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 噩梦缠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2章 噩梦缠身

    当她一直想要喊的时候,她一直发不出声,然后裴诗语就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她心里的想法好像可以传递出讯息,让封擎苍和他的未婚妻可以读懂。

    “棋子?你到底想要利用我去做什么?你告诉我!封擎苍,你这样对我,到底是为什么?你接近我又到底为什么了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封擎苍的未婚妻忽然大笑出声,反手就在裴诗语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她笑得很张狂扯着裴诗语的头发,她说:“哈哈哈,你别问苍哥哥了。还是你再继续装疯卖傻?你以为你能把他从我的身边抢走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愿意接近你,自然是为了”

    “悦儿,闭嘴。”封擎苍就是对他未婚妻说重话的时候,也是那么的温柔。一点不做作。这一点让裴诗语意识到,和自己相处时候的封擎苍,对她的好,应该都是把她当成了这个叫悦儿的女人对待了吧?她才是她的影子。

    “你让她说清楚!”眼神满是恨意的瞪着封擎苍,裴诗语此刻已经极度厌恶这对男女了。

    她的发被揪得生疼,她的脸被她的刀子划花了好几道。离着鼻腔是那么的近,她都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你算什么东西?让我说就说吗?还有,你凭什么用这种眼神,这种语气对待我的苍哥哥,你现在是想要命令他做事吗?裴诗语,你最好认清楚你的现状,你到底是什么,你真的能搞得清楚吗?哈哈哈,你不过是一个可怜虫,一个没人要的可怜虫,你就算是知道了真相对我们也无可奈何。你弱小得如一只蝼蚁,你什么办法也没有。”

    封擎苍的未婚妻的话说得不明不白的,裴诗语根本就没有办法消化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她讥笑着裴诗语,她一次次对她施暴,封擎苍都没有出手阻止。他在一旁冷眼旁观,看她被他的未婚妻打得快要断气,也是无动于衷。道是他真的是铁石心肠,真的一直都是在利用自己吗?那她到底有什么值得被他利用的地方呢?裴诗语实在想不明白,她太累了,太痛了,好想就这样睡过去。

    然后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温婉的女声响起,她说:“悦儿,过来,不要和她这种女人离得太近。对你的影响不好。”

    “这种女人是指我吗?呵呵”

    裴诗语看着梦里的施怡笑了,笑的骇人,她的笑声也很尖锐刺耳。

    “你别想对我的悦儿做什么,我会保护好她的。你这个坏女人,就和你妈妈一样,她坏事做尽,丧尽天良。你就和她一样,果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想来害我的宝贝女儿,劝你早点死了这个心吧!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还有苍儿,他根本也不爱你,他在你身边都是想要折磨你,你还想着他对你好,是因为喜欢你吧?你别天真了,做那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许你辱骂我妈妈,你闭嘴!”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听到别人提起自己的母亲,却是那么的不堪。

    裴诗语尽管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但是她绝不容许这些恶人对她出言不逊。

    “你就算是维护她又怎么样?她还不是糟了天谴了?你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去陪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浪费粮食,为祸人间的!劝你识相的就早点去死吧,别在想着坏心思做坏事了!”

    施怡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刺痛着裴诗语的心。说是字字诛心真的一点不过分,她怎么会这样说自己呢?

    裴诗语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她到底做过了什么事情惹到了这些人?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呢?她的头痛欲裂,她想要挣扎起身,身上捆绑着她的绳索却让她动弹不得。

    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绝望,这三个人还在她的耳边喋喋不休,不断的对自己谩骂,更是出手将她打的遍体鳞伤。

    裴诗语看着施怡抢过了她女儿手中的尖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时候,她的心绞痛,她的眼神绝望和悲伤,她不想这个女人再靠近自己了。她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她没有做过错事!

    “你才是坏女人!你才是!你才是!你们给我滚开!滚啊!别靠近我!”手脚用力的挣扎着,裴诗语喊得声嘶力竭。她不是想要救自己,她真的不想死在这个女人是手上。这是她唯一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

    束缚着自己的枷锁终于在她无休无止的呐喊和挣扎中解开。

    裴诗语从噩梦中醒来,全身都是冷汗。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小语,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才惊醒,裴诗语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听到了迟浩月的声音,然后就是他从外面冲了进来。

    双手扶着自己的肩膀,看到裴诗语一身的冷汗,确认了裴诗语确实是做了噩梦。迟浩月才用手在她的背后慢慢的拍打,试图让她忘记那个噩梦。

    但是这个梦就像是扎了根一样在裴诗语的脑海里生长开来,极其迅速的。

    “没事了,别害怕了。只是一个梦。早叫你早点休息的。如果早点休息的话,应该就不会做噩梦了。”迟浩月抱着裴诗语,轻轻的在她的耳边低语。

    而他的声音就像是清澈的山泉水,滴答滴答的从岩石上一点点的滴下来,然后在裴诗语的心上泛起了涟漪。

    至少有半个小时,裴诗语才从这个噩梦中回过神来。

    “谢谢你,我没事了。”裴诗语由衷的对迟浩月说了一声谢。

    谢谢他此时此刻陪在自己的身边,给她安慰,给她勇气。不然她会陷在那个真实得就像是发生在前一秒钟的噩梦里无法自拔。

    她不得不去细想,这个梦是不是只是一个梦,还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呢?这个梦的寓意为何?为什么她今天在看到那两个女人之后,就开始做噩梦了呢?

    “小语,别害怕。只是一个梦,不管有多么的真实,明天就会忘了。”迟浩月眉头的凝重,没有刻意让裴诗语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