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 那你喜欢他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7章 那你喜欢他吗

    “是男人。”小声的道。

    “男人?是他收留了你?还是他将你带走的?”迟浩月的内心毫无波澜,他依然这样看着裴诗语,问她话的时候,眼里写着信任。

    被这样看着,裴诗语最终没有办法说出编好的谎话,她说:“是我收留了他。”

    “你一直以来都需要我照顾,离开我以后始终起了变化了吗?可我看着不像呢。小语,我想知道你过去这段日子都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想不起来的不说也没有关系。我想知道你所记得的。这些时日我没有参与,是我的遗憾。”

    迟浩月始终温润如水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不是生气了。

    “我收留的人,他说是我的公司的老板,也是我的顶头上司。这一点我还没有办法确认。我问过他我失忆的原因,他也没有告诉我。我记得他也就是那么几天的事情而已。并不是很久。这几天他有时候会欺负我,但是很多时候都对我挺好的。”

    裴诗语如实说的。没有掺假。

    听了她的话,迟浩月的太阳穴跳了一下,他还从未想过,裴诗语会毫不忌讳的对他说了实话。就连她被封擎苍欺负过的事情她都直白的告诉了他。

    难道她就不害怕自己这个当她“未婚夫”的男人会胡思乱想吗?呵呵,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她这个女人,真是一个让人搞不懂的女人。不过这样反而更有意思不是吗?这样的女人想要控制起来,反而更简单。不需要走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路。

    而也能给那些人最致命的一击。

    “那你喜欢他吗?”迟浩月漫不经心的问道。

    笑着摇头,裴诗语否认了这个问题。

    “我不会喜欢他的,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他说他是认识我的,而且以前还是我的未婚夫。我今天已经亲眼见过他的未婚妻了。呵呵。真是搞笑,他的未婚妻居然还带到我家里来了,还想骗我!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单纯,那么好骗吗?”

    认真的点了点头,迟浩月一脸认真的道:“嗯,很像。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人骗走的?而骗你的人只用了一个我没有买到的冰淇淋就把你骗走了呢?”

    “怎么可能?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裴诗语一脸嫌弃的反驳。

    “我看着可能性很大呢。不然实在解释不通你到底是怎么不见的,要不你和我说说可能性i吧?”迟浩月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裴诗语,继续和她闲聊。

    “一个冰淇淋就把我骗走,实在是不像话!怎么着也得两个才行吧?”比了一个耶的手势,也是二,裴诗语得意洋洋的对着迟浩月笑。

    “噗呲!”知道自己被耍了,迟浩月无奈的摇摇头。

    “怎么着,那么久不见你了,你已然变成了一个小吃货了吗?两枚冰淇淋就能把你骗走了?看来以后我得好好看着你,把你看牢了。特别是要预防那些手里拿着冰淇淋的人,省的你再被人拐走了。”

    “很有道理。就这么办就对了!”

    刚才凝重的气氛就这么变得轻松了起来。点的餐点也全部上齐。裴诗语两人开始用餐。

    这一顿饭比起下午的那一顿确实是简单了很多很多。吃的西餐,但是桌子也摆的满满当当的。

    裴诗语心想。迟浩月是真的把自己当成猪来养了吧?没错,每次点餐都点那么多的东西,她的胃口也没有那么大的呢,是不是他觉得自己在外面受苦了,怕亏待了自己,所以才点那么多东西让她多吃一点,把那段遗憾的时光都慢慢补回来?

    用餐到一半的时候,迟浩月忽然问道:“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冒充你的未婚夫,或者是你们真的已经订婚了吗?这一点你是否有去确认过?”

    手里切着牛扒的动作顿了顿,裴诗语以为刚才的那段小插曲过后,迟浩月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的了。最后他还是问出来了。

    而她也需要一个人来帮她分析封擎苍到底想要干什么,目前最好的人选无非就是迟浩月。他的身份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她也决定对他倘开心扉,把自己心里的事情都告诉迟浩月。

    “是我未婚夫的事情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在没有发现他有未婚妻之前,我险些就信了他说的话。现在我觉得他在我家里可能是一个圈套,只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致使他这样做,我还没有搞明白。”

    “圈套?何以见得,或许你真的是她的未婚妻呢,你为什么不信他。你不是说他对你挺好的吗?”迟浩月的语气微酸。

    裴诗语皱了皱眉,她刚才已经解释过这个问题了不是吗?迟浩月怎么还要再问呢?是自己解释得不够清楚吗?

    “因为我不小心看过了他朋友放在我家里的资料,资料上面提起过,他的未婚妻的事情,是一个叫凌悦的女人。而今天看过了,她来我的家里甚至没有任何的招呼,所以可以肯定了他们的关系如资料上面一致。”

    忽然之间觉得有些烦躁,这顿饭也吃得没有什么胃口了。

    想到封擎苍欺骗了自己,裴诗语的心里就很不好受。头很热,甚至有些想要冒火的冲动。

    “我不想在饭桌上谈论别的人和事儿,迟浩月,谢谢你找到了我。让我避免一场阴谋的发生,既然已经离开了那人的身边,我也不想再回去了。”

    一直以来她不就是想着封擎苍能够远离自己吗?现在她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了,那她应该开心不是吗?为何现在却一点开心和庆幸的感觉都没有呢?裴诗语没有办法解释此刻莫名的烦躁,她却不忘提醒她的初心。

    “好。那就不提这件事儿了。只要是小语不喜欢的,我们都不做。只要小语开开心心的就好。”迟浩月表现的很在乎裴诗语的样子,他的体贴细微更是打动了裴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