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偷听被发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5章 偷听被发现

    “那封擎苍不愿意我把语儿接到身边,我看他就是自私。他就是想要独自霸占语儿,不想让语儿和我们团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我今天去接语儿的时候,就是他多加阻挠的。”

    这都是凌悦在回来的时候提醒施怡说的话,施怡在情绪稳定一点的时候又和凌非岩提起了。

    封擎苍?他怎么会如此做?他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他们一家人团聚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凌非岩想不出封擎苍阻挠施怡接回女儿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那我等下给他去个电话,问问他是什么情况,我再和他说说,让他找个时间把语儿送回来吧。”

    不知道自己的话对于封擎苍管不管用,但是现在为了安抚施怡的激动的情绪,只能先说了。自己好歹是个总统,不管封擎苍是什么原因不想让裴诗语回到他们身边,那既然他这个总统开口了,他封擎苍怎么也得给自己三分薄面的吧。

    “你早就该这样做的,我说的话对他不管用,你说的话对他肯定管用。我就不信你这个总统都发话了以后,他还能想法子把我的语儿强扣着不成?”施怡脸上一丝复杂的神色划过,她现在有很多的想法,却没再说出口。

    谁曾想,今天高高兴兴的出门,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现在这样想想,施怡才觉得凌悦说的太对了,封擎苍根本就是故意的。

    “好,那你先去休息一下吧。等晚餐做好了,我再让人去叫你起来用餐。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外面又热,还是先休息一下,让身心放松放松。等你醒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凌非岩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他已经这样说了,施怡也没有什么理由不信他。

    她在回来的路上的时候,凌悦就已经帮自己分析好了,早就知道封擎苍不会听自己的话。她得让凌非岩亲自出马才能带回裴诗语。

    她以为今天凌非岩下班回来看到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帮自己的。没想到他居然帮着封擎苍说话了,才让她烦躁的和他起了争执,也是一时间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现在好了,凌非岩同意了她没有什么担忧的了。就等着明天裴诗语与封擎苍一同回来就可以见到她了。

    而她也一定会是一个好妈妈,会把裴诗语照顾得很周到的,也会让她在短时间内就接受她是她母亲的这个事实。再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凌悦在暗处听到自己的计策得逞了之后,心生欢喜。不管她的父母如何,他们是不是还爱自己,她都不想去理会。

    现在她没有太多的闲暇去在乎那些亲情,在今天看到封擎苍对裴诗语的好的时候,她就想过了,要是她能和封擎苍一起生活,就算是住在很小的房子里,她也会觉得幸福的。她不要全世界,她要的只有封擎苍一人而已。

    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却在转身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古董花**。在花**声传到施怡和凌非岩的耳朵里的时候,凌悦紧张得不知道如何面对。

    施怡被忽然的声音吓到,凌非岩也是迅速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谁在那里偷偷摸摸的?还不快出来?”凌非岩安抚了一下施怡,就抬步走向凌悦所在的方向。

    他们所在的地方,下人一般不会来打扰的。而他们刚才起的争执,应该是被打破了花**的人听了去了。若是被传到了外面的话,可能会有流言和不好的新闻出现。

    “爸爸,妈妈,原来你们在这里。找了你们好久了。”凌悦没等凌非岩过来就主动出去了。反正他们刚才谈的也不是国家大事,也不是见不得人的秘密,她就算是偷听被发现了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只是凌悦知道,她现在这个家中的身份地位很尴尬。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她不知道凌非岩夫妇对她是何想法,总归还是和以前有不一样的地方的。

    想要与他们亲近,总是隔着一层过不去的东西。这个应该就是隔阂了吧。大家心知肚明谁都没有提出来过,凌悦也不会在这个家里乱来。

    凌非岩看了地上的古董花**碎片,眼带探究的看了凌悦一眼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走路怎么那么不小心还打碎了花**?”

    以前的他对于凌悦总会和颜悦色,就算是她做错了事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严厉。

    凌悦心生不快,却还是露出了笑意,天真无比的道:“急着找妈妈,远远听到好像是你们在说话,跑过来的时候大意了,爸爸也知道我就是这样的性格的。抱歉打碎了您喜欢的花**,您不会怪我吧?”

    凌悦已经先认错了,凌非岩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他是不会相信凌悦说的话的。她说自己是跑过来才会把花**打碎的,如果是跑过来的话,看她穿的高跟鞋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所以就证明了凌悦其实是在说谎,她一定是在这里偷听许久了。

    换做以前的凌悦肯定不会这样说,她肯定会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不会像今天这样掩饰,到底还是变了。凌非岩再有深意的看了凌悦许久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看到她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去看四周的时候,凌非岩才转身离开。这是他第一次对她不理不睬。

    “是悦儿,过来吧。”施怡听到了凌悦的声音之后,她就开口了。

    “妈妈,我找你好久了。下午回来的时候你就说要休息,去你房间你也不在。怎么在这里呢?”凌悦已经走到施怡的身边坐下,抱着施怡的手臂问道。

    “没事,在这里和你爸爸说点话。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儿?”施怡现在唯一的安慰就是凌悦变好了。

    “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可惜我没有太大的本事。知道妈妈是因为小语妹妹的事情不开心,我却想不出好的办法让她尽快回家和我们一家团聚,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就想着妈妈也一定会因为这个事情烦的。所以就想来找您和您说说话。这样也能陪着你解闷了。谁知道整个家都找遍了,都没找见您,所以有些着急才把花**打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