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很像一家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7章 很像一家子

    “回来了?”余问渊面带浅浅的笑容,迎面走来。

    裴施语看到余问渊,那种心虚感又涌了上来。

    “余大哥,我……”

    “你哪弄的小狗?”余问渊的目光投向她怀里的小狗,出言询问打断了她的话。

    “在路上捡到的,它叫乖乖。”裴施语抚摸着乖乖的头,扬着它的小肉爪说道:“乖乖,这是余大哥,来,跟他打招呼。”

    乖乖并不领情,看了一眼就窝在裴施语的怀里,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裴施语有些诧异,乖乖给她感觉很软萌,没想到也会不喜欢理人。

    跟在她后面的封擎苍看到这一幕,决定今天晚上给乖乖加个鸡腿。

    “这小家伙还挺高冷的。”余问渊笑道,想要伸手出去逗弄,却被乖乖呲牙威胁,一副再动我就咬你了的模样。

    封擎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嗯,这条狗不错!

    “乖乖可能比较认生。”裴施语不好意思道。

    “大家已经在等你了,我们走吧。”余问渊笑笑,并不在意。

    “封少,抱歉,我要把我的助理带走了。”

    ‘我的’两个字加了重音。

    “那已经是过去式,以后她是我的助理。”封擎苍幽黑的眼眸充满得意。

    余问渊微微诧异,目光投向裴施语。

    “余大哥,我正想找机会跟你说,我决定去封氏秘书办上班。”裴施语心底更加觉得愧疚,余问渊是她的伯乐,结果做了这么大的决定,却是最后一个让他知道。

    余问渊的脸色有些微僵,可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你的能力确实应该需要更大的舞台施展,不过飞得再高,你别忘了你依然是我的助理。”余问渊的目光望着封擎苍,笑意中带着挑衅。

    “当然不会忘!”裴施语连忙保证,之前答应余问渊做助理,是以兼职的形式。

    工作内容并不多,只偶尔充当一下翻译等,顺带催个稿。

    之前和封擎苍谈条件的时候,也曾经说过这个问题,他也同意了兼职的请求。

    封擎苍态度淡淡,并不因为余问渊的挑衅而有和动作。

    人都在我这里,有何可惧?

    “封少,我现在要把小语带回去。”余问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话里有话。“非常抱歉,私人聚会,也就不邀请你了。”

    封擎苍并没有理会他,目光望向裴施语。

    “别喝酒,也别吃辛辣的东西。”声音很温和,意有所指。

    裴施语耳根顿时红了起来,“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把乖乖交给我吧,太多人它会不自在。”

    裴施语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将乖乖放到封擎苍的怀里。乖乖现在对封擎苍已经非常熟悉,虽然忍不住抖一下却并不排斥。

    对着裴施语低呜了一声,就乖乖的趴在封擎苍的怀里。

    “乖乖听话,晚一点我就接你回来。”裴施语摸着它的脑袋,温柔道。

    “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它的。”

    两人一狗,场面温馨极了,好像照顾自己的孩子。

    余问渊眼皮一跳,笑意有些僵。不再耽搁,直接把裴施语带走了。

    封擎苍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幽黑的眼神闪了闪。

    走到包间门口,余问渊突然开口问道:“你确定要给封少做助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坐我的专属助理。”

    “谢谢你,余大哥,我已经决定了。”裴施语低着头,好像做错什么事一样。

    “我并不是在质疑你的选择,只是希望你是心甘情愿,而不是被动的。如果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我可以帮你解决,没人能够强迫你。”余问渊敛起笑意,一脸认真道。

    裴施语连忙摇头:“没有,我是综合考虑,才决定去试试。我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并没有被谁威胁。”

    “那我就放心了,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都别忘了我是你的后盾,谁也不能欺负你。”余问渊十分霸气道,别人说这样的话兴许是吹牛,他说这样的话那是非常有底气的。

    “谢谢你,余大哥。”裴施语感激道。

    余问渊笑了笑,打开门领着她一起走进包间,安慕容几人都已经在里面等着。

    安排的节目不少,散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裴施语拖着兴奋又疲惫的身体回到客房,洗漱完毕才想起她的乖乖。

    刚想换衣服出去找封擎苍,短信就过来了。

    封擎苍:开门。

    “怎么算得这么准!不会在我周围放了摄像头吧?”裴施语心底发毛,下意识望了望四周,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脑洞开得太大。

    封擎苍是什么人,至于这么下作么!

    她打开门,男人怀里抱着乖乖。

    一个冷硬的高大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又可爱的小狗,看起来十分的违和。

    裴施语没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刚想过去找你,没想到你就送过来了。”裴施语连忙将早就蠢蠢欲动的乖乖接了过来。

    “你的腿怎么样了?还难受吗?”封擎苍的目光不自觉往下走,反应过来连忙又拉了上来。

    说起这个,裴施语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已经磨破了皮,被水溅到火辣辣的疼。

    难得嚣张一次,没想到结局这么惨烈!

    “这是药膏,你一会擦一下。”封擎苍递给她一管药膏。

    “谢谢。”除了这个词,裴施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男人太细心了,她原本想着忍忍就好,没想到男人还专门给她找了药膏。

    “今天我过得很开心,谢谢你带我去骑马。”裴施语认真道。

    “嗯,应该的。”

    裴施语愣了愣,应该是什么鬼?

    “需要我帮忙吗?”

    “啊?”

    封擎苍的目光扫向她手里的药膏,裴施语顿时脸一黑。

    “不用,谢谢。”

    砰——

    门猛的关上。

    封擎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咳,这玩笑开得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