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3章 好事多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3章 好事多磨

    却还是被她留意到了。迟浩月既然安慰自己,又为何他自己是心事重重的模样呢?裴诗语还被刚才的梦境困扰,就是看出迟浩月有些不对劲她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刚才的那个梦实在是过于逼真,就像是现实中发生过一样。她几次在梦中的时候告诉自己,那只是她做的一个梦,不是真的。伤痛却真实的告诉自己,无法回避。

    若不是真的快要死去,想来她也没有办法从这个梦境中逃生吧。靠在迟浩月的怀里,裴诗语的心久久都没有办法放下,一直提着。

    再说施怡和凌悦两人回到总统公馆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被施怡训斥过之后,凌悦倒是变得乖巧了不少,一路上凌悦都在车上安慰施怡。为裴诗语说尽了好话,就是为了让施怡早点把裴诗语从封擎苍的身边带走。

    这样她才有机会再和封擎苍续前缘。今天再看到封擎苍的时候,她觉得他变了,人还是那个人,但是对待自己的态度却更冷了。

    怎么说她也是他曾经的未婚妻,做过错事,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看淡吧。他难道不知道他一直在她的心里吗?她对他的感情,就像是一棵小树苗慢慢的长大,然后在她的心里扎根了一样,她的心就是沃土,一直养育着他。以她自身为养料,终于在她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变成了撑天大树。

    她还爱着他,这种感情现在只能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只有她一人能体会这种不敢爱不敢表达的撕扯。

    她恨透了裴诗语,不管是不是施玲有错在先,她回来抢自己的父母就是不对。她还抢走封擎苍。害得她马上就要变得一无所有了。她的余生该变得多么凄凉啊?呵呵,她最在乎的裴诗语总会沾染上关系,真是可笑,到底谁才是最可恶的坏女人呢?

    凌非岩回到家中的时候,就看到施怡闷闷不乐的独坐一处,故而上前询问。施怡却只是摇摇头还是一脸的忧愁。

    “我听说你今天去接语儿不顺利,到底是什么原因和我说说吧。不要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你的身体本就不好,再憋着不说,到时候又要胸闷了。”

    自己这个娇妻一直以来都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有事情也不会对他说出来,会自己承受。一起生活几十年了,凌非岩自然了解她。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都能看懂。但是他也需要开导她。

    在凌非岩的口水快要说干的时候,施怡才叹了好几声气,他说的不错,憋在心里确实难受,而他也了解自己,知道她不会瞒着他的。

    “非岩,我真是一个失败的母亲。悦儿我没有教导好,就连语儿都对我心存芥蒂,今天去了,她对我实在是太”

    就算没有说明白,凌非岩大概也能想得出,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了。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裴诗语会让施怡伤心而归的,她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孩子,而且他们也是认亲过的,裴诗语这个孩子相当的乖巧。比起凌悦好上太多,是一个拥有成熟的思想的独立女性。

    而施怡又是她的生母,她不应该这样的。但是不管如何,裴诗语始终是他们的宝贝女儿,仅此一个的血脉相连的女儿,他们应该对她更宽容一些。

    因为他们也没有给过她母爱和父爱不是吗?那既然如此,又有什么资格来让她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妄想让她做什么,她就会乖乖听话的做什么呢?

    “怡儿,还是要给孩子一点时间。过去那么多年,她都独自走过来,承受了那么多我们所不了解的伤痛,吃了那么多苦,万事都不能急于求成。再用心一些,总会看到成果的。”

    “你说的我都懂,我又怎么会不懂呢?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应该弥补语儿,把她接到身边好生照顾,也是遂了我的心愿了。好事多磨,今天去找语儿的时候,她竟然失忆了,根本就识不得我!而且还不听我说话,看我的眼神更是冷漠得让人发抖,非岩,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呢?”

    施怡回忆起今天裴诗语的情况之后就开始掉眼泪了。

    忙着帮她擦眼泪。凌非岩一手将她环抱入怀中。这事发突然,施怡说出来的时候,他还震惊中。但好歹是一个领导者,见过的大风大浪岂止这点,他可以面对很多突发的事件,都能在短时间内想出对策,唯独对裴诗语,他目前也是无计可施。

    他们夫妻二人,亏欠裴诗语的实在是太多了。

    “一切先顺其自然吧,不要过于强求。语儿就算是失忆了,那她也是有属于自己的想法的,我们先静心听听看她自己是怎么想的。”凌非岩比施怡更理智,不会那么的感情用事。他也在乎人权,尊重裴诗语个人想法。

    “她现在哪里有什么想法,她根本就是拒绝和我沟通了!非岩,你今天是没有亲眼看到,若是你和我一起去的话,你也会和我如此这般难过。是我的错,是我的原因,才会在苦尽甘来的时候再生事端。”

    施怡自责,她的心实在痛得不行。特别是自己的女儿那么不好过的时候,她怎么还能心安呢?

    “怡儿,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们都不想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境遇,为人父母的若是帮不了孩儿,那就要选择相信她,相信她自己能够处理好现状,并且适应。”

    听到此,施怡腾的从凌非岩的怀中站起身,悲伤过度又忽然起身,让她的血糖没供应上,差点因此而摔倒,摇晃了几下身子被凌非岩稳稳的扶助。

    “怡儿,你没事吧?你看你,又没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你也不要急,快坐下说。”凌非岩担心施怡的身体,将她扶着坐下,却被她用力躲开了他的手,又退后一步与之拉开了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