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恭喜-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35章 恭喜

    “如果担心小语一个人在家里,那就回去看看吧。反正阿夜也没有事,还有我们在这里。”唐佩看到了封擎苍打了好几次裴诗语的电话号码。

    封擎苍却没有说话,而是在病房里面的椅子坐下。他是担心裴诗语没错,但是他也相信她的。而且回去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一会儿还要去黑子那边。这样来回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他如果回去了以后,就不想再出来了。其实他只是想在她的身边,静静的什么都不做,光看着她也好。

    经历了裴诗语失忆的事情以后,他就开始逐渐觉得,很多事情其实都可以放在一边,只有她才是最重要的。然后就是兄弟之情,是有轻重缓急,他还分得清楚现实,所以他才会选择继续在这里等待唐夜苏醒,他应该会很快就醒来的。

    “啊夜,你醒了。你要吓死我了,怎么那么久才醒啊?你还痛不痛?”石晓晓开心又充满关心的声音响起。

    唐佩围了过去,封擎苍也站起了身走到病床边上站着,看到唐夜果然是睁开了虚弱的眼皮以后,大家都彻底松了一口气。

    “啊夜,你还好吗?”唐佩问道。

    “嗯。”喉咙很难受,很干涸,唐夜看到了唐佩,石晓晓,封擎苍。在封擎苍身上停留了几秒,又看向别处,没有看到那个娇小的身影,唐夜的眼神有一抹黯然划过才收回游移的目光看着石晓晓,对她也点了点头。

    “啊,我的手??”想要伸手去摸摸石晓晓的头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左手疼痛无比,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

    “你的手才刚刚做了手术,别乱动!”唐佩责怪的提醒道。

    “是谁伤的你,可看清楚了?”唐夜醒来,封擎苍就不多废话,直奔主题。

    他在这里等唐夜醒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他也不担心唐夜会度过不了这次的危机,是兄弟就会全心全意的相信兄弟的意志力,相信他会平安无事。所以不需要过多的关心的话语。不说也能感受得到的东西,兄弟之间不需要言语。

    “咳咳。”正想说话,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唐夜的肩膀也跟着痛了起来。麻药过后是更痛的痛楚伴随其身。就算是一个硬汉,也会忍受不了多皱几次眉头。

    “来,喝点水。”石晓晓知道唐夜肯定是口渴了,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才发现他是躺着的,喝水也不方便,才给他慢慢的喂食。

    “小心一点,别流出来了。”

    “好点了吗?”

    “嗯。让你们担心了,晓晓,你哭过了吧。看你眼睛肿得,难看死了。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掉眼泪,这点小伤死不了人的。”唐夜早就注意到了石晓晓的脸上的泪痕,虽然已经干了,但是痕迹依然还在。

    是他的不好,让爱他的女人担惊受怕了。

    “你还气话。谁让你这么不小心的?要是小心一点,也不会让人打中了。我也就不会为你担心难过了。你现在还嫌弃我丑了,真是没良心的东西!”石晓晓佯装生气瞪了他一眼。

    “阿夜,你说的这话,真是没有情商啊!一个女人能为你掉眼泪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况且她还怀了你的孩子,怀了我们唐家的后代,你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呢?不捡点好听的说,尽说难听的话!”唐佩秒站出来为石晓晓抱不平。

    “晓晓,你有了??”他没有听错吧?石晓晓怀孕了吗?眼光直接看向石晓晓的肚子,这个惊喜来得太快,唐夜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还没有办法马上就开怀大笑,也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这个惊喜是不是真的!

    “嗯!”甜甜的一笑,重重的点头。石晓晓亲自告诉唐夜这个好消息,“啊夜,你快要当爸爸了,我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真的吗?太好了!晓晓,我爱你!辛苦你了,是什么时候怀上的,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意思就是指石晓晓的肚子还太小了,完全没有孕妇的样子,害的他看都看不出来。

    “才四十天,当然看不出来啦!你是不是傻啊?”石晓晓被唐夜毫不掩饰的眼神看得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了。真的想要点一下唐夜让他早点醒目。

    “哈哈哈!”唐佩也是毫不客气的笑了,看到自家弟弟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石晓晓的肚子,也不觉得害臊啊!看来这个是亲生弟弟不是抱养回来的无疑了,这小眼神和自己当初看石晓晓肚子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封擎苍也忍不住笑了,唐夜的样子真蠢。不过也很幸福呢。

    不知道他在得知裴诗语怀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他又是有多么的开心,会不会像唐夜这样犯傻呢?不知道,他想应该不会吧。他一定会保持住气质,一定不会那么呆萌的吧。他可是封擎苍啊!哪里能和唐夜相比。

    “啊苍,你听到没有?晓晓说我快当爸爸了,哈哈哈。你快说点好话祝福我啊!等我女儿出生了,我让她认你当干爹!”唐夜真的是笑开怀了。

    受伤醒来就能听到那么大的好消息,如果是因为他受伤,上帝送他的礼物的话,这样的伤,他还是很乐意受的。感谢上帝!

    “嗯,恭喜。”他可不想当什么干爹,他只想当自家宝宝的爹地。

    “晓晓,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在家里养胎,不能出去乱跑了知道吗?”开心过后,唐夜就开始对石晓晓进行教育了。他一直都觉得石晓晓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也没曾想过他会有当爸爸的一天,她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母亲呢?

    反正不管是怎么样的,应该都会很幸福吧。

    几个人又啰啰嗦嗦的说了好一会儿话。封擎苍才又说起了正事:“伤你的人到底是谁,你有没有眉目?”

    “是谁我不知道,事发太突然了。而且是在背后开的枪,手速很快,两枪都没有打中要害,我想对方应该是故意的,并不是真正的想取我的性命,又是白天。如果是想要取我性命的话,应该很轻易就能打中我的头,这件事很蹊跷。”唐夜把他受伤的经过又大致说了一遍之后,开始分析出伤害他的人的一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