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5章 遭人嫉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5章 遭人嫉妒

    “迟浩月,要不今天就逛到这里吧,都已经买了那么多东西了……”拎着那么多东西的迟浩月,还要帮她推着轮椅,现况在裴诗语的眼里实在有些惨不忍睹了!

    在路人的眼里却是还有其他的想法,这么完美的男人,主要是那么愿意给女方花钱的寥寥无几,更有人在路过看到他们的时候大胆议论,裴诗语可能是被迟浩月包i养的情人。

    裴诗语听到了自然是有些不舒服,却假装没有听到,她的生活虽然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但是她也不想和这些多嘴的人计较。别人有评论权,她也没有办法去管别人说了什么。

    迟浩月笑着摇摇头,粗糙的大手温柔的揉乱了裴诗语的发,“不多。怎么会多。”

    躲无可躲,又拿这个任性的男人无可奈何。裴诗语只能任由着他的手在自己的头上作怪了。只是旁边还有很多人在正在围观他们,让裴诗语有些不好意思吧。

    “这是人家的男朋友,别看了,走吧走吧。”旁观者看得眼红,商场这种地方多是情侣秀恩爱的地方,但是这样秀的确实不多。

    “就是人家的啊,自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了。真希望他们能早点分手!”

    “心思真坏,人家也没有得罪你吧!哈哈哈,不过我也是这样想的呢!”

    “那不是,谁没个男朋友女朋友呢?没事出来秀什么恩爱!不知道有一句话叫秀恩爱分得快吗?”

    “长了一张魅惑人心的脸就是不一样,勾引男人的手段应该也很好。看她都伤成这样了,脚都没有办法走路了,还要来逛街,白瞎了这么好的男人了,怎么会看上心机那么深沉的女人呢?”

    “谁说不是呢?平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会蛊惑男人为她花钱!看看她身上穿的是什么?那么丑的家居服居然还好意思穿出来逛街!”

    旁人自以为是很小声的讨论,但还是传入了裴诗语和迟浩月的耳朵里。

    这些人越说越过分了之后,裴诗语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这些人却还在继续说,用自己的手拉下迟浩月在自己脑袋上的手,裴诗语语气娇柔的道:“我们走吧,你不是还要继续逛吗?我看你自己的东西也一样没有买呢,我们再去看看男士的东西吧。”

    裴诗语本不想再继续逛下去,花了迟浩月的那么多钱了,怪不好意思的。

    但是这些人说的这些话有些刺耳,让裴诗语打消了先回家的想法。

    聪明如迟浩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裴诗语心理变化是为何,迟浩月也是一个极力配合裴诗语的人。

    “好,但是要先去买你的东西,你是我的未婚妻,只要你开心一切都好。包包,鞋子,首饰都还未买。我们再去看看。今天已经有些晚了,就委屈你在这里先买些粗糙的东西凑合一下了,明天我再命人多留意高定的秀场上有没有适合你的东西。”

    迟浩月把未婚妻三字说得挺重的,应该算是刻意如此做。也是因为他这番解释和实力宠妻的态度,堵住了那些悠悠众口。而且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迟浩月也觉得很开心,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好的。

    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到底有多么的昂贵。裴诗语被这个男人的暖心所感动。从相遇到现在,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她没有发现他任何不好的地方,反之是他全身散发出来的光芒四射。

    俨然就是一个完美的男神形象,他的好全部给了自己。说没有悸动是假的。

    不知道为何,裴诗语又想起了封擎苍这个人,如果换做是她和他来逛街遇到这个情况的话,他会如何处理这个尴尬呢?

    裴诗语想,依着封擎苍这个人的性格的话,应该会用他浑身的冰冷吓退那些人吧?或许是一个嗜血的眼神就能警告那些人。后来又想想,封擎苍怎么会跟着她一起逛街呢?这个霸道冷冽的男人,会觉得陪女人逛街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吧?他可能会让手下的人直接去买来然后送给她,可能也会给她一张刷不完的卡,让她自己去挥霍?

    若是封擎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可能会掐死裴诗语!难道他在她的心里就是那么的不济吗?竟然还拿他来跟一个相识不过几个小时的男人多次对比!

    “小语,你是怎么样想的?”迟浩月看裴诗语没有说话,似是思绪游移中,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了,他又说了两句她也没有作答。

    “小语??”

    “嗯?哦,好!”思绪被叫回,裴诗语心里有些懊恼自己的行为!重重点头,裴诗语算是答应了迟浩月今晚为自己的行程做一个满满当当的安排了。

    好在是后来虽然还有很多八卦的女人围着他两人,虽然还有拍照的。但是却没有那种七嘴八舌的了。也让两人的耳朵得以安静了不少。

    和迟浩月相处是很自在的,裴诗语是这样认为的,迟浩月亦然如此觉得。

    他本以为自己和裴诗语没有办法相处如此之久,在计划在定制中的时候,他就想过很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包括这一点,他也想的清清楚楚的。

    生性冷漠,他不知道在处理今晚这个小插曲的时候,他自己居然会是这样对待的。开着车去用餐地点的时候,迟浩月无奈的笑了。

    他最后还是不小心失控了,短暂的假戏真做了吗?那又如何呢?这滋味好像也挺不错的。似不经意的看了裴诗语一眼,她正扭转着头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看些什么。

    “在想什么?”想都没想的,迟浩月问出口。

    “什么也没有想,只是有些惆怅。”

    “为何会惆怅?说来听听。”

    “你看外面万家灯火,每一户人家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幸福,而我好像却没有感受过那种幸福。所以觉得有些惆怅。”裴诗语的额头抵在车窗上,让她的眼睛更贴近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