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吉人自有天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32章 吉人自有天相

    电脑桌前走着的男子双手交叠着看着视频里的男女,看他们因为琐事拌嘴,也不觉得无聊。除了睡觉的时间,他已经亲自在电脑桌前看这对情侣很多天了,他们每天做了什么,他都全部知道。

    看到封擎苍在接了那个电话以后,最后还是选择出了门。电脑桌前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电脑依然开着,男人站起身。一身裁剪得体的高定西装,看得出价值不菲,而穿在他的身上将他的本就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好身材修饰的更加挺拔。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冽的气质更是让人敬畏。只敢远远看去,不敢多近一步与之交谈。

    不知道路上闯了几个红灯,只要是车少的路段,封擎苍都将油门踩到极致。秀了一路的车技,也被路上他所得罪过的司机朋友骂了个遍。

    等到了医院,封擎苍一路疾行赶到手术室门口,黑子和石晓晓、唐佩都在手术室门外等候。石晓晓已然哭成了一个泪人,双手合十着为唐夜的平安做祈祷,唐佩还能忍受虽然也有泪,但是却是在眼里蓄着。

    “封总,您来了。”在封擎苍到的时候,黑子就发现了,他特有的脚步声很沉稳。

    “啊夜情况如何?”封擎苍一来就问了唐夜的情况,是他兄弟躺在里面,说不担心是假的。

    “受了枪伤,一枪在肩膀,一枪在手臂,失血过多,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在里面已经一个小时了,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我们也在等候。”黑子如实回答封擎苍的话。他的眼也转到了抢救室门口,好像一眼就能从外面看穿直看到里面的情况到底如何。

    “是谁?”封擎苍问的当然是谁下的手,奈何他和手下说话的时候,都异常简洁,还是黑子已经习惯了封擎苍说话的方式。

    “事发突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警醒。现在已经让弟兄们去查了,还没有消息,我想这一次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了。”黑子一脸沉重,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就直接赶到医院了,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在场,也无从得知。只能等唐夜出来以后亲口告诉他们了。、

    “呜呜,是我,都是因为我才让啊夜受伤的。”这时候石晓晓忽然哭着埋怨自己。

    “是你?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封擎苍听到石晓晓把事情扯到自己身上后马上就转头看向她。

    “我前几天在一家酒吧和朋友们一起玩,后来被一个醉汉羞辱了几句。这事我就告诉了唐夜,唐夜带了两个兄弟来揍了一顿那个流氓。流氓临走之时就说了,会给啊夜好看的!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这件事告诉阿夜,忍了这口气的话,他也不会受伤的,呜呜。都是我不好!”石晓晓痛哭出声。

    唐佩在一旁安慰石晓晓,让她不要自责,她是她的弟媳,是自己人,不管是谁欺负了家人就算唐夜不出手,他们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也会这样做的。

    出来混的,什么伤没有受过?唐佩虽然担心唐夜的情况,却也相信唐夜吉人自有天相。

    等到石晓晓止住了哭声,她才详细的问了关于那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石晓晓遇到的那些混账到底是谁!重要的是他们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她们会让这些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石晓晓的情绪逐渐稳定以后就开始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虽然是喝了不少酒,但是她的酒力一直都很好,喝得再多也很难醉。

    “是在石剑路的若水酒吧。那个流氓居然在我的酒里下了药,导致我全身无力,没有反手之力。最后是我朋友偷偷给啊夜打了电话,如果不是阿夜就在附近,赶来得快的话,我兴许就没有办法逃过这次厄运了。”

    “这些王八蛋,居然敢用那么恶劣的手段!我就说,你的功夫如此了得,怎么会轻易被人欺负了去?果然是如此,这些混蛋,千万别被我逮住,让我逮住,非切了他不可!”唐佩听了也是一脸气愤,恨不得马上找到那些人手刃仇人。欺负她弟妹还敢对他弟弟出手,真的是嫌命太长了?想要她帮他们终结此生吗?

    “他们的长相如何?你现在还能记得住吗?”封擎苍现在是比较冷静的。唐夜伤到的都不是要害,他的体质他很清楚,所以现在就等着唐夜取了子弹出来做个手术应该就无碍了。

    “一个大胡子的男人,他还有几个手下,他的手下多数都刺了纹身。哦,对了!大胡子还扎了一个小辫子”石晓晓对这个人的长相还是记得蛮清楚的。

    “黑子,你现在让人去查,这间酒吧和这些人,让我知道是谁动了唐夜。查到之后把人抓住,我亲自去会会这些人,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是不是长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唐家人都敢动。”

    封擎苍冷冷的道,脸上的阴霾很重。

    “是。我马上去。”黑子也一直都细致的在旁听着,已经把这些人的样貌象征都记在脑子里了,位置也倒是好找。

    “啊苍,这件事我应该可以解决,我看还是不用麻烦你了。你公司最近也很多琐事。”唐佩看到黑子快走了才说道。

    “阿夜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句话就已经能代表了一切。

    黑子已经领命离开,留下的是唐佩还有石晓晓还有封擎苍三人继续等在手术室门口。石晓晓的情绪稳定以后也没有再继续哭。唐佩也安慰过她很多了,本就不是一个特别脆弱的人,石晓晓也想得明白。之前哭确实是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过于担心唐夜的安危了。

    “小语她还好吗?你过来了,她一个人在家里能行吗?”三人已经在长椅上坐下,说话的时候双眸的看着手术室门口,谁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但是过于安静,反而让时间更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