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有种幸福叫出门不带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6章 有种幸福叫出门不带腿

    回到马场,封擎苍猛的拉缰绳,还在狂跑的马猛的停止,马的双腿高高抬起,仰头发出高亢的“嘶——”声。

    裴施语被吓了一跳,失声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吓了我一跳!”

    “你试着自己骑。”封擎苍从马上一跃而下,好像急于逃离一样。

    裴施语抿了抿嘴,心底有些不舒服。

    刚才死皮赖脸的要跟她骑一匹马,现在却急着逃跑,什么意思啊!

    封擎苍脸色微僵,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刚才破了功,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调整了一会才开**代注意事项。

    “新手,不能贪快。”

    裴施语将心底乱七八糟的思绪抛在脑后,开始尝试独立骑马。

    不得不说,封擎苍刚才的教导方式还是很有用处的,她很快就上手。

    骑马和开车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这种迎风奔跑的感觉十分带感,马儿跑起来的时候,她有一种自己是古代大侠的感觉。

    “休息一下吧,你骑了很长时间了。”封擎苍骑着一匹黑马在跑在她身边。

    “我不累,我还想再跑一会!”裴施语没理会他,甩了一下缰绳,让马跑得更快,把他甩在后面。

    封擎苍微微皱眉,策马跟上。

    “你喜欢下次继续,现在你必须停下。”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裴施语策马,跑得比之前更厉害。原本不想停下,被男人这么命令反叛心更起。

    封擎苍默默的跟在一旁,不再劝她。

    男人的妥协让她心情大好,放肆的继续奔跑。

    人一得意,就容易悲剧。

    狂了一天的后果就是,一下马整个人都瘫了,腿都直不起来。

    “嘶——”裴施语倒吸一口气,两腿间好疼啊,好像被磨到了!下马之后还有些晕乎,好像刚下船一样。

    封擎苍迅速上前扶住她:“没事吧?”

    “还好,就是有点站不住。”裴施语想要推开他,想要自己站稳。结果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封擎苍将她搀扶到一边的椅子上休息,身上散发出低气压,让她心底一颤。

    “下次,还不听我的话吗?”

    裴施语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男人这么好说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总裁大神英明,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裴施语举手发誓。

    封擎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她讪笑的收起手,貌似她都在他面前发过n回誓了。

    “喜欢,以后就常来,这匹白雪以后就是你的了。”封擎苍的语气特轻松,好像送出去的是一瓶水。

    “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况且我也养不起。”裴施语被吓了一跳,想都不想立刻拒绝。

    这种纯种马不不比豪车便宜!

    封擎苍不以为然道:“这些不用你担心……”

    “我知道你不差钱,但是如果这匹马是我的,我就会有了责任感,总会想着要过来看它。这样一来,反而成了负担。”裴施语连忙解释,换了一个方式。

    封擎苍微微皱眉。

    “不是我的,你以后也会给我骑的,是吧?”裴施语问道。

    男人顿了顿:“嗯。”

    “这不就结了!放在你这,跟送给我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啊。”

    “好。”封擎苍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坚持。

    裴施语觉得自己好受了不少,便是站起身来,打算去换衣服回酒店。

    虽然摩擦的地方还是有点刺痛,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她才刚站直,男人就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又是公主抱!

    “我没事,放我下来!”裴施语郁闷不已,每次都来这一招,还能不能好了!

    “别动。”男人声音低低的,迈着大长腿往更衣室走。

    “我已经缓过劲来了,没那么严重,我可以自己走,你不要你管这样。”裴施语有些无奈道。

    她现在被男人抱着,已经没有那么紧张,整个人放松不少,只是感觉很别扭。

    封擎苍并没有理会她,继续往前走。

    他的双手强而有力,挣扎根本毫无用处,就跟在撒娇挠痒痒似的。

    “看护不利,应该的。”封擎苍不为所动,淡淡开口。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任性不听你的话,自己把自己作死的。”这句话让裴施语更加羞愧,这根本不管男人的事啊。

    “我是你的师父。”封擎苍不为所动,我行我素。

    听到这话,裴施语没有来由的耳根红了起来。

    师父什么的,莫名觉得有些耻。

    “到了。”封擎苍将她放了下来,“需要帮忙吗?”

    “呵呵,不用!”裴施语刷的一下红了脸,瞪了他一眼,直接摔门进去了。

    “……”

    他只是想问问如果需要帮忙,他就去找个女员工来着。

    想到裴施语误会了什么,封擎苍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脸色变得更加严肃,站在门外头,跟个门神似的。

    两人回到温泉山庄,已经夕阳西下。

    裴施语已经饥肠辘辘,但是她并不急着下车,而是跟封擎苍展开一场非常严肃和认真的谈判。

    “一会,我,自己,能,下车!你,不准,再像,刚才,那样,抱我!”裴施语恨不得一字一字铿锵有力的把自己的坚持,砸在男人心上,让他知道自己的认真。

    在马场的时候,男人一直抱着她走的,她跟没有带腿似的。

    马场那没有什么人,被男人抱来抱去就忍了,在这里绝对不行!

    男人并没有说话,视线往她腿间扫。

    她刷的一下脸变得通红了,下意识迅速并拢腿。

    “你看什么呢!”

    男人也意识扫的地方太敏感,非常失礼,连忙收回目光,假咳了一声。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下去了。”经过这么一招,裴施语更加理直气壮了。她目光灼灼的瞪着男人,语气里不自禁含着赌气的口吻。

    男人顿了顿,表情有些犹豫。

    裴施语没有再说话,直接在座位上上演了葛优瘫,一副赖皮的模样。

    “你真的能走?”

    听到这话,裴施语立马坐直身子。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刚才只是骑了比较长时间的马,一时间才会不适应,其实一点事都没有!”她言辞凿凿,态度坚决。

    “好。”男人终于松口。

    裴施语连忙解下安全带,抱着乖乖赶紧下车,生怕男人反悔似的。

    大堂里零星有几个人,一看到他们走进来,目光刷刷的全都投了过来。

    封擎苍在a市的名气很大,虽然外界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样子,圈里的人清楚得很。

    看到他竟然跟一个女人从车子上下来,全都好奇不已。

    “这个女人是谁?竟然跟封少这么亲密。”

    “之前慈善拍卖会,封少和一个女人跳舞,好像就是她。”

    “真的?看来关系匪浅,过几天兴许就有好消息传出来了。”

    “这可不好说,兴许就是玩玩而已……”

    余问渊坐在大堂休闲区,听到这样的话,不动声色的将手里的茶杯放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窃窃私语的几人顿时停了下来,纷纷望了过来。

    他投以嘲讽的眼神,理了理衣服,站起来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