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 半夜别爬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1章 半夜别爬床

    “没,时间不早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我们去休息吧。”迟浩月笑笑的道。

    他大概已经猜得出裴诗语现在在紧张什么了,她不安的情绪几乎让他笑场。她纠结在一起的眉毛也是那么的可爱。

    他看了她那么多天,此时此刻的她是最可爱的时候。她不安的小眼神,时不时的看一下自己又快速逃开,是在害怕自己发现吗?

    “那个,那个,我还不是很困,要不你先去睡吧。我想再看看电视。”裴诗语没有办法直接开口问迟浩月,今天晚上他们是不是一起睡的。这要是问出口的话,他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矜持的女孩子。

    其实她也可以问,今晚她可以不可以睡客房,但是转念一想,这两个问题,追究到底,其实不就是一个意思吗?索性还是让他来问自己好了。就看他够不够醒目了。

    “那我在这里陪你。什么时候你困了,我们再去。”迟浩月说的最后四个字很轻,似是在有意提醒裴诗语。

    “我没关系的,你真的不用在这里陪我的。我看电视会到很晚。”所以你自己去睡吧,别再聊了……

    “你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你想看到多晚都可以。只要你喜欢就好。”迟浩月丝毫不介意自己是否会疲惫,完全以裴诗语的头看齐。

    “……”这人怎么这样,她的意思其实也很明显了啊。她就不信,迟浩月那么聪明的人会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是在撵人!

    “那个,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陌生的。”

    “嗯,以后会变熟的。别担心。”迟浩月已经靠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了。

    裴诗语更是不安了。他到底懂不懂啊?

    “好了,你赢了好吧!今晚我睡哪里?”裴诗语是熬不住了,电视她可不是那么喜欢看的,在家里看电视纯属就是因为太无聊了,实在没有事可干了,她才看的。

    现在让她熬夜看电视,还不如直接要了她小命得了。迟浩月根本就是故意的,他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还和自己僵着。

    缓慢的转头看向裴诗语,她正不安的绞着自己的手指头。低头等着看着某处等着他的回答。

    “你想睡哪里呢?”本应该温润如玉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沉,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边,还带着一丝邪魅。

    没有因为迟浩月忽然散发出的无限魅力迷失心神,裴诗语冷静的道:“我当然是想一个人睡了。”

    “我们还没有结婚,当然是分开睡的。也罢,你忘了,会想多了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是,小语……”

    “但是什么?”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睡的话,我的房门随时为你打开的。千万不要做半夜爬床的事情哦,否则可能会吓到我的呢。”迟浩月的话配合着脸上的表情,实在是让裴诗语哑口无言了。

    一脸懵逼的样子,裴诗语的脸腾的变热,变红。就是柔和的灯光打在脸上的时候,也能看得清楚她的羞涩。

    “你,你你、爬你个大头鬼啦!哼!”半天才反驳了迟浩月,裴诗语才发现,原来迟浩月也是如此的恶趣味,和封擎苍一样样的!这两个人可能都是大魔头呢!

    “好了,别生气,逗逗你的。我抱你上楼休息吧。就如我所说的,我们还没有完婚。没有得到你的应允不会对你如何。”

    迟浩月可能是很明白裴诗语心里的想法。她想听的话,他总是会说。有些惊讶的看向他,裴诗语感激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迟浩月的承诺之后,裴诗语配合着迟浩月,让他抱自己到了客房,可能是因为太困了,她才躺下不久,就合上眼睡着了。而迟浩月却还守在她的身边。

    看着裴诗语精致如陶瓷娃娃一般的睡颜。迟浩月有些移不开眼。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描绘着她脸上的轮廓。

    她的眼,她的眉,她的唇,都和那个女人有几分相似。但是裴诗语比起那个女人更加精致,更年轻,更有活力。

    到了深夜的时候,裴诗语开始噩梦缠身,在梦中,她不断的梦到封擎苍。还梦到了白天来她家里的那两个女人。

    年轻一点的女人,她一直指着裴诗语的脑门,骂她不要脸,还说她勾引了封擎苍,告诉她封擎苍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她这样的狐狸精。裴诗语想要反驳,还未开口,就被她一巴掌扇到了地上。

    想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还击的时候,裴诗语又发现了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了。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给自己。

    动不了怎么办?只能看到封擎苍所谓的未婚妻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锋利到泛光的刀子,在自己的脸上拍打,每每打一次,她就会笑得花枝乱颤的。嘴里说着不干净的话,每一个字都难听得让人作呕。

    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这么办?裴诗语想要大吼着告诉那个女人,她一点都不喜欢封擎苍,更不会去勾引一个有妇之夫,让她赶紧把封擎苍带走,有多远滚多远,不要住在她的家里,她也不想看到这对狗男女。

    当她想要这样喊的时候,封擎苍就出现了。

    他一脸狰狞,他本俊美无双的容颜上也是被厌恶所覆盖。他对她说,“裴诗语,你就是一颗棋子,我手里的一颗棋子。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将你留在身边一些时日。如果你学不会乖乖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早就明白封擎苍接近自己是出于某种目的。裴诗语在听到亲口承认的时候,她的心很痛,这种痛让她接近窒息,但是她必须搞清楚,他们这些坏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是她不懂的。

    就算此刻要被他们杀死,裴诗语也要死个明明白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