不喜欢现在这个状态,一家人本应该是和乐融融的在饭桌上谈论一些趣事儿的。现在却没有,始终是变了啊。

    压抑的同时她的心里也在窃喜。想到明天很有可能就会再看到裴诗语出现在这个家里,还是被封擎苍亲自送回来的,她就忍不住想笑,但是在饭桌上还需要极力忍耐。

    “爸爸,妈妈,我吃饱了。你们慢慢用餐吧。我先上去休息了。”凌悦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随意的吃了两口就借口离开了。

    “嗯。”凌非岩没在意太多,只是点了点头就放人离开。

    “悦儿,你别想太多。吃这么一点晚上肯定是会饿的。要是饿了你再说一声,让人给你准备一些宵夜。”施怡还是比较关心凌悦的,一桌子的菜谁都没有动筷子,凌悦就吃饱了。施怡就想到,可能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还是影响到了凌悦的心情。

    忽然的关心,还是让凌悦觉得暖心,她对施怡真心实意的露出了一个笑脸,再看了一眼施怡同样是没有胃口吧,根本就没有吃到什么。

    “谢谢妈妈,我会想通的。您也是,多吃一点。看你最近消瘦了不少。那我先上去了。”

    “好,去吧。”

    凌悦走后,施怡勉强吃上几口。却也就是一点而已,然后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吃饭的走神导致凌非岩叫她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怡儿,怡儿!”

    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凌非岩才提高了分贝。

    “啊?怎么了?”

    “尝尝这个,你平时不是很喜欢这道菜吗?今晚你是一点都没有动。”凌非岩将菜已经夹入施怡的碗中。

    施怡才回神看到了满满一碗的菜已经堆成了小山一样高,噗呲一声就笑出声了。亏得是她嫁了一个好老公,事事儿都会关心她,以她为中心,为她考虑。就连生活上的琐事,夫妻那么多年了,也从未变过。

    想起今天两个人的争执,确实是做得过分了一些。凌非岩体贴之举,让施怡找回了笑颜。

    两人因为这顿饭而冰释前嫌,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