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因为是你,所以会铭记在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2章 因为是你,所以会铭记在心

    “嗯。一直有。因为你总是弄得很脏,所以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你看着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男人,怎么会有我这样的未婚妻?我看着真的不怎么样,和你应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吗?”裴诗语被这梦幻的一天迷幻住双眼,时而清醒,时而会被迟浩月的话影响思绪。

    迟浩月摇了摇头,用食指放在裴诗语的嘴巴上,他摇头道:“你很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只是现在暂时遗忘了。千万别看低了你自己。这个世界上,我只钟情于你。就足以证明你是多么的特别,所以以后不要再质疑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好吗?”

    看进迟浩月深邃的眸里,仿佛有一种忧伤缠绕着她在他眼中的倒影,他的忧伤和快乐仿佛是和她有关的,鬼使神差之下,裴诗语就答应了他的这个请求。

    “好。”

    “咕噜咕噜”

    正是气氛高涨的时候,两人的气息逐渐贴近,呼吸交融的时候不适时宜的一声叫声,让两人都清醒过来。

    “饿了吧?”

    非常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裴诗语的脸色胀红,“嗯。”

    确认了两人的关系之后,裴诗语就开始对迟浩月有了一定的好感,因为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是优点,很难让自己控制住自己的心绪,更是没有办法管住自己的情感。

    她承认,她已经在看了这片照片墙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对他动心了。她愿意留下,和他一起慢慢的重新培养遗失的情感。

    迟浩月想都没想就说道:“家里也没有什么食材。我带你出去吃好吗?然后再叫人来家里打扫下家里的卫生,今晚我们先凑合着住一晚,明天再全面施工,把这里恢复如初,这样可以吗?”

    “都听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个男人真的想得很周到,很体贴。

    “小语,你还是那么的体贴,一点没变。那先委屈你在外面吃一顿了,吃饱了我们再去逛逛,买一些生活用品以及食材。晚上我再为你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迟浩月很感激裴诗语的谅解。

    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裴诗语没说什么,低下头悄悄的笑了。

    现在的她好像是一个公主,而她身边的这位绅士应该就是她的王子了。只是第一次初见,就感觉良好。

    “你好,我姓迟,帮我订一个位置。餐点也先帮我准备好先上吧,十五分钟到。”迟浩月当着裴诗语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简短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两人驱车到了吃饭的地方正好是十五分钟,一分不少不多。

    “这就是你说的随便吃一点?”

    看着一桌的菜色,裴诗语还数了一下,她和他两个人不至于点那么多菜吧?足足有二十个菜啊!这么大的桌子,全部都上满了菜。这谁吃得完啊?就一个菜吃一口都不一定吃得完就饱了吧?

    看着这一桌菜色,迟浩月皱了皱眉,然后他说:“嗯。很随便。”

    “不是,迟先生,你不能这样浪费的啊!我们提倡的是光盘行动,这么多东西,我们根本就吃不了的。”

    “没关系。吃不了就不吃了。能吃多少就吃多少,留一点肚子,晚上我会给你做更好吃的。”

    “这,我们的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面。哎”重重的叹息一声,看着这一桌子美味佳肴,裴诗语实在是觉得痛心。

    这得花多少钱啊!吃一顿饭,太奢侈了!而且吃不完全部要倒掉,太浪费了,想想就觉得肉疼。这些换成现钱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呢!真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雄厚的家底了,吃一顿饭也如此的铺张浪费。

    可恶的是,还那么的理所当然!又叹息了好几声,裴诗语才开始动筷子。

    “这些都是你以前喜欢吃的。”

    当美食入口的时候,裴诗语就停不下嘴来了,“嗯嗯,这些东西真的好好吃呢!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我现在也很喜欢。你真了解我,我的口味那么久不见了居然还记得那么清楚啊。”

    “因为是你,所以会铭记在心。”迟浩月笑出了声,看到裴诗语是真的饿了,吃得像一只小猪。

    怪不好意思的,裴诗语觉得自己不管问什么,迟浩月回答的都是非常完美的,好像是她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手里的筷子并没有放下,她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后正经的问道:“你总是那么会说话的吗?”

    “不会。我是一个不善交流的人,平时话并不多。”这是大实话,在外面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谁见了他都会退避三舍,只敢远远的看着。

    二十八年了,没有任何人接近过他。不管做何事,他向来形单影只,早已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了。

    很奇怪的,今天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女人相处,却没觉得讨厌。说不上喜欢,至少可以与她发生肢体上面的接触,也不反感。

    “你看着并不像是一个话少的人呢。其实你没有必要说那么肉麻的话的,我还有一些不习惯呢。”在吃饭的时候,两人又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没有特别的陌生感,一个下午的相处,裴诗语已经有些摸清楚迟浩月的性子了,他不是那种冷冰冰的人,不会像封擎苍一样给她脸色看,更不会像封擎苍一样没事就捉弄她玩,看到她不开心,就以此为乐的封擎苍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总是在和迟浩月相处的时候会想起封擎苍这个臭男人呢?她不是很讨厌他的吗?为什么总是忍不住拿他来和迟浩月做比较呢??

    这一点裴诗语暂时没有办法解释,她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吃得好饱哦。可是还有那么多没有吃完,真的太可惜了。要不我们统统打包回去吧。这样晚饭也不需要做了。”裴诗语看着一桌子菜,就消灭了十分之一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