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1章 确认身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1章 确认身份

    看到裴诗语如此喜欢这个地方,就算现在并没有以前的时候那么唯美了,她还能欣赏此景,迟浩月脱口而出说了一句:“小语,既然喜欢这里,就别走了好吗?”

    呆滞数秒,裴诗语不知道该如何反映,最后她对着他笑了,很委婉的,她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一切都需要看天意吧。

    证明了身份之后,她会再考虑这个问题的。

    迟浩月也笑了,失落在他的眼角稍纵即逝,“那好,这个问题暂时先放着吧。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你知道我是不会强求你的。我们再去别处看看。”

    推着裴诗语走了一路走走停停的,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停下来讲解一番。这栋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好像都是有着关于那些裴诗语遗失的美好,迟浩月总能说得惟妙惟肖。裴诗语能很快就进入他所描绘的那个情景里面。

    没错,她就是他童话故事里面的那个女主角。这条路不长,却也走出了上千米远的效果。两人的欢声笑语再次让这栋别墅变得有了生气。

    “到了。”

    终于到了。

    “推我进去看看吧。”

    迟浩月有片刻迟疑。他看着裴施语问道:“小语,如果你看到的,和你接下来要问的,我要告诉你的,都是你没有办法接受得了的。那你会怎么做呢?”

    他问的很平常,但裴诗语就觉得他话中有话。这扇门之后可能真的有很多关于她的身份的秘密吧。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裴诗语故作轻松的对他说道:“谁知道呢?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去想接下来会怎么做?以后会发生什么,顺其自然吧!你觉得呢?”

    “是的。那走吧。我抱着你。”

    进门还需要走几步阶梯。裴诗语也不扭捏做作,点了点头。

    “好。”

    当这扇门推开之后,裴诗语看到了里面的一切,并不是她所想的那种金碧堂皇的装修概念,而是偏向温暖系。一切都透露着这个家里的主人是很注重幸福感的人。

    很多东西看着很平常,但是却不小家子气。反而给人很舒服的视觉感。

    “你家挺好的。”至少比她现在住的地方好吧,哈哈。

    “是我们家。”迟浩月补充道。

    “该看的地方都看了,也谢谢你和我说了那么多。但是我最想知道的还是关于我的身世的问题。你说我是你的未婚妻,除了你的描述还有两张照片之外,就没有能证明我身份的了。你之前不说带我来了这里我就会清楚了吗?怎么我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呢?”

    裴诗语有些累了,那么热的天本来就容易犯困。再加上她饿了很久了,四肢也是无力得软绵绵的。

    “还有一个地方没有看,你跟着我去。”

    “还有?”

    “嗯。现在带你去。”此时的迟浩月笑得很腼腆。脸上还有一些微微的红,不知道是因为热红的还是因为,他真的害羞了?

    裴诗语有些好奇了,他的模样有些不正常。那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否也不平常呢??

    “这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间婴儿房吧?”裴诗语一进了这间房间的门就被一地的粉红色的玩偶吓住了。

    起初是以为迟浩月的少女心泛滥,都这么个大老爷们了,居然还喜欢那么多的布偶。卡通布偶就算了,竟然还有很多的芭比娃娃。

    这间房子还是套间的,外面都是玩具。里面就不知道了。

    “嗯,是婴儿房。还都是你亲手布置的,你说以后我们会生个女儿。所以要为她准备好这一切。”

    “我会吗?”裴诗语问道。

    她不确定了,这些东西都有些年月了,上面还有一些灰尘,看着应该是很久没有人来打扫过了。或许真的如迟浩月说的,她与他真的有些牵连吧

    当进了里间,看到一面墙的照片的时候,裴诗语的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真的是她,满满一片墙上贴的照片里面的女孩都是她。是她不经意间的回眸,有她哭着的时候照的照片,有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更有她低头作画的时候的样子。每一张照片都记录着她所生活过的点点滴滴。

    还有不少她和迟浩月在一起的合照。裴诗语相信了她的身份,就是这个男人的未婚妻。很多事情都能够作假,但是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对待她的温柔,还有这些拥有年岁的照片做为证据。她都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了。

    因为重新认识自己的过去,裴诗语是感动的,用手抚摸着墙上的这些照片,裴诗语哭得一发不可收拾。一颗颗宝贵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掉在地上,瞬间就被地上的灰尘打碎。

    “乖。不要哭了。”迟浩月走到她的身边,抱着她的小脑袋给她一个依靠。

    裴诗语哭着说,断断续续的:“迟浩月,谢谢你。我的记忆是空白的,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填补这些空白,多亏你及时出现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以后我孤苦伶仃的该怎么办。”

    “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不管去了哪里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小语,别难过了。你再哭下去,房子都要被你的泪水淹没了。”

    “噗呲,你很讨厌也,我哪里有那么厉害。人家只是有些感慨嘛,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被逗笑了,轻轻打了一下迟浩月,也顺势推开了他的怀抱。

    虽然他的身上很温暖,但是这么热的夏天,她还是喜欢凉快一点。

    “你还想知道什么?”迟浩月也跟着笑了,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你的身上到底有多少手绢啊,怎么又换了一张!”一个大男人带那么多手绢在身上,是因为他有洁癖还是怎么样?

    “你需要的时候就会有了。”

    有些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是刻意说给她听想要讨她的欢心吗?裴诗语反问道:“我需要?我没遇到你之前,你身上不是也有吗?与我无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