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7章 断臂-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37章 断臂

    脚踩在大胡子的脑袋上,黑子看这些人还是不老实,也知道封擎苍喜欢速决,不喜欢拖沓,对着封擎苍问了一声:“老板,看来这些人还是不懂事,要不我先砍了这人一只手再说吧。”

    黑子的声音很有威慑力。这话一问出声,他明显就能感觉到脚下的大胡子全身都僵住了,之前还有些扭动的身躯也毫无动静了,看来是真的害怕了。

    一时间静谧无声,谁都没有听到这个老板答复,静静的等待。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大胡子更怕他乱叫又刺激到了封擎苍等人。

    “嗯。”低沉而邪魅的声音示意手下可以这样做。

    大胡子听了嗯声以后才又开始不断的扭动起身躯,凸出的啤酒肚在地上晃来晃去的,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哪一堆白花花的肉的因为害怕而求饶晃动。

    “不要啊,这位大老板,你问的我都说了。根本就没有任何欺瞒啊,求求您不要砍我的手,砍了我的手我就成了废物了啊!”

    “那你还不老实点招了。今天你都去了哪里,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黑子看大胡子的肚子不顺畅,又是重重一脚踹了上去,别看大胡子的肚子很胖,其实踢上去的脚感还挺不错的。

    肚子圆滚滚的真的是像一个球一样,一脚下去很快又回归原位了。没有变扁依然很圆。

    “我早上去见了我一个相好的,给她拿了一点钱打胎。一早上都呆在她家里没有出来过,直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才离开,这不要去吃个午饭就被你们抓到这里来了吗?大哥,老板,该说的我都说了,绝对没有半点虚言!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命人去查的,我相好住在敬桂小区。”

    大胡子把所有的事情都招的明明白白的,还把他相好的电话都念给了黑子。

    看到他老实不少,黑子看了封擎苍一眼,等着他的示意。看封擎苍对着他点了一下头之后就转身离开了,黑子也就全权处理这些啊。

    走出五十米远左右,封擎苍还能听到大胡子的惨叫声。

    “啊!!我不是全招了吗?为什么还要反悔砍了我的手?为什么!?”大胡子一手已断,但是他被绳子捆着,却没有办法用未受伤的手捂住自己的伤口止血。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血流如注,喷射而出。

    “问你的时候挺能耐装什么汉子,我老板不想知道的时候你就说了。来人,好好招呼一下这些人,练了手脚以后再给扔出去。”

    “是!”

    “啊啊啊!救命啊!”

    “大哥饶命,别打了,别打了。我们都是听命行事,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求求你别再打了。”

    “是啊是啊,大哥别打了,啊!蛋蛋碎了!额”这位叫蛋蛋碎的仁兄再剧烈的疼痛下应该是昏迷过去了。

    天色渐渐变暗,惨叫声冲向天际,更在四周扩散并且还附有回音。不管是如何求饶,这个地方都属于私人的领地,四周更是荒无人烟,谁又能听得到这些在社会上为虎作伥,坏事做尽的流氓的求救声呢?

    就算是有,查到了声音的来源想来也没有人会多管闲事有多远躲得多远的吧。

    再说裴诗语一整天都是一个人在家中。

    早餐吃的晚,她的肚子也没有怎么饿。到了下午这样的时候她才有胃口。但是发生了早上的事情以后,她对点外卖这件事就有了后遗症,不敢再在上买吃的。

    但是她的腿脚也不利索,封擎苍也不在家,想要自己动手做点吃的,又不方便。最后只能饿着肚子在家里窝着看电视。

    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就啃两个水果垫垫肚子。后来发现吃了以后饿得反而是更快了,一个人的她就开始乱想,并且发现了,封擎苍不在这个家中,她好像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还是她过于依赖于封擎苍了。所以才导致了她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就变得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哎,靠人不如靠己。趁着封擎苍不在,还是好好锻炼自己的行动力吧。总不能一直都依赖着他吧,况且他还有未婚妻。算了吧,让他该干嘛就干嘛去吧!谁也不需要他不是吗?”

    坐在沙发上裴诗语像是想明白了一样拖着无力的身躯坐上轮椅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出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反正现在交通便利,出了小区再打辆车就是了。衣服没有特意去换一身漂亮的,反正她已经这样了,谁也不会注意到她是不是美美的吧。

    独自出了门,裴诗语出了小区以后就开始打车。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来的车子不是有人的就是不载客,可能看她一个坐轮椅的,嫌弃她麻烦吧,所以才不愿意接客的。

    等了整整有二十分钟之久,裴诗语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这个小区地处偏僻,附近更是没有可以吃东西的地方,这一点让裴诗语头痛不已。如果附近有吃的话,她也不至于打车去远的地方吃了。

    太阳又大,裴诗语出门也没有记得带上遮阳的东西,就这样在太阳底下干等着。人已经热得一头大汗了。

    都想要放弃的时候,她的身边停下了一辆车。

    “小语?裴诗语?是你吗?”一个非常有磁性好听的男声在车内响起。

    听到有人叫自己,裴诗语就看过去了。车内的驾驶座上,一名男子正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他的眼里充满了惊喜和不确定。

    而在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在看着自己,裴诗语被这个男人惊艳到了。

    这个男人拥有一张极致完美的脸型,他的脸上正扬着淡淡的笑意,然后渐渐的加深。玫瑰花瓣一样薄厚适中的唇扬着只能正好的弧度,他的脸上因为泛起了柔柔的涟漪。

    “妖孽啊?”裴诗语被这个男人盯着看的时候,脑子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起了封擎苍,这个男人的容貌绝对是可以与封擎苍相提并论的。

    说不出谁又比谁更加好看,但是这个男人绝对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他的身上有着一种给人很暖心的致命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