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0章 妖孽一般的存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0章 妖孽一般的存在

    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温热的水清洗了一把脸,裴诗语从浴缸里出来。其实她的脚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她自己能感觉得到,这些天下来,除了第一天,第二天有些疼之外,最近这两天就一点痒而已。裴诗语都要怀疑,她的脚伤是不是已经好了。

    但是还没有到拆石膏的时间,裴诗语也不敢乱动。只能将就着这样走。虽然一切都没有那么方便,却也不是特别麻烦的。

    才出了浴室门。就和迟浩月打了个罩面,裴诗语还在想自己的事情,也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他还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她洗了那么久,他居然还在外面站着等自己。

    “去大厅吧,我帮你吹吹头发。”直接把裴诗语从轮椅上抱着走到大厅,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擦头发专用的毛巾,吹风筒。

    “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洗头发的?”裴诗语不解的问道。

    她的生活作息,他也知道的吗?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你的事情,有什么又是我不知道的呢?”感觉到裴诗语的一丝警惕,迟浩月轻松的道。

    “原来是这样。如果我还能记得过往就好了。”裴诗语失望的道。也没再执着于迟浩月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

    但是他在吹头发的时候,却是很生疏的。总是把她的头发吹得乱乱的,还在脸上。迟浩月的手法绝对是没有封擎苍的娴熟的。

    “我感觉你以前好像也帮我吹过头发的吧,感觉很熟悉。”裴诗语浅浅的笑,眼里透露出幸福。

    “嗯,以前每次你洗头发都是我帮你吹干的。你是个小懒猫,每次洗完了头发,湿漉漉的出来,就开始到处乱逛了,也不管水滴得一地都是。每次抓你吹头发,你还不乐意,说太麻烦了。没有像现在那么乖过。”迟浩月的记忆好像回到很远以前,他对于过往的憧憬,说起过往的时候,他也是如此的幸福和心满意足。

    “是吗?你多给我讲讲以前的事情吧。也许你说得到了,我就能记得起来了呢?”裴诗语的心咯噔的一下跳了。

    迟浩月的解释,让她放在心底了。如果是经常帮自己吹头发的话,他怎还会那么笨拙?看似一个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人。

    “咝!”说他笨拙,果然如此,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她的头发被他拉扯得疼痛不已了。每次被拉扯,都会掉下那么一两根,真是一种别致的体验啊。

    “抱歉,这种事情,我怎么都学不会。手脚还是笨了一些,没弄疼你吧?以前你每次被我扯到头发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你还会动手打我一下,不过是轻轻的。要是疼得厉害了,你就打我吧。”

    迟浩月一脸的歉意,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对她认错。

    她心里的疑虑就这样被打消了!试问谁又能受得了一个美男子对自己撒娇呢?他委屈的咬着下嘴唇,鲜艳欲滴,极其诱i惑。

    如果不是他手上的动作没停,又扯到自己的一丝发的话,裴诗语差点被他迷住了。还好是他弄疼了自己也把她惊醒了。

    “没关系的。这本来就不是你该做的事情,你能帮我还是我该说谢谢的。哪能怪你呢。”裴诗语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就盯着迟浩月的唇。

    被咬过的唇,看起来更可口了。她要不要尝尝呢?感觉喉咙有一些干涉,困难的吞了吞口水。裴诗语意识到自己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心里直道:“这家伙真的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啊!他对她那么好,早晚有一天,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还是骗她的,她都很容易为他沉沦的啊。”

    “怎么了?好像不高兴。”迟浩月看裴诗语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发白,不解的问道。

    他对于男女之事其实理解不深,当然是没想到裴诗语刚才脑子会在想什么。就是时刻留意她的变化,觉得她忽然间变得有一些怪。

    “没事没事,我觉得头发好像已经干透了,不需要吹了。你能去帮我倒一杯水来吗?晚上吃得有点咸了,这会儿有些口渴。”裴诗语眼神闪烁。

    “好。你等等。”

    干了一大杯水,裴诗语才觉得喉咙没有那么干涩了。

    “你在这里看会儿电视,我也去洗一下。等我。”迟浩月就是和裴诗语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裴诗语都没听得真切他和她说了等他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让她在这里等他,然后晚上他们一起睡觉觉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道题怎么解?如果他们以前是未婚夫妻的话,那他们是否有发生过关系呢??他和她玩亲亲的时候,技术那么娴熟,他们以前应该是没少亲亲吧??但是最后一步有没有发生?裴诗语应该怎么问!她还不想进展的那么快,她还没心理准备!

    “在想什么?怎么那么入神?”迟浩月不知道何时已经沐浴出来。修长的大手在裴诗语的眼前晃了晃,才让她回过神来。

    裴诗语抬起眼皮就看到迟浩月站在眼前,而他全身上下就腰间包了一条浴巾。

    在他今天抱着她到处走的时候,她就觉得他的身材应该是很有料的那种。果然没错,八块腹肌线条很清晰。胸肌,肱二头肌,都是那种线条流畅精瘦型的。不是那种刻意去锻炼出来的大肌肉,这应该是常年保持锻炼练就的,让人一眼看去就很有食欲!

    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口水,裴诗语好像伸手去戳一下迟浩月的胸肌,不知道会不会很硬。

    “怎么不说话?”他曾见过她的这个眼神。

    “额?啊。没啊,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吗?”想要伸出去的手,又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腿上,裴诗语感觉自己的想法好像都被迟浩月看透了。眼神不敢再看迟浩月的眼。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裴诗语此刻是心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