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 随时都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9章 随时都在

    坐在车厢内,裴诗语忽然有一种错觉,现在的她好像没有办法决定她能去哪里。她就像是一张白纸,谁都能在她这张白纸上面画上几笔,不管对她是否有用。只要别人想的,都能来凑个热闹。

    是不是有点可笑?反正裴诗语是觉得自己可笑的,然后她控制不住自己就笑出声了。

    迟浩月听到裴诗语有些诡异的笑声在车厢内响起,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知道裴诗语为何忽然如此笑,就扭头看了她一眼。

    “小语怎么了?”

    “嗯?”裴诗语失神,没反应过来是迟浩月问自己,一会儿回神的时候又笑道:“啊哈,我没事啊,就是想起一些好笑的事情。所以就笑了。”

    “什么值得你一笑的事情,说来听听如何?”笑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的事情,他也想听听。

    “真没什么,雨越来越大了,你注意力集中一点小心开车啦。别老盯着我看。”裴诗语感觉迟浩月此时看自己的眼神是带着一些深意的,不如白天时候看自己那么清澈。

    摇摇脑袋可能是自己出现的错觉吧。裴诗语这样想的时候又看了迟浩月一眼,而他已经乖乖听她的话扭头看向前方。

    回到家中的时候,别墅内的卫生已经有专员来清洁打扫过,十分的干净,一尘不染的和下午初见的时候是天差地别。

    在打扫过后,别墅内的楼上楼下每一个角落的灯都全部被打开了。也是因为这样,好像才有了一丝丝暖意,有了家的感觉。

    “我先去给你放洗澡水,不过,你这个样子好像没有办法沐浴。你之前都是怎么洗澡的呢?还是……”已经很多天没有洗澡了呢?

    迟浩月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打量,看得裴诗语怪怪的,两人才相识。怎能说那么亲密的话题呢?而且他那个是什么眼神?他想说的是什么?还是什么?为什么不问完呢!

    “额呵呵,麻烦你去帮我放好水就好了。我可以自己洗的,你放心吧。”裴诗语无奈的挠挠头发,今天出门一趟被太阳晒得出了一身汗,早就想美美的洗一个澡了。

    “那好,你自己可以的话那还是你自己来吧。如果不行也别逞强,脚伤还没有好呢。需要帮手叫我一声就可以了。”迟浩月说完给裴诗语抛了一个魅惑众生的媚眼然后转身离开。

    这是光明正大的要勾搭自己吗?但是这个男人长得好看,做什么都感觉很棒棒耶!

    裴诗语又在原地吐槽了一下,等迟浩月出来叫了自己才过去。

    两人相处得算是很愉快了。有了几天的适应期,裴诗语如今就算是躺在浴缸里面洗澡也不会碰到水了。因为她会先用保鲜膜把自己绑着绷带的脚包得密不透风的,水也就进不去了。当然也不能刻意去碰水的。

    迟浩月看到裴诗语这样做,真是有些失笑了。这种方法亏得她想得出来,不过却是挺机智的。

    但是他也有更好的方法,既然她已经自己有本法了,他也就不提了。让她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去吧。

    他早就知道她其实是一个不喜欢别人掌控的人,只能去慢慢引导,而且还需要给她足够自由的空间。这样的人不吃软不吃硬,她的自主能力是比较分明的。

    脚上的防护措施已经齐全,裴诗语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进浴缸里沐浴了。迟浩月却还靠在门边,这模样又让裴诗语出现了一个错觉,看着迟浩月总会不经意的联想到封擎苍。

    “好了好了,你别担心了,快出去吧。我自己可以的了。”

    不知道今天是第一次想到那个该死的臭男人了,裴诗语心里嘲笑了自己两声,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就算对自己再好,始终不是真心实意的。何必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呢?

    这颗心已经空得不能再空了,裴诗语却还总觉得其实她是在等一个人。看了迟浩月一眼,心想的是,自己内心深处那个模糊的身影会不会就是他?

    “我就在外面守着,有事随时叫我。”亲自帮她关上门,迟浩月脸上温柔的笑意全部敛去,哪里还是那个温润的好好先生。

    他一脸的煞气,更像是一个地狱爬上来的修罗。只是这个修罗长得极好,若是他收起这一身煞气之后,他的一笑方可让人心生荡漾。

    裴诗语在浴缸里,想了很多。她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安静的时候用心去想发生过的事情,虽然很多事情没有办法马上就弄清楚缘由。至少会让她能更深刻的记在脑子里。

    这是她从失忆的那一刻后开始养成的习惯,有意无意的,她都会这样做。

    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她从未想过的。迟浩月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梦,一场随时会想,非常不真实,不切实际的梦。她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清楚。今天找了许多次机会去开口的时候,都会被他巧妙的躲了过去。

    也是他一直不停的追问自己,表现的也是相当的体贴关心。裴诗语在被他温柔对待的时候也险些就把他当真了。现在这会儿想起来,还是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但是具体有哪些,她暂时还没有理清楚。

    迟浩月是谁,她问过他,他就只说是自己的未婚夫。但是他的职业,还有名下的财产,他对她都是只字未提,好像是刻意的保密。

    如果他有心对自己好的话,她也是他的未婚妻,他应该是在自己问起的时候对她说出来才是的啊,为什么要隐瞒呢??这一点以后再慢慢套出来吧。迟浩月是一个精明的人,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现在怕是很难弄清楚了。

    又想起封擎苍,又拿了两人做了个对比。

    比较之后,才体会到迟浩月这个人比起封擎苍更沉稳,也更深沉一些。

    她有些时候还能想明白封擎苍想做什么,但是迟浩月,她是一点看不出来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她好为由头,以想要和她在一起为最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