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8章 我是迟浩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38章 我是迟浩月

    “小语,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不知道我找你很久了?”

    在裴诗语还犯花痴的时候,车里的男人已经下了车。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和封擎苍的比起来应该也是不分伯仲吧!不对,这个男人是在叫自己吗?

    “嗯额?!”裴诗语还未反映过来,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人的问题。

    “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怎么不说话呢?小语?”男子在裴诗语的轮椅边蹲下身子,与她的肩膀齐高让裴诗语能与他平视。

    双手捧着裴诗语的脸,他说:“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你是谁?”裴诗语的脸色爆红,可能是因为晒得太热了,她的满头大汗一直往下掉着汗珠。

    男子也发现到了裴诗语确实很热,拿出随身的手帕轻轻的帮她擦拭干净香汗,性感的唇才微启:“小语,我是迟皓月,是你的未婚夫啊。”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如一根羽毛一样就这么掉进了裴诗语的心里。她能听到自己心弦响起了动听的琴声,不规律的,速度更快了。

    这个人在说什么?他是如此的好看,声音还那么好听,人还那么温柔,看着她也是柔情似水,这个人却说是她的未婚夫,这怎么可能?

    “我没有未婚夫,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裴诗语羞红着脸问道。

    她的心跳从未如此之快过,好像是一秒钟就被这个男人帮她擦汗的动作而俘获了芳心。听到他的呼吸声也很细微的,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就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很紧张,这是一种因为她的一言一行而出现的反映。

    “小语,我找了你那么久,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会说我认错人了呢?那日你和我走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你可知这两百三十个日夜,我都在苦苦找寻你,那么久了我每天都在想,也许下一个天亮我就能见到你出现在我的身边了。我在想你到不能入眠的时候总是这样安慰我自己。”

    “迟浩月?为什么我的脑子里面没有关于你的记忆?”

    这个男人在她的面前诉说他对她的思念之情,还说找寻了她那么久,她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这个男人的眼中的那种苦涩的思念的味道确实是真实的,她能看得出来。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又多了一个未婚夫?

    不,不是!封擎苍不是自己的未婚夫,他在自己的身边一直都是在欺骗自己,他根本就没有和自己订婚,他的未婚妻早上还在她的家里出现了。

    所以这个人,才是自己的未婚夫吗?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认识自己的名字呢?而且他浑身上下都是如此的悲伤,这悲伤差点就传染到了自己身上。

    “小语,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能会没有我的记忆?对不起。我知道我把你弄丢了,是我的不对,但是那天你说你想吃冰淇淋让我去买,我让你乖乖的坐在原位不要动,买的人多,我排了很久的队,我去帮你买了回来的时候你人已经不在了。小语,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了。所以你才会不辞而别??难道你现在还在生我的气吗?”

    迟浩月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还是满脸的自责,他的语气很低,裴诗语被他的声音和情感迷惑得不知道该说些身么。

    可是她真的就是不记得这个男人的啊!他现在说什么,她都没有办法求证不是吗?可是她应该怎么和这个人解释呢!

    “不是,这些迟先生。我想你真的是认错人了吧?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你先站起来好吗?这样感觉不太好呢!”

    两个人贴得那么近,感觉好暧昧啊,而且好羞人啊。这个男人对自己好好。比封擎苍对自己好多了,他是那么的温柔。

    “我不可能认错人!你等等,我给你看,你就知道我不会认错人了!”迟浩月反驳了裴诗语,但是他的语气依然很温润,应该是害怕自己说太大声了吓到裴诗语吧。

    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让裴诗语对这个男人又加了几分好感。

    看着他从车上拿下了钱包,然后在钱包里面仔细的翻找,就出现了两张照片。

    “这是我!这是你?我们?”看着这照片中的男女,两个人的笑容都很甜,特别的幸福,而且两人都是郎才女貌,看着是如此的般配。

    又看了另外一张照片。男人环抱着女人,她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脸上的幸福不假。这是一对恋人无疑。

    “没错,这是我们的照片。这一张是我们订婚当日拍的。我们原计划是在今年的秋天完婚。可是你在订婚之后就失踪了。”

    “怎么会呢?”死死的紧握着手中的相片,裴诗语又细致的看了很久,确定这张照片上的女人是自己。

    “小语,能再遇见你真的很幸运。跟我回家吧,你离开了那么久,我一直都在等你。你走后家里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切都还是你喜欢的模样。”迟浩月主动握住裴诗语捏着相片的手,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

    “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你没有骗我吗?除了这些照片,还有什么能够证明我们的关系的证据吗?”裴诗语是比较谨慎的。现在的她虽然是一个小白,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但是在经历了封擎苍行骗了以后,她就一直都留着一个心眼。封擎苍的朋友们都还认识自己呢,还说与她交好。这些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证明,因为这些人都是封擎苍的朋友,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合伙起来糊弄她的呢?

    若不是先发现了封擎苍有未婚妻的事实,她可能就会因为他的那些朋友们的言词而当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