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都怪景色太过美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5章 都怪景色太过美丽

    裴施语浑身一僵,身后浓重的雄性气息将她团团包住,温热的感从背后传递到全身。

    ‘刷——’的一下,整张脸都烧红了。

    “封,封少,你,你这是干什么?”裴施语觉得自己还能说出话实在太了不起了,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好么!

    “这样教更快。”封擎苍理所当然道。

    温热的气息在裴施语耳边摩挲,让她的脸瞬间烧了起来。

    裴施语简直想哭了,这样学完全学不会好吗,她的注意力根本没办法集中啊!

    “有问题?”封擎苍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她条件反射,脱口而出:“没问题!”

    说完,更想哭了。

    问题大大的啊!

    裴施语强迫自己将思绪拉回,投入到学习中去。

    学得快,这样尴尬场景的维持时间就能短点,还能分散注意力。

    “骑马首先不能紧张,马是非常有灵性的动物。你的紧张它能感知到,很可能试图把你甩下去。你只有展现出足够的勇气,才能够得到它的认可,允许你在它的背上驰骋。”

    封擎苍认真为她解释道,声音就在耳边缓缓震动着,温和的气息吹得她耳根痒痒,整个人跟被煮的虾一样。

    她很想集中注意力,平复自己内心的狂乱。可是心依然跳得很快,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好的。”她轻声道。她现在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走了一样,声音都没力气放大了。

    封擎苍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声音却非常平静。

    “大腿和膝盖自然贴在马身上,不要太用力夹着,这样马不会舒服,你自己很快也因为僵硬导致全身酸痛。”他一边说着,一边动手为她调整。

    裴施语完全傻住了,任由他摆布。

    裤子是紧身的,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触摸,感受到他的温度。

    裴施语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连眨眼的次数都减少了。

    “上身要保持直立,挺直腰杆,不要低着头,目视前方,身体的重心要均匀的落在屁股上,与马始终保持着平衡。”封擎苍用手推着她的腰,发现十分的僵硬。

    “不要那么紧张,放松,你这样很快就会累的。有我在这,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我是因为你才紧张的啊!

    裴施语内心在咆哮,可面上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特认真的点头:“嗯,好的,我在慢慢适应。”

    “那个,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可以自己试着骑。你要不先下去吧,我们两个人的重量会把白云压垮的。”

    裴施语终于鼓起勇气建议道,为自己找了这么好个理由点赞。

    “这点重量,对它来说就跟你背着一瓶五百毫升的水一样。”封擎苍语气淡淡,却异常的固执。

    “没学会走,就想要跑,别胡思乱想,想要快点跑起来,就认真听我说话。”

    “是。”裴施语有气无力的应着,被男人的具有强大压迫力的气息笼罩之下,她现在简直就要跪下唱征服了。

    浑身僵硬得都快抽筋了,心更是跳得越来越快,简直已经到了嗓子眼。

    “想让马起步,你只需要轻轻送一下缰绳,不要太用力,否则它会以为命令是奔跑。”

    封擎苍将手覆盖在裴施语抓住缰绳的手上,宽大的手完全将她的小手给包住了。

    虽然隔着手套,可依然能清晰感受到彼此的温度,甚至心跳。

    现在的她完全被封擎苍搂在怀里,动作非常的亲昵。

    裴施语知道她的脸现在肯定红得不行,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好像小时候老师教写毛笔字一样,大手带着小手,轻轻送了一下缰绳。

    裴施语的手都在颤抖,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完全无法控制。

    “不用害怕,有我在不会让你摔下去的。”男人也感受到了她的紧张,出声安抚道。

    裴施语都想哭了,我不怕掉下去,我怕你啊。

    男人用双脚带着裴施语的脚后跟磕了一下马腹,白云得到指令开始缓慢的行走。

    “它动了!”白雪开始行走,这让裴施语的注意力被带走了,别兴奋所代替。

    “如果你想要让它转弯,只有收尽那边的缰绳就行。如果想要停止,则双手收紧缰绳,你自己来试一试。”

    封擎苍的手虽然还搭在裴施语的手上,但是不在使力,完全依靠裴施语自己的力量带动。

    左拐,右拐,停止,行走。

    “我做到了!”裴施语兴奋的嚷道,转头述说自己的喜悦。

    “这种感觉好棒啊,和开车完全不一样。”

    男人低下头看她,两个人面对面,近在咫尺。

    她的笑容定格在那个画面,完全被对方的幽黑的眼眸蛊惑住了。

    马儿在缓慢的在清油油的草地上奔跑着,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如同置身在画里一般。

    两个人就这么凝视对望,时光好像再次被定格住。

    “扑通扑通——”

    裴施语的心,跳得非常厉害,耳朵都能听到那清脆的声响。

    偏偏整个人好像被定身一样,没办法转过头,挪开双眼。

    轻风拂过,碎发在飘动着,令人迷醉。

    一时之间,忘记今夕何夕。

    封擎苍低头看着眼前这张白皙的小脸,红唇如樱桃一般娇艳欲滴,让人有股莫名的冲动,想要品尝一下是何种味道。

    而他,也是这么去做了。

    头微微往下压,彼此的气息温和的洒在对方脸上,两人离得越来越近……

    “呜呜——”

    白雪突然叫了一声,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碎,让人回到了现实之中。

    裴施语连忙转过头去,脸烧红,心乱如麻。

    他们刚才在干什么?!

    裴施语双手捧脸,脸很烫,她可以想象现在的她有多脸红。

    “我们回去吧。”裴施语压低头道,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逃离男人的怀中。

    她打定主意,一会回到马场,一定不能再这样同骑一匹马。

    不管男人什么态度,都要坚持到底。

    久久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裴施语有些疑惑,想要转头,又怕发生刚才的事件,只能硬忍着不动弹。

    “封少?我们现在回去吧?封少,封少?啊——”

    封擎苍突然拉起缰绳策马狂奔,速度前所未有的快,把裴施语吓了一跳。

    这是干什么啊!连声招呼都不打!