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让别人羡慕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6章 让别人羡慕你

    迟浩月听了,有片刻无语,他还不知道,裴诗语原来是那么多愁善感的女人呢!难道是因为失忆的缘故,让一个女人变得比较感性吗?

    她本就不是平常人,却在这里羡慕平常人的生活。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去享受那些简单的幸福呢?她身上背负着那么多东西,当她有一天知道真相的时候,她也因为今天出现这样的想法而嘲笑自己吧!

    “傻瓜,你怎么会没有幸福呢?别乱想,以后你的幸福由我负责,我不会让你去羡慕别人的生活,会让别人都羡慕你。”

    每个人都是被上帝亲手创造出来的,当从出生开始,身上的使命就是不一样的。也注定了很多事情,不是想想就能改变得了的。

    裴诗语,你这样天真,反而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呢!但我却不会因此而心软的。

    到了早已经预定好的用餐地点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所到的地方由于没有地下停车场,迟浩月就一路冒着雨把裴诗语抱到了餐厅。

    两人姣好的面容,自然是吸引了很多顾客的眼光。从进餐厅开始,就成为了焦点。

    到了所定的位置上坐下,裴诗语看迟浩月的头发已经被雨水给打湿。她才知道刚才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而迟浩月却没有说出来,欲言又止中,迟浩月也没有什么表示。

    “你的衣服湿了,怎么办?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不然会着凉的。”裴诗语被迟浩月抱着下车的时候,伞没有拿好让迟浩月淋到了不少雨。他的背后都湿透了。

    “没事,只是一点点,不必在意。你一定饿了,等用餐完了我们再回去。”迟浩月丝毫不在意。

    “抬腿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有被淋到。”

    “我我,也没事。”你把我保护得很好。这话裴诗语没有说出来。

    对自己的身体不关心就算了,迟浩月首先想到的还是裴诗语受伤的脚,单腿跪地,抬起裴诗语那只受伤的腿细致的看了一下。包着石膏的腿,也还好没有被雨淋到。

    “嗯,确实没有。是我想得不够周到,天气变化多端,要是知道会下雨。我就换一家餐厅了。还好你的伤口没有淋到,碰了水容易感染。”

    才说完,迟浩月好像忽然想起似的问道:“对了,小语,你是怎么受伤的?怎会如此不小心?”

    “额”

    “我也就是不小心踩到了玻璃碎片,其实没有什么,医生说伤口愈合就会好了。现在伤口已经开始有点发痒了,可能是正在长新肉吧。”

    看到迟浩月一脸心疼,裴诗语反倒有些不在乎。在封擎苍的面前,她总会拿自己受伤的腿来要求封擎苍为自己做很多事情,封擎苍确实也吃这一套。

    但是在迟浩月面前,她却不能如实说出来,是因为封擎苍才会受伤的。她现在已经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就是迟浩月的未婚妻了,如果被他知道她这段时间都是和封擎苍独自生活在一起的话,他会不会想自己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生呢?

    虽然不是出自她心甘情愿的,但是她确实是被封擎苍吃过很多豆腐的。是个男人应该都会很在意这一点才对的吧?思考再三以后,裴诗语决定,能瞒着就瞒着吧,有些事真的不需要说得太明了的。

    “那就好。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总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这么长时间,我时常睡不好觉,总会想着你在外面会不会被人欺负了,还是如何。当我找到你,看到你坐在轮椅上的时候,我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沉重。小语,这么久,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迟浩月不知道裴诗语在想什么。但是她对自己说的关心的话语,是他从未感受到过的温暖。暖流划过心尖的时候,他也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关心她的话。

    当说出口的时候,迟浩月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想要收回为时已晚。

    “我应该没有受苦吧?你看我白白嫩嫩的,看着应该也不像是受苦的样子。很多事情我也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迟浩月,我很抱歉。”没有办法回应你对我的感情,我也很抱歉。

    迟浩月已经站起了身子,他捏着裴诗语的小脸蛋不喜的道:“小语,我不喜欢你对我说抱歉或者谢谢这样的话,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的不是吗?”

    “咝咝咝,好痛哦。”当然是故意这样说的。为了让自己的脸不受迟浩月魔爪的摧残,裴诗语只能当做真的很痛。

    “调皮,好了,不捏你了。”迟浩月笑着坐回自己的位置,他又问:“那你受伤的这段时间都是在哪里生活的?和谁在一起?”迟浩月看着裴施语的眼睛问道。

    低下头,裴诗语不知道她没有办法不去回答这个问题,该面对的还是需要面对。但是迟浩月知道了,会怎么想她呢?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生活混乱的女子。如果他还知道了她被封擎苍吃豆腐的事情以后,会不会认为她是一个不知道检点的女生呢?

    好不容易找到的亲人,她不想就因为这些事情而失去。但是她也不想骗迟浩月,因为他从见面开始就对她真心相待,如果她骗了他的话,等哪天他知道了,岂不是伤了他的心。

    “你知道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嗯,我知道。”

    迟浩月也是在等,他其实就是试探的问问裴诗语,看看她对自己是否还有防备之心,看看她是否会对自己说出真话。

    “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想我应该是自己独居的。但是我的房子里面却还有别的人。”

    “哦?是谁?男生还是女生?”迟浩月双手交叠撑着自己的下巴,就直勾勾的看着裴诗语,而他的眼神清澈如水,裴诗语也回望他。

    被这样干净的眼神看着,本应该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不知道为何,裴诗语却觉得有些心虚了。因为她好像并没有迟浩月所期望的那样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